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八章(下)第五部(完)

當他們打退了最後一隊之後,原本囂鬧的擂台變得如此安靜。

殷曼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了不得…她殘缺的記憶中,不乏這種大規模的爭鬥,雖然她總是極力避免。但她擔心的看了一眼臉孔蒼白、一言不發的君心,心裡升起一股濃濃的憂慮。

她也察覺到,君心極力壓抑這股力量。或許是因為我在他身邊的關係。殷曼的心底微微一動。

【Google★廣告贊助】

他怕誤傷了我。領悟到這個事實,殷曼的心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這該怎麼疏導他好?她苦苦尋思著,卻有些氣餒。光把殘缺的記憶組合完整,淨化微塵,就已經讓她心神耗盡;發現自己什麼都不能的無能為力,更讓她哀傷。如果她還是完整的大妖殷曼,一定會有什麼好法子,帶她的小徒渡過這個難關。

但現在的她…等於死了大半個。向來平穩的她,瞬間陷入了濃重的感傷中,顯得心不在焉。

君心看她若有所思,清了清嗓子,「主辦人,我們贏了這場比賽吧?」

還在發愣的蛟精族長點了點頭。

「那還有誰要來挑戰的。」他收了興奮得有些控制不住的飛劍,使起內勁,對著整個會場喊話。

說起來,他的聲音並不響。但遠遠近近的妖怪都聽得清清楚楚,更別說他手底沒有擴音器。

這個人不人、妖不妖的小夥子,修道不是不到三十年嗎?他們想起許多零零星星的傳說,關於他,關於殷曼。關於他們膽敢對抗敗德天孫,與天孫交手後還能活下來。

蛟精族長頹下了肩膀。他年紀大了,看得世面多了。能夠明智的判斷實力的差距。他們曾經天真的以為一湧而上就可以解決這兩個凡人,但他卻想起,李君心,是近千年來唯一熬過天之怒的神器製作者。

「成仙成佛,未必有你我的份。」殷曼從沈思中清醒過來,淡淡的說,「辦得不好,脖子上那刀是免不了的。難道您在剮龍台看得還不夠多麼?」

蛟精族長倒抽了一口氣,臉孔刷的蒼白了。蛟族與龍族本是親眷,時有婚嫁。東海敖廣突然「病死」的內幕,他略有耳聞。王母的承諾再誘人,也沒白紙黑字,不見得會認帳。弄個不好,換他得「病死」保住整族,那才是虧得大了。

「…既然我們有所協議,這件事情就此作罷了。」蛟精族長緩緩的說。

眾妖鼓譟起來,眼見著成仙的機會就這樣白白溜過,難免不服。

「那好,不服的出來挑戰。」君心抱著雙臂,不急不徐的說了這麼一句。

會場又再次沈寂,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

真是丟臉啊…蛟精族長感慨著,他們這樣數千妖,卻不敵一個凡人的氣魄。他有些厭煩的環顧四周,包括他的子弟兵,在人間過著過度富裕優渥的生活,幾乎和凡人一樣墮落了。

說不定這個凡人都比他們有妖氣。

「既然沒有,那我們走了。」君心泰然自若的說,「謝謝各位指教。有空來找小弟切磋。」他抱了抱拳。

其實,他心裡捏著一把冷汗。他的心一直跳得太快,一種嶄新的、陌生的殺意在胸腔裡醞釀著。狂野而暴躁的,想要殺光眼前所有的眾生。

這是以妖入道的後遺症。當妖屬的內丹漸漸取得上風,人類的理性往往沒辦法控制妖族本性中的嗜血狂暴。妖族在人間生活的時間非常久,久到足以讓人類的文明同化,和人類苦難的歷史一起學會收斂這種狂暴,即使如此,還是戾氣猶存。

而君心現在的狀況像是一隻剛出生的妖族,一隻初萌的、力量剛剛覺醒的兇暴猛獸。每一天,他都感覺得到越來越控制不住的殺意,滿溢而無法發洩的力量。

身為人類的本能,讓他拼命壓抑殺氣和力量,他的確獲得一部份的成功。他很少炸屋頂了,轉用飛劍和珠雨這樣比較溫和的法器和法術,也可以相當程度的降低破壞力。

但是他對這樣陌生的殺意沒有辦法,這會是災難。他隱隱的想著。敵人越強大,越容易引起他飢餓的殺意。這股狂暴的殺意讓他熬過許多危機,但是反噬的後作用力卻快吞噬他的理智了。

他很高興,在這場爭鬥中,他沒有殺害任何妖怪。天知道忍住不殺他們,比殺掉他們困難太多了。

說不定是一種病。他害怕這種病會波及到小曼姐。

當眾妖讓出一條路,要讓他們離開時,他真的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走了幾步,他又停下來。心跳得幾乎要跳出口腔,他在顫抖,非常興奮又恐懼的顫抖。既狂喜又絕望的對著遙遠而強大的力量起了共鳴。他可以敏銳的感應到,在非常遙遠的地方,有著毀滅性的熾熱和火樣朦朧的力量。成群結黨的,很快就會來臨。

這樣做比較快不是嗎?也不用找人間的妖族幫忙,一把火燒了這城市。如果夠迅速,什麼都不會留下來。趁他們的目光專注在這些小妖身上時,這的確是迅速又有效的方法。

或許來不及了…

從來沒有人以妖入道,沒有任何典籍或前輩可以指導他,所以他不知道,他面臨了一個極大的關卡。

轉化為初萌的新生妖族生存下去,或者是保留人類的身分。更壞的是,他可能兩種身分都無法保留,自我攻伐的走火入魔。

但本能告訴他,一切都將不一樣了。

他匆匆的將姚夜書給他的微塵,塞給殷曼。「…小曼姐,這個微塵來源很特殊,等妳能力夠的時候再去馴服淨化。不要忘記小鎮那兒還有水曜保管的微塵碎片。」

「君心?」殷曼拿著有些燙手的微塵,心突然揪緊了。

「現在我才發現,我多麼愛妳,和所有和妳有關的人事物。」君心呼出一口氣,「為了保護妳和妳的一切,我願意。」

「君心!」殷曼叫了出來。

但君心只是略帶哀傷的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他劇烈而迅速的妖化,拘禁已久的力量狂暴的流洩出來,短短幾秒,他耳上爆出巨大的蝙蝠翅膀,人身幻化成貓科動物般的身體,擁有著巨大的利爪和腳掌,尾巴是熊熊燃燒的青火。

他的飛劍融合擰轉,不再是粗糙的劍龍幻影,而是真正的、活生生的白龍,蜿蜒盤旋在他身邊。

張口吐出純青的妖火,他的理智迅速的沈淪消失,被張狂的怒意和貪婪的殺氣主宰了。

但是在這種接近狂亂的狀態,他的心底還記得一件事情:他不會讓這個城市焚燒殆盡。因為他最愛的人在這裡。

宛如一道迅速的閃電,他拔空而起,用驚人的速度擋在天將之前。

帶頭的巨大青鳥靜靜的看著他,垂翼如齊天之雲。青鳥的身後,帶著整整齊齊的五千祝融神將,烈火燃得南天門一片通紅。當值的角宿也領著值年仙官隨駕。

那青鳥口吐人語,「敢擋我的去路,小妖,你找死?」

他望著這隻巨大的青鳥,突然脫口而出,「找死的是妳,雙成。」雖然他不懂自己為什麼知道這隻青鳥是雙成,不過也沒什麼差別了。

因為他已經無法說出人類的話語,一張嘴,只有純青得足以熔煉黃金的妖火奔騰而出。

這個時候的他,的確非常狂喜歡欣,雖然也同樣的痛苦無比。

或許他再也無法回復人類的身分了,無法回到殷曼的身邊。說不定他會就此死去,更壞的就這樣入魔。

但是,他也不再需要壓抑保留,他呼喚雷電,那低沈憤怒的聲音,讓大地為之震動。

像是隻烈焰凝聚的野獸,他撲向雙成化身的青鳥,引起一場兇猛的大戰。這是場捨棄一切的戰爭,因為他將自己人類的理智當作獻祭,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著回去。

或者,還能不能回去。

回去人類的身分。

這日,滾著地鳴的黃昏,天空燦亮像是天堂失火了。非常美麗,卻令人畏懼膽戰。

呆呆望著君心飛去的天際,殷曼的心,像是某種東西破裂了。她緩緩的蹲了下來,非常人類的,低頭哭泣不已。

(第五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