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追尋之章 第一章(下)

「這就是天帝的雙生女呀?真可愛…」頎長的少年彎著腰,笑咪咪的伸出手,「嘖嘖,長大不知道要破碎多少人的心呢,這樣好模樣。果然是龍妃的女孩兒。」

「開明,別惹亂了。天帝的公主你也要調戲?不說年紀這麼小,好歹你也尊重一下人家是公主!」白衣青年無奈的制止他。「雖說龍妃是你姑媽,好歹也守一下帝王家的規矩!」

【Google★廣告贊助】

「我又不是帝王家,守什麼規矩?這可是誇獎。」還是少年的開明正色,又笑笑的問,「這個是姊姊?姊姊,妳叫什麼名字?」

這對模樣幾乎相同、粉雕玉琢的小女兒,姊姊的神情顯得比較溫潤和藹,「我叫女媧。」笑起來稚氣未脫,一派天真。

「那個板著臉的妹妹呢?」開明頗感興趣的看著嚴肅的小公主。她神情冷淡,雖是稚兒模樣,卻有著女人的眼神。

成熟、高傲,漠然矜持的眼神。

「問人名字,不該先通報自己名字麼?」妹妹冷冷的回他。

「對喔,是我失禮了。」開明拍拍頭,故作鎮重。「我是開明。和長庚同掌清晨。」

妹妹兇猛的看了他幾眼,「我是玄。」

***

清泠泉畔,少女巫神正對著天柱默禱。

她是玄。即長就被天帝遣來看守天柱,但她對這樣的宿命,從來不曾哀嘆,相反的,她一直是自傲又自豪的。

即使是長她一刻的姊姊,也只能當島主的侍女。而她,尊貴天帝的小女兒,卻是看守世界命脈的少女巫神。

她背脊挺直,心境光亮無塵。出身於最尊貴的天帝家,連她的母親也是來自最古老的伏羲族公主。她與姊姊誕生時,天地震動,神威直衝九天,甫出生就與父母的大能相彷彿。

她自傲,但也自矜。不管在什麼地方,她都是天界公主,少女巫神。

「看起來,妳氣色不錯呀,玄。」她默禱方畢,身後就傳來爽朗的笑聲。

「八百里外就聽到你展翅的聲音。想嚇唬人還是去多練練吧,開明。」她連頭也沒轉,冷冷的應了幾句。

「嘖嘖,這麼好的模樣,這麼兇的語氣,將來誰敢娶妳?」開明搖了搖頭。

「誰有那資格能娶我?」她撇撇嘴,「可來作什麼?先去瞧過我姊姊了?」

「沒作什麼不能來瞧妳?」開明掏了個小布包,「在織女那兒看到她們弄了精緻小玩藝兒,弄來給妳玩。這是妳的。」他打開來,是彩雲紡紗又裁剪的精妙堆紗宮花,他將較豔麗的給了玄,留下樸素些的,「這是女媧的。」

拈著宮花,一陣異樣的心情湧上來,惹得她又羞又怒,將花一摜,「你拿這勞啥子譏我庸脂俗粉,不如姊姊清雅麼?!」

「妳就這麼多心眼。」開明責備著,彎腰去撿宮花。「瞧瞧,我當值還沒換衣呢,瞧見好玩的東西不趕著給妳們送來?老愛說我偏心,我可不先來看妳?論親,妳母后還是我姑媽呢,只是我很不愛攀這種親戚關係。但就兩個妹妹,我不多疼妳們又能疼誰?」

「你、你不用說得那麼好聽,誰是你妹妹?」玄有些慌亂,遇到這位表兄,她本有的安穩都蕩然無存,「你若愛姊姊,早些去瞧她吧。我還有早課要作呢。」

「妳啊,多心多眼又彆扭。」開明將宮花插在她鬢邊,「將來怎麼好呢?」

正要發脾氣,開明也不哄她,就展翅飛走了。

***

天柱折,地維絕。

一生的心血都付諸東流,痛苦莫名的玄回到人事全非的天界。

諸聖夢產日月星辰、眾生萬物。妾不可產天柱乎?

這樣的念頭一直在她心中盤桓不去。

她聽姊姊轉述過,古聖神由至聖所出,日夜星辰、眾生萬物都是因夢而生產。如果至聖能因此創作世界,為什麼她不能生下天柱?

天柱並不真的是根支撐天地的柱子,而是一個歸依,一個羅盤。她在天柱折斷的瞬間,抓住了殘留的天柱精魄。如果適當的修補,說不定可以用胚胎的方式再出生。

精疲力盡的父皇看中了一個偏遠地方的小神,準備禪讓,她同樣也看中了他。

那個叫做雙華,粗鄙的地方武神,卻擁有充沛的神力。而且,他的神力和天柱非常接近,宛如一體。

雙華有元配,她不在意。那個女人不過是個養蠶的宮女,有什麼好掛懷?她用了禁忌的媚藥,得到她要的結果。

最後,她生下了天孫,成了西王母。

她原以為,就是這樣了。她不會有其他的情緒,這就是她的使命,她所有的願望。但她聽到開明與螭瑤訂親的時候,卻失手打破了茶盞。

「這種事情你為什麼不跟我商量?」她失控的找開明大吵,「螭瑤不過是個迷戀你的小孩子她懂你什麼?你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和個小孩子訂親…」

「那妳去迷惑天帝的時候,找我商量過嗎?西王母娘娘?」開明譏諷的笑,「這就是妳要的?抓著帝王家的關係不放?」

「我不是為了帝王家的關係!」玄大吼,「我是為了存續天柱…」她啞然,狼狽的轉過頭。

「果然。」開明氣餒的嘆口氣,「玄,夠了。妳既然達到目的,可以放手了。我越來越不認識妳了…妳在做什麼啊?莫名其妙的迫害了許多人,或者亂七八糟的所謂整肅。我真不懂…」

「你懂什麼?」玄咬牙切齒的說,「不這樣我早就被鬥倒了!天柱還沒有長大成為天帝之前我就不能放手!誰敢挑戰我誰就該死…」

「若我要妳跟我走呢?」開明也大聲了,「跟我走啊,玄!天柱不一定要成為天帝吧?我發誓會視若己出的愛護他。難道我們就不能隱居,像妳過往那樣安靜的看守天柱嗎?妳若答應跟我走,我就退掉螭瑤的婚事!」

她瞪著開明,「你不了解,你什麼都不了解。天柱唯有成為至高無上的權力才真的可以保全。我受夠了!我…」

你為什麼不早點要我跟你走?

「妳太偏執了!我跟女媧談過…」他啞然。

電光石火中,她望著緊閉雙唇的開明,「妳找我姊姊談過這件事情?你還跟多少人談過?這個祕密還有誰知道?!」

「沒有其他人。」

瞪著開明,玄狂暴的掙扎起來。天柱還在襁褓中,她的地位還沒穩定。她的姊姊知道,她的開明也知道。這會是她最嚴重的弱點。

「你發誓,你發誓你絕對不會說出去!」她對著開明吼,「你馬上給我離開天界,去下界守崑崙!不要逼我殺掉你!不要逼我毀滅母后一族!」

「玄!西王母玄!」披頭散髮的開明赤紅著眼睛,闖入鳳宮,多少神官的阻攔都不起作用,反而讓他打倒在地,「妳說清楚,說清楚啊!為什麼夔族全族梟首?刑天一人有罪,罪及全族?!」

玄頭戴沈重鳳冠,緩緩的站起來,睥睨的看著他,「我令你看守崑崙,誰讓你歸天?」

開明咬緊牙關,終究還是暴吼出聲,「官逼民反!若非你掏了老夔龍的內丹去當藥引,刑天何以會起而反抗?老夔可是刑天的爹,眾夔族的祖宗爺爺啊!夔族一直盡忠職守,犯了什麼錯?妳何以…」

「我不去掏老夔龍的內丹,難不成讓我去掏伏羲族族長的內丹?」玄冷冷的回應,「還是讓我押你去月泉,好方便螭瑤刑了你?」

好一會兒,開明才從牙縫擠出聲音,「這跟螭瑤沒關係。」

「你不想讓螭瑤搭上關係,就閉嘴回崑崙。看在母后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你喧鬧宮廷的罪過。」

「…我越來越不認識妳了。」他拂袖而去。

玄漠然的端坐在鳳座,倔強的昂著頭。她懂開明,開明會轉去向天帝求情。她趁天帝巡視邊疆的時候,迅雷不及掩耳的滅了夔族,天帝回來大為震怒,險些廢后。她也是這樣倔強的,一言不發。

天帝的身體不行了。而她辛苦生下,傾力撫養的天柱皇儲,卻違逆她,墮落成一個最敗德的天神。

在皇儲還沒清醒之前,天帝不能死。就算用多麼殘酷的藥引,她也必須保住天帝的命。就是因為她也不想染上太多血腥,才會命令老夔龍交出自己的內丹。

誰知道,這些無知低賤的爬蟲居然反抗她,逼她不得不痛下殺手。

這不是我願意的,事情不該是這樣。她想著。連開明都用這種眼光看她,像是在看一個魔頭。她忍受不了這個。

「…你別想跟螭瑤成親。你給我永遠守著崑崙。」她喃喃著,緊緊的抿著唇。

***

夔族被梟首的族民,廢貶成妖,依舊保留若干神性,擁有極佳內丹,改稱飛頭蠻。但因懷璧其罪,幾乎被眾生滅絕。

哀痛的開明接受了這群可憐的遺族,細心照料,希望可以稍微彌補玄的罪過。

但不久,授命於王母的大神重與黎,要求開明交出所有的飛頭蠻,王母要飛頭蠻的內丹作為藥引。

這引發開明的暴怒,他力戰而死,最後他的屍身和崑崙融為一體,誰也舉不起來。

他不願走,這是他最後的抗議。

但他可以不走,卻不能阻止玄來。

在一個無月的夜晚,玄私離天界,面無表情的要太白星君將不死藥覆在開明身上。

「…開明既死,其罪當贖。」這長久的操勞,讓太白星君蒼老得極快,不復當年英姿煥發,「不死藥就算可歸攏他的魂魄,也可能成為怪物…」

玄冷冷的打斷他的話,「星君,別人不懂我尚可,連你也要違逆我?」

星君安靜片刻。他最明白王母接近瘋狂的苦心,雖然不贊同,但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嘆口氣,他將不死藥覆在開明的屍身上。

開明的魂魄歸攏,沒有成為怪物。但他卻異樣的進入「化人」階段。

玄凝視著化人後的開明,「我不會饒恕任何違逆我的人,包括你。」

「連死亡的安寧都不給我?」他似笑非笑,「我寧可死了,也省得看妳越來越醜惡不堪。當年高傲的少女巫神…」

「閉嘴!」玄將最惡毒的咒打入他的氣海之中,「你生生世世都短命早夭直到永遠!我永遠不會跟你見面了!」

「有一天,我會成仙,上天抹殺妳的暴虐!」開明怒吼,「把我乾淨的少女巫神還給我!把我高傲卻單純的妹妹還給我!」

「閉嘴閉嘴!我不要再聽了!」玄扼住他的脖子,「你沒有機會,永遠沒有!當你見到我的時候,就會自暴氣海,走火入魔而死!」

開明幾乎氣絕,卻依舊恨恨的瞪著她。

「…你為什麼不求饒?你說一句話就好…我就饒了你。」玄的聲音意外的軟弱下來,「難道…難道你從來不曾…愛過我?」她的聲音越來越低微,只有開明聽得到。

「我一直都愛妳。」他浮出一絲微笑,「像是愛自己親妹妹一樣。」

玄的表情空白了一會兒,暴虐的將他擲入星君的懷裡。

「徹底封住他的靈智,讓他受刑後進入輪迴!」她斜眼看著星君,充滿清醒的瘋狂,「你什麼都不知道,對吧?」

「…老臣什麼都沒看到。」星君低下了頭,蒼白的頭髮在風中微微顫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