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追尋之章 第三章(上)

第三章 墯天

當滅日刀和死神鐮刀互相碰撞的時候,天地為之震動哀鳴。眾生股慄逃竄,人們擁抱痛哭,束手無策。

楊瑾的瞳孔中湧出傷痛不忍,王母卻因此滿意冷笑。

【Google★廣告贊助】

他會輸。王母默默的想著。這個可恨的六翼天使會輸。因為他有弱點,他的弱點是看不得人類或眾生受苦。這樣軟弱如人類的天神,也想跟我相持?

我可是,我可是連自己的丈夫都拿來獻祭,奉獻自己和他人的一切,付出極度代價的西王母玄!

想要得到什麼,就得付出什麼。她既然決心保住整個世界,跟這樣偉大的目的相比,所有的犧牲都小到可以忽略。

你懂什麼?你們懂什麼?你們這些犬儒、微善、懦弱的傢伙,懂我什麼?!

她激昂的神威更引發了羅網的束縛,地底竄出的閃電更旺盛,驚慌哭嚎的人群在她眼底宛如螻蟻。

但意外的,「懦弱」的六翼天使卻犧牲一只翅膀纏住滅日刀,毫不猶豫的試圖收割王母的生命。雖然他沒有成功,卻在王母的頸上留下淺淺的血痕,若不是滅日刀融蝕了翅膀,恐怕已經被奪刀。

破碎的翅膀羽毛零落,飄揚若六月雪。這些羽毛像是流星般飛逝,紛紛刺殺了令旗上的黑蛇,使得羅網的威力大為削弱,閃電也漸漸消失。

王母變色。她雖然擁有睥睨三界的大能,但她的實戰經驗實在很不足。她太倚賴自己的神能,這反而成了她的致命傷。

毀滅了一只翅膀,楊瑾的神情卻很平靜。「我在東方數千年,不是一點事兒也沒做。」

他一直為基督天界收集資料。他很清楚王母的能力,但王母對他一點也不了解。毀了一只翅膀,或許讓他飛行稍微失衡,神威上受創,但拿來破解羅網,很值得。

「我看你有幾個翅膀可以毀!」暴怒的王母將滅日刀一分為二,持著雙刀砍了上來,楊瑾勉強回防,左支右絀之下,冷不防王母的長髮疾刺如鞭,直取他的雙眼,一疏神,他躲過了左手的刀鋒,卻沒躲過右手的刀鋒,讓王母又卸去了一只翅膀。

但那折翼,反而發出強烈的白光而爆裂,雖然只讓王母受了些擦傷,箭矢般的白羽疾馳,再次重創了令旗,羅網又更弱了幾分。

摸著臉頰上的血,王母的憤怒完全沸騰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每個人都想要阻礙我?為什麼?難道他們不知道,除了我,沒有人可以讓世界延續下去嗎?為什麼阻礙我!?

她發出尖銳的絕叫,不再壓抑神威。她成為一團純黑的火焰,像是被渾沌的火焰包圍纏繞,原本黯淡下去的令旗重燃,羅網更衝破了天際。被這劇烈的神威衝擊,楊瑾氣血翻湧,忍不住咳了一聲。

滿掌的血。

多少年…沒看過自己的血了?沒想到,這麼多年,他的血也跟人類一樣,是鮮紅的,哀傷的艷。

但他不能退。只希望…他將君心擲得夠遠,安放在殷曼身邊的結界,夠堅固。

一步也不能退。

他抓著死神鐮刀,衝上前,和環繞著不祥火焰的西王母,交戰。

宛如末日。

殷曼抬起頭看著環繞著詭異深紫的天空,深深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叔叔一言不發的將她的周遭安放下結界,就變身飛走。魂魄不全的她,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我無能為力。

她很想哭,抱著膝蓋,她只能坐在結界中,憂傷得連頭都抬不起來。

君心去的地方,叔叔去的地方,她都去不了。曾是卓絕的天才大妖,讓現在的絕望更絕對。

「妳是想繼續在結界裡哭呢?還是做點妳能做的事情?」冷冰冰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幽魂的屋主憂鬱的看著她。

「…我什麼都不會。」殷曼軟弱的、絕望的說。

屋主浮出一絲譏諷的笑。「那麼,妳就只好等妳的人回來時,沒有可以回的家。」

殷曼怔怔的看了她一會兒。這個城市,是叔叔的家,是她和君心的家。就算是多撐一秒吧…她也該多撐一秒,讓叔叔和君心可以回來的時候,還有家可以回。

她站起來。

「踏出結界,妳可能會死。」屋主冷眼看她,「這次妳不一定有那種運氣。」

「沒有可以迎接的人,我一個人活著做什麼?」她笑笑,踏出結界,然後開始祈禱。

不管是誰,聽聽我的祈禱吧。如果你還喜愛這個城市,如果你還有需要保護的人,聽聽我,發自內心深處的祈禱吧。將你們的力量借給我,哪怕只是一絲一毫也好。

保護我們的城市,保護我們的家。

她的「念」虔誠的增幅出去,直達眾生與人類的心底。被困在城裡的蛟族族長轉頭,連同無數妖族,一起向殷曼的方向轉頭。

一個薄弱的結界如霧般,試圖隔絕黑暗羅網的傷害。這樣薄弱、纖細,卻充滿虔誠純真的祈願。

無數倒塌的樓房,漸漸毀滅的城市。他們困在神祇陰險的神威中,無法離開,只能眼睜睜等待滅絕。

如果,如果那個宛如斷垣殘壁的千年大妖,都願意試圖保護這個城市,保護無辜的人,為什麼他們不能?

他們不再試圖逃離,而是坐下來幫助殷曼鞏固、擴張保護結界。連人類都受到無聲的感召,對著溫暖的薄霧祈禱,貢獻他們的念。

薄霧漸漸輝煌、光燦,讓疼痛的大地漸漸寧定下來,雖然天空依舊盤旋著深紫,雖然無法停止恐怖的閃電,但他們的確感到一絲絲的希望,一種可以活下去的希望。

一直冷眼觀看的屋主,幽幽的嘆了口氣。她飄飛起來,柔弱如柳絮。但這抹幽魂不但穿出了殷曼等凝結而成的防護結界,還穿出了王母堅固的羅網。

然後擋在毀滅了三只翅膀的楊瑾之前。

「玄,夠了吧?妳也…該夠了吧?」她憂鬱的看著瘋狂的西王母。

楊瑾一身是血,連飛翔都很勉強,也驚異的看著這位神祕的幽魂。

「區區一個人魂,也敢擋我的路?」西王母怒吼。再給她一點時間,她可以殺了這個不斷干擾她的六翼天使。

「哼哼,區區一個人魂。」幽魂屋主冷笑著,「玄,妳我相處上萬年,天柱就在我的城市裡。妳現在可跩了,可以說我是『區區人魂』。」

西王母的臉孔發白,嘴唇顫抖。環繞著她的火焰熄滅。「妳以為妳鬼扯就可以騙倒我?初代早就死了!」

「我是死了。連同我的城市一起死了。」幽魂屋主漠然,「列姑射島也沒了,就剩幾顆小石頭。我卻離不開這裡,離不開我城市的舊址,即使成了幽魂,還是在這裡。這真是一種可笑的宿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