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追尋之章 第三章(下)

當列姑射島還很年輕的時候,誕生了第一個擁有魔性的城市。

這是個令人驚奇的存在,擁有靈魂的城市,自然與人工的完美結合。由自然精靈所孕育,城市凝聚的精魄,不受任何人管轄,甚至不在創世者的規則之內。

創世者憐愛的當作一個可愛的例外,並沒有去修正這個奇特。

【Google★廣告贊助】

然而,這個最初誕生的魔性天女,指定了最初的管理者,一個新寡不久的女人。從這個時候開始,才有了「管理者」這樣奇特的人。

她的名字在長遠的時光裡漸漸被遺忘,眾生與人類都稱她為「初代」。

天柱就在她的城市中心,環繞著大片的竹林。早在玄看守天柱之前,她就已經是初代,並且中立的看守在她城市裡的一切,包括天柱。

魔性天女停住初代的歲月,所以她也一年年的看守下去。直到天人的戰爭毀滅了列姑射島,連帶毀滅了她的城市。當魔性天女過世的時候,初代也死了。但想迎接她的魂魄,卻任是誰也找不到。

天人都認為,初代應該是魂飛魄散,隨魔性天女而去。她的消亡代表了人類最後的光輝褪失。

但怎樣也想不到,她居然成了幽魂,並且固執的留在列姑射島的遺址。

多少往事,瞬間回到玄的心中,讓她熱淚盈眶。若說天性高傲的她有過任何老師,不過就是初代一人。這個活過無數歲月,充滿智慧的人類,是那樣淡漠而超然,心如明鏡般光亮無塵。

她一直都嚴守著中立,比任何神祇都向神祇,嚴正而寬容。一直以來,初代都是她羨慕仿效的對象,但這位聰慧平和的老師,卻死於那樣的巨禍。

「我早就打定主意,再也不見任何神祇。」初代淡淡的說,「我不願恨,但也不能不恨。列姑射島毀滅,是天人的倒行逆施所致。」

「我一直在彌補,我一直在贖罪!」玄大叫,強忍住眼中的淚。

初代瞥了她一眼,卻湧出強烈的失望。「…隨妳吧。但我既然破例見了妳,也請妳離開我的城市。雖然是這樣髒亂、破舊,不如當初列都的貧民區,但別再我眼皮下毀滅我的家,我受不了這個。」

玄迷惘的看著初代,漸漸鎮靜下來。見到初代,她很激動,初代對她來說,也是無可取代的老師。但這些,她都得拋開,那畢竟是無法回來的過往了。

「不能。即使是妳…我不能。」她眼中殺氣陡現。

「哼。」初代冷笑一聲,面無表情的對楊瑾說,「你不是還有事兒要辦?你不去找看看那孩子讓你摔哪去了?愣在這裡做什麼?」

楊瑾一凜,疾飛而去,阻攔他的天兵天將蜂擁而上,卻像是撞到一堵牆,只能眼睜睜看著楊瑾飛走。

「…初代,我不想跟妳動手。」王母的臉孔泛出黑氣。

初代微斜著眼睛,只是冷笑。

她的冷笑刺激了王母,滅日刀凌厲的劈了下來。初代依舊柔弱的飄在空中,只是舉了舉手。

她一舉手,徹徹底底的將王母的殺氣和刀勢反彈回去,像是狂風吹捲過十萬天兵天將,連王母都被自己震傷內腑。

「天人,哼哼。」初代笑,「好了不起,沒了『無』你們算什麼東西。當初我看在阿華面子上,替你們鎮了多少反噬,現在阿華要死了,你們就把這數萬年的惡果一起吃下去!」

她開啟了封咒。

天人的戰爭波及列姑射島,最後因為發動了「無」這個禁忌的咒導致天柱折地維絕,列姑射島因此崩解,也毀滅了初代的城市。在哀傷夫人震怒的時候,是當時還沒有成為天帝的雙華承諾,他將致力延續世界命脈才得以平息。

當時的雙華頗得初代青眼,是極好的朋友。初代亡故,也是雙華招魂而來。

「你招我做什麼?」心灰意冷的初代惡聲,「且容我去成了惡靈巫妖,殺盡天人才是好呢,招我回來做什麼?」

「初代,」雙華落淚,「天人毀之不盡,再說他們肩負三界命脈。我決定從天命上天為帝,又恐我管轄不到。只有妳能夠收納不平衡的反噬,我求妳別眼見天界毀滅。天界毀滅,人間又豈能獨存?」

這麼長遠的歲月,她一直默默的收納天人跋扈所造成的失衡反噬。但她知道,老友即將殞命,她又何必可惜這被天人污穢、千創百孔的天界?

被放出來的反噬直接反應在天界的災禍,轉瞬間,九重天發出劇烈而響亮的隆隆,倒塌了三重天。連遠在人間的王母都能感應到天界的崩毀。

「妳再狂啊,再狂啊。」初代大笑,「妳狂多少我就反彈妳多少,搞垮九重天也不是不可能…妳不是最神威的少女巫神嗎?」

面如白紙的王母瞪著她,「收兵!立刻收兵!」倉皇的回天而去。

「哼哼,阿華,你這混球,」初代慢慢的淡化、消失,「誑我守了這麼久,現在誰理你…」

她已經耗盡自己所有的能力,無法存在了。

但她心裡,很痛快,非常痛快。

莫名的,來勢洶洶的王母退兵,除了這場詭異的地震,人間幾乎沒有什麼影響。

中都的幾棟大樓倒塌,意外的卻沒有太大的傷亡。連活埋一天一夜的人都僅有擦傷,許多人堅稱有奇怪的動物或妖怪保護他們,也有人說看到小女孩的鬼魂不斷鼓勵,還拿水給他們喝。

地底冒出的無數閃電,急診室塞滿了燒傷和電擊的病人,沒有來由的地震,溫柔籠罩的濃霧,無法進出的都市。

人間自然會有專家學者找出合理科學的解釋,似乎「集體幻覺」就可以說明一切。

但凡人不知道的是,這只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即將通往險惡的結局。

崩塌了三重天,王母急召狐影歸天。

狐影接令,卻發呆很久,並沒有火大的將詔令丟在天界使者的臉上。

「他們當你白癡啊?」上邪發著牢騷,「叫你回去做牛做馬,好給那個瘋皇儲有機會挖眼睛?」

他低頭揉著麵團,沒聽到狐影答聲,疑惑的轉頭。發現他美豔的老闆只是拿著詔令發愣。

喊了他幾聲,狐影一點反應也沒有,上邪只好拿出殺手 金間 ,「我要加薪。」

狐影反射性的回答,「你一個人拿三個人的薪水,還加什麼薪?萬萬不能!」

「就對這個還有反應。」上邪發起牢騷,「你不把詔令燒個乾淨,順便撒點鹽驅霉氣,抓著做什麼?」

「…我要回天。」

「你要回天啊…啥!」上邪將麵團握成粉末,「你說啥?!你要回哪裡?!」

「回天界去。」狐影很堅定,「你看好店,營收掉了五趴我就找你算帳。」

「你發啥瘋啊!?」上邪吼起來,「好端端的吃飽撐著,你要回那個狗日的天?喂,我知道你腦袋不算太靈光,但也不至於腦傷啊!你這是…」

「君心他們闖大禍了。」狐影疲倦的將詔令放在桌上,「弄到王母御駕親征,結果各界裂痕擴大,反噬到天界,一傢伙塌了三重天。」

「那小鬼做了什麼啊?」上邪張大嘴。

「…他打垮了整個南天門。」狐影遮住眼睛。

「…哇塞。」上邪好一會兒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不枉我還費力救過他。」

狐影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都是這群非人害的。若不是玉郎亂來的狐火,上邪救他留下的雷氣,還有殷曼毫無常識的打通經脈…君心不會那麼雞尾酒體質,闖的禍也會比較小。

打垮南天門的大門,和打垮整個南天門根本不可同日而言。王母要他二選一,一個是回天乖乖修理崩塌的三重天,她就不追究君心的罪責,從此徹底封天。二是天還是要徹底封的,他若不歸天,就要廢貶為妖,並且追捕君心到底,而追捕的工作,將交給冥府辦理。

冥府。唉。閻羅那群老頭喝酒的時候笑嘻嘻,遇到公事就翻臉不認人。君心雖由妖入道,但還是個人身,壽算受冥府管轄。這讓人怎麼好呢?

而且,三界息息相關,天界的崩塌也會嚴重影響人間。天界如何,他是不太關心,但人間…他的族民,他心愛的小火,他的朋友,他的客人…

他的咖啡廳,都在這裡。

王母雖然跋扈蠻橫,但向來說話算話。似乎修復天界是最好的道路。

只是狐影有許多細情不知道,最少現在的他,還不知道。等他知道的時候,這世界已經如夕日黃昏,緩緩的沿著日漸的歪斜,緩緩沈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