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追尋之章 第五章

未來之書逃走了。

倒在地毯上的君心模模糊糊知道這點。他卻沒聽到遙遠的中都,殷曼發出的那聲慘呼。

這時候的他,還不知道殷曼為了救他,付出非常淒慘的代價。

【Google★廣告贊助】

但被未來之書入侵是件痛苦的事情,其他的閱讀者可能只是「閱讀」,但他是被凌辱的入侵,操控。

雖然不如殷曼被正面重創那樣慘烈,但他經過這種衝擊,卻也讓他屬於「開明」和「君心」的記憶間的隔閡打個粉碎,互相混雜起來。

開明的帶著不解的懊悔,和君心的渴望,不斷的衝突,然後慢慢和解。倒在地毯癱瘓了一夜,風中傳來茉莉花的香味。

當他身為開明的時候,他一直是個旁觀者。開明出身於伏羲氏,身為最古老的氏族,他的父親叛逆的和狻猊族的女兒結婚,生下了開明。而他的姑姑,是貴為天后,之後生下玄與女媧的伏羲氏公主。

(因為伏羲原本根源於龍,所以又稱龍族公主。)

當時的局勢很微妙。同為聖獸的狻猊族和伏羲族起了一些衝突。當時的炎山帝未即帝位時與狻猊族的女兒少艾相戀,觸怒了世代為后族的伏羲,最後雖然硬將這對戀人分開,並納開明的姑姑為后,但嫌隙已經造成。

在這樣微妙的時刻,開明的父親又愛上狻猊族的女孩子,對嚴守純正血統的伏羲族來說真是大逆不道,加上之前炎山帝的戀情,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伏羲族覺得狻猊族的女人忝不知恥,專以色誘為能事;狻猊族覺得伏羲氏的男人玷污他們族女不說,不負責任之餘還栽贓嫁禍,兩族越來越勢同水火。

最後因為開明的出生,和開明父親誓言放棄帝王家的親屬關係,自願降為平民,正式迎娶狻猊族女兒而告和解,但這也種下日後神魔戰爭,狻猊族投入叛軍的遠因。

且按下不表。

開明就出生在這種微帶敵意的環境中。他的母親是個瀟灑的姑娘,若非開明父親苦戀不已,情愛倒是從不掛懷。與其說是愛情,倒不如說他的母親同情父親的苦戀,欣賞他的執著,這才委身下嫁。

這種瀟灑和氣度直到婚後依舊不改,不管伏羲族的親戚怎樣冷嘲熱諷,她依舊平常的過日子,整天笑嘻嘻的。這樣淡漠的瀟灑也遺傳到開明身上。

身為一個混血兒,他受到一些歧視,開明雖不掛懷,但他行事謹慎,不想給父母帶來麻煩。他的才幹和俊朗也受到許多愛慕,但他也只是笑笑的,從來沒有動心過。

天生的性情和後天的環境造就了他,一個看似熱情卻冷心,永遠的旁觀者。

玄深愛著他,他明白;螭瑤戀他入骨,他知道。

但他更了解天界複雜的政治關係,而不去回應玄。一來他不能了解心動,二來他微妙的身分也不適合迎娶帝王家的公主。

不過,他的確疼愛玄,就像疼愛一株寒梅,那樣愛護照顧。畢竟這是他血緣雖疏遠,卻是少有的幾個姊妹中最出色的一個。

他選擇螭瑤之前,也跟她認真的分析過。「…所以我不能跟妳訂親…雖然我真的很感動。但玄很任性,她會非常生氣,甚至有可能會傷害妳…我不喜歡這樣,她已經傷害太多人了。」

「你愛她嗎?」螭瑤只是抬起詭麗的眼睛,哀求似的看著他。

「…愛是什麼,我還真的不知道。」開明搔了搔頭,「我愛她宛如愛妳,都像我的妹妹一樣。」

這隻年幼的伏羲姑娘低頭想了一會兒,堅毅的抬頭,「那你更該跟我訂親了。你不愛我沒關係,我愛你就夠了…玄姐姐嫁人了呢,你跟我訂親,不結婚也不要緊。要緊的是,讓玄姐姐斷了念,跟天帝一心一意的過下去。如果你真覺得我不好,要解除婚約也可以,請你、請你…」

這讓冷心的開明動搖了。這個可憐的同族妹妹,為了他,在月桂下哭出一泓碧泉,這讓他心痛。

心痛,卻不曾心動。這一直是他最難過的一件事情。

但這成了摧毀玄和螭瑤的起始。

因為冷心,他不會愛,害慘了兩個女人。輪迴多少世,他的心,不曾動。

但這世,這病弱坎坷的這一世,他的心卻動了。

他愛上一個僅有一顆頭顱的飛頭蠻,守著她、看著她,從成熟的大人倒退成少女、稚兒,然後化人;化人失敗又被摧毀殆盡,是他強求的留下斷垣殘壁的她。

他的心動這麼劇烈,像是玄的苦和螭瑤的慟報應在他身上,讓他飽受折磨。

但他不要脫離這種折磨,他不要。

「我是君心,我是李君心。」他倒在地毯哭泣,「我是小曼姐的君心。對不起…對不起…」

劇烈的哭泣著,在這頓悟的瞬間,他恢復了人類的模樣。

遠遁的未來之書,懷著一種奇異的情感,遠遠的看著君心紛亂的回憶。

原本那隻不知天高地厚的飛頭蠻觸怒了他,正盤算著要去抹殺。但君心的回憶引起他的注意,讓他感到一種熱切的好奇,很想問,「後來呢」。

憤怒,好奇。哼,原來我也能夠體會到「情緒」。

思忖了一會兒,他決定先放過飛頭蠻和那個反面的彌賽亞。他對悲傷的故事特別寬容,且留著他們當伏筆,將來要抹去他們,隨時都可以。

若找不到真的彌賽亞,就拿這隻類似的去填地維好了。這讓他稍微平靜一點。

他在尋找彌賽亞,已經找了很多很多年。他知道彌賽亞出生了…這種純血人類,被稱為「繼世者」、「彌賽亞」的活祭品,按照創世者的劇本規則,應該出生了。

當初創世者造出他來,就是為了寫下各式各樣的規則、演繹,和結局。

註定末日而毀滅的結局。

他的任務就是認真執行創世者寫在他身上的劇本,並且給人類和眾生種種試煉。但不管通過試煉與否,毀滅而黑暗的結局只能延後卻不能夠改變。

他不知道執行任務多久,或許歲月對他來說其實沒有意義。

但無盡歲月蜿蜒,漸漸的,原本應該無心無感的他,卻有了「情緒」。

他第一個強烈的情緒居然是:恐慌。

因為他突然意識到,若末日結局來臨,萬物俱滅,天地不存,而他是可以繼續存在的。但因為再也沒有人類和眾生,他空白的頁面就再也沒有故事可供記載。

這讓他湧起強烈的無力和躁動,他終於知道什麼是「恐慌」了。

為了敉平這種恐慌,他更勤於執行,但目標有些不同。他展現末日的同時,也暗示末日如何延緩。

末日滿足需要兩個條件:天柱折、地維絕,缺一不可。只要條件達成,末日就來臨,毀滅一切,什麼都不會留下。

但創世者留下一個脆弱的但書。偶爾會出生純血人類,稱為彌賽亞。這些彌賽亞本身就是天柱或地維的中心,若自願奉獻自己的人生或生命,保住天柱或地維,末日就因為條件沒有滿足無法達成,將結局延後。

他就是想做這件事情,讓結局不斷的、不斷的往後拖延。幾乎可以說是成功的,幾乎。雖然過程可能很殘酷,他也不在乎眾生的哀號和人類的苦痛,他在乎的只有世界能不能延續下去而已。

所以他在尋找。在末日條件快要發動的數十年,他在尋找那個應該誕生卻找不到的彌賽亞。

有股溫和卻強大的力量保護著彌賽亞,這讓他不解而焦躁。他更頻繁的將末日給有天賦的人類的人類或眾生看,然後藉機窺看他們的記憶,暗示他們代為尋找。

但那股難解的力量卻這樣阻礙他。

雖然他不知道,當世的彌賽亞宋明峰出生時,他頗有異能的母親早已見過了未來之書,也知道這孩子的不尋常。她用母愛形成豐沛的屏障,隱匿了孩子的天賦。這樣的術法對她來說是太沈重的負擔,以致於她壯年就病逝,但的確逃過了未來之書。

即使明峰站在未來之書面前,他也察覺不到,這個少年就是彌賽亞。

這時候的未來之書,一點點都不知情。畢竟他只是創世者的黑暗劇本,並不是全知全能的。

遇到類似的闇黑彌賽亞,讓他苦痛,卻也歡欣。彌賽亞的確出生了,因為他遇到君心。真的找不到,他可以獻祭代替品。但不會維繫太久,真的。再怎麼相似,他們還是存在著巨大的相異處。

饒他們吧,暫時饒過他們。他默想著。饒他們存在下去,就會有更多悲劇可以供記錄。直到不得不獻祭的時候。

再說,那個飛頭蠻是哀所喜歡的眾生。哀原本只喜歡人類的,卻特別憐愛那隻飛頭蠻。能讓哀歡喜的事情也不多了。

這世界上,哀和他是最接近的存在。他們同是創世之父的創造物,用不同的目的和使命關注著這個世界。

想到哀,他平靜下來。雖然眾生崇慕她,尊稱她是悲傷夫人,對他來說,她就是哀而已。

饒過他們吧。

未來之書離開,放過了君心和殷曼。他無意的來與去,卻為這對命運多舛的師徒帶來了新的契機與轉機。

也因為和姚夜書不太愉快的「初相遇」,在未來之書殞亡之前,他都沒想過去尋找那位發瘋的小說家。

尋找天敵並非智舉。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