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追尋之章 第五章(上)

第五章 違命

和自稱未來的文字蝗災對峙著,他們彼此凝視,君心的掌心有些冒汗。

這種奇特的妖物他從來沒有見過,不管是神祇開明,還是人類君心。他兩世記憶裡都不曾見過這樣的妖物,這是很不尋常的事情。

但他感到危險,急迫,甚至有種很不妙的感覺。

【Google★廣告贊助】

不知道為什麼,這文字構成的蝗災,很接近島主--古聖神悲傷夫人。

「真有趣。」文字蝗災漸漸凝聚成形,露出光潔的面容和純白的瞳孔。他那種不妙的感覺加深許多,因為真的有幾分像夫人。

他不舒服,很不舒服。

「呵,原本我是不管神族的事情,反正只是順序問題,他們總要擺到最後。但你…真是諸多有趣的巧合所構成。」他伸出白皙的手,輕輕碰觸君心的臉龐,「眾多顏色的混合成純黑,諸色光芒譜成白光。你有著白光的表面卻有著純黑的內在。你不是彌賽亞,又很類似彌賽亞。」

他露出純真卻惡意的笑容,「其實你什麼也不是。」

一直默然的君心突然開口噴出光燦的雪燄,隨之雷閃電爍,但這麼近的距離,只是打散了人形,隨即又以細小如針頭的文字凝聚回來。

「呵呵,」他半興味半嘲諷看著君心,「裝在人類這樣脆弱的容器裡,你又能做些什麼呢?真悲慘、太悲慘了…漫長的神祇生命你一直是旁觀者,卻在短暫的人生知道愛的滋味。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飛頭蠻死於末日…這樣的故事真是充滿悲劇性。」

末日?什麼末日?

「…你到底是誰?」君心的聲音打顫。

「我是未來之書。」他一笑,模糊分解成原本無數的文字,狂暴的往他飛撲而去。

這本莫名其妙的書,在找倒楣的閱讀者。他模模糊糊意識到這點。先是找上了有淨眼的湘雲,現在,又找上我。

完全像是本能般,他開口疾呼,「我沒有邀請你…」

「來不及了。」未來之書嘲諷著,「你不是拋棄為人的身分麼?只有人類才可以違抗,你這什麼都不是的怪物辦不到的。」

君心的心靈被無數可怕的景象入侵。

他抱著被他拋下的殷曼,跪倒在洪水肆虐過的乾涸大地悲痛莫名。殷曼的眼睛大張著,死去多時,神魂俱毀。

泥濘中,無數殘缺的屍體。他們所在的倖存島嶼正在慢慢陸沈。一切的一切,都已結束。

他居然如此愚蠢。愚蠢的遠走他鄉,不敢面對自己的罪與孽,拋下殷曼獨自面對苦痛的死亡…

和這個世界的死亡。

「這個恐怖的結局,是靠無數純血彌賽亞延後的。」未來之書的聲音溫柔且充滿誘惑,「你這與當世彌賽亞同時出生,擁有著極相異卻類似的非人,說不定自沈地維,也可以將不幸延後一些時光…你可願意?」

被入侵而蠱惑的君心,愣愣的點了點頭。

未來之書發出滿意的笑聲,正要將君心獻給地維時…腦後風響,他本能的一閃,卻還是被擦過,構成他身體的文字居然被「吃掉」若干。

他變色了。

回頭望,在遙遠的中都,滿頭大汗的化人飛頭蠻倔強的瞪著他,地上躺著她剛丟過來的書,一本史記。

哼。就是她吧?讓獨愛人類的哀會另眼看待的眾生。這算隔空取物的逆作,很新奇,但也不是多了不起的能力。強行從書本裡抽回他的文字,順手將整本書的字吃個乾乾淨淨。

司馬老頭的能力很棒,真是棒。他漫遊時都會刻意避開「史家筆」,操控文字的人像是他的天敵,相當棘手。但司馬老頭死很久了,非常非常久了。他的書也頂多有嚇唬作用。

但惹怒了他。他伸手抓向殷曼,幾乎將她的清明抓碎,讓她倒地不起,卻也被第二本書打中。這次不是被吃掉若干這麼簡單了。

他被文字構成的羅網抓住,散發一種毒品般的污穢芳香。那是一本叫做「陰差」的書,作者是姚夜書。

被腐蝕、溶解、重組,同化。他費盡力氣才逃離那些天譴般的意念,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回顧。

向來無敵的他,見識到什麼叫做天敵中的天敵。

殷曼房間傳出一聲慘呼,楊瑾衝入房間,發現她倒在地毯上痙攣。

房間裡充滿險惡的氣息,但他找不到來源。跪著將殷曼抱起來,她氣如遊絲。但可怕的不是肉體的病痛,而是她的精神和靈魂像是被猛獸的銳爪重創,原本相安無事的各人格記憶和碎片,紛亂成無數「文字」,參雜在一起。

他的心整個都涼了。

她會死的。就算肉體可以痊癒,真正的她會分裂成無數「小我」,單位可能只有「字」,不成「句」也不成「章」。

這樣的殷曼,只能待在療養院當一輩子的重度精神病患,連自理生活都不能。

對,他被革職了。但他神威還在,神通也還在。天父無意拿走他的能力,希望他能夠自制而反省。

幾次小的違規,在台單位都睜隻眼閉隻眼,連對抗王母這麼大的事情,都用「教區安危受到威脅」輕輕帶過。

但這次,他若出手救殷曼,可就很難找理由了。慘笑了一下,他拔下一根羽毛當媒介,懸在殷曼的頭上當指標和定錨。

輕聲誦唱,梳理紊亂的意識,試著抓出各人格的核心。讓核心像是磁鐵,將鐵屑般混雜的粉碎吸引回來。

這是很苛細龐大的工作,即使是擁有六只翅膀的楊瑾也倍感吃力,更何況與王母一役耗損了他大半的神能。

西方天界常這麼說,「殺死人類只要一秒鐘,要救活一條人命卻需要百年功力。」

漸漸的,他額頭沁出細汗,也只能讓殷曼的痙攣停止,大睜的雙眼依舊無神,粉碎的記憶和人格還是兵馬雜沓,難以統一。

加油,女兒。疲憊的楊瑾默默的說。妳不是還有心願未了?妳還有想見的人。不要放棄,親愛的女兒,不要放棄。

殷曼緩緩流下淚。她的各人格核心微弱的發亮,吃力的運轉起來。

聽到振翅的聲音,楊瑾氣餒的低下頭。現在天界要罰他,他也無力阻止。「…請給我一個小時…不然半個小時也可以。我願引頸受戮…」

只見一片羽毛翻飛,漂浮在殷曼之上,代替他幾乎力竭的羽毛。

錯愕的轉頭,六翼悲憫而理解的神情,讓他眼眶發熱起來。

「我是來傳令的。」六翼出手幫他,「天父要你回天界。」

「我承認有罪。」

「不是什麼罪不罪。」六翼相助,原本的紛亂被強而有力的導引整合,進度快了起來,「哪有什麼罪?我都沒看到。東方天界的西王母來人間亂一場,弄垮了東方天界三重天。這招太厲害了,各方天界都嚇到,天父也準備徹底封天了。

「別說天界,連冥界都一關了事,魔界也堵個滴水不漏。反正到這地步,不封也不成…天父要你回去,遲了關門,那是誰也別想進出了。」

「我不回去。」楊瑾冷靜的回答,「我不走。要拿走我的神能儘管動手,但先讓我救回殷曼。」

「誰提到褫奪神能?」六翼喃喃的牢騷,「沒有嘛。天父說要留儘管留,但名冊上是必定要除名的。我也不囉唆了,你在人間久了,也該知道天使留太久神能會漸漸消退,壽命也會縮短的。」

「我不走。」

六翼不答言,長歎一聲。「我倒是非走不可了。」

他們合力將殷曼的魂魄徹底癒合,也盡力讓殘缺的部份統整在一起。

滿意的看著殷曼好一會兒,六翼噗嗤一笑,「…這倒有些像是磁碟重組,只是壞軌有點多。」

楊瑾瞪了他一眼,卻也暗暗覺得好笑。「…你不是打死不走麼?」

「天界現在很慘,天使長發瘋死掉一個,自然老死一個,還有一個最特別…病死的。你聽過這種事麼?病死的天使長!我懷疑是過勞死的,補天對天使長來說都是太重的工作,何況一補將近萬年。」

「裂縫大到那種地步?」楊瑾吃驚了。

「裂縫的確是大到危急三界存在…更淒慘的不是這個。莫名其妙的,開始有『末日』謠言。」

「你我都知道,那不是謠言。」楊瑾冷靜的指出。

「噓…你這直肚腸的毛病怎麼不改?」六翼抱怨,「是啦,但本來就我們幾個見過『未來之書』,現在突然出現一大卡車!那群天真的天使…還以為封關自守就沒事,但天父也不想引起太大的騷動,封天也算是上策,就依了。」

「真政治。」

「就跟你說不要這麼直!」六翼有些頭疼,「楊瑾,我非回去幫補不可,但人間也不能無人。你要留下,就多少看顧一點。」看了一眼在楊瑾懷裡闔目穩睡的殷曼,嘆了口氣。「算我囉唆,但你真的要保重自己,保重人間。」

好一會兒,兩個六翼天使都沒有說話。他們倆形態相近,心思相似,同樣深愛著人間,受凡人吸引。

「我該走了。」六翼振翅。

「…別過勞死了。」千言萬語,楊瑾卻只擠得出這句叮嚀,「還有,謝謝。」

六翼擺擺手。「…我在人間可是有親友的。我們遠征隊…」硬生生的住了口,百轉迴腸,只能搔首長歎,「你若有空往都城去,多關照一個叫百合的護士長,我就很感激你了。怎麼還不結婚,年紀也不小了…」

他心情複雜的低頭片刻,「說不定還熬不到過勞死的時候呢。」悶悶的,六翼走了。

抱著沈睡的殷曼,楊瑾心底有股沈甸甸的憂慮。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