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追尋之章 第七章(上)

第七章 幻影徵信社

悄悄的,這棟破舊的磚造建築,掛起一個不起眼的招牌:「幻影徵信社」。

這棟平房磚造建築年代久遠,原本是台鐵的主管宿舍,但荒棄已久。座落在火車站附近錯綜複雜的巷弄中,君心又用了多重的禁和咒將之掩蓋起來,讓尋常人不會輕易走進來。

畢竟這裡常常處理不尋常的事情。

【Google★廣告贊助】

或許花神老闆惹麻煩從不手軟,但她們宣傳能力(或說死纏爛打的功力)的確非常厲害,這個重新開張的幻影徵信社很快就有生意上門,並且源源不絕。

雖說天界喊要封天喊得震天響,但上千年來一直沒有徹底執行,直到近幾年才稍微認真點,只留重大通道。但王母這次御駕親征,搞垮了東方天界,讓各界大大震驚。

魔界本來就基礎脆弱、疫病橫生,第一個封個乾淨,真真是當機立斷。冥界慎重考量之後,也封了所有人間通道。原本冥界的存在就是為了維繫三界和平與平衡,在這種情形之下,唯有不再干涉人間才是上策。

繼魔界和冥界之後,他方天界也不想涉險,一一關閉通道,而向來中立的佛土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經卓然離塵,不問世事已久。

這對日漸走向理性的人間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在這個時候表裡世界的屏障依舊存在,信仰科學的人類只覺得災害異變增多,但總會有科學而合理的解釋。

但並不是有了解釋,就可以解決一切。

之前神魔干涉人間,尚可壓抑妖異和妖族。但封天絕地之後,兩大勢力都都撤出人間,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成了一種無政府狀態,初期的混亂可想而知。

但所有的混亂,都會趨近於新的平衡。而且人間早在數千年前,以宗教、以信仰,早暗地裡發展出無數組織處理裡世界的事務。更在科學文明的近代整合起來,假託在國際組織「紅十字會」名下,透過政治和外交的力量,與各國政府合作,處理人間各種異族糾紛和罪行,維持秩序。

封天絕地後,紅十字會因為更為層出不窮的靈異案件,更顯得特別重要、受到各國政府極度的重視。他們也不負這樣的重視,很快的結束了因封天絕地帶來的混亂。

或說,大部份的混亂。

但失去神魔天敵的壓制,的確讓某些異族和妖異猖獗起來。此時的人類和眾生對於末日尚不知情,然而末日的確照著未來之書的規則和劇本悄悄的開始運作。

別人可能不清楚,但君心明白。未來之書讓他看了太多內容,他深深的知道來龍去脈。

所以,他知道,世界在遙遠的過去早該毀滅了。在玄所看守的天柱折斷的時刻,就該走入末日。但當代的彌賽亞雙華,轉化為神族,上天為帝,成為天柱的化身,他奉獻了人生延緩了末日。

他甚至知道未來之書欺騙、或說誤導了玄,讓她盜取了雙華帝的元神,生下不完整的天柱化身,很殘忍的,連這他都知道。

他更知道,雙華帝已經是極限了。在他駕崩的那一刻,天柱就等於崩毀,條件滿足,末日就會來臨。

在這之前,人間將會動盪不安。天柱的混亂和衰頹造就了「無」的猖獗和地維的脆弱。

而妖異這種詭奇的魔物,又與「無」的關係非常深,甚至可以說是「無」的副產品或眷族。

這就是為什麼一直無法成氣候的妖異,會在徹底封天絕地之後大大肆虐的緣故。尤其是列姑射島上的妖異,更有機會得到殷曼的微塵,成為智能高超能力卓越的恐怖妖魔。

這就是他們生意這麼好的原因。這種生意好,他真的一點都不想要。

他們成了中都的一個傳奇,一個神祕流傳,像是都市傳說的傳奇,在凡人間悄悄的流傳著。

有一家幻影徵信社,悄悄的在隱蔽的巷弄裡開著。

經過了嘈雜的火車站,走過骯髒囂鬧的站前,拐過幾個地圖上的彎,就可以看到。但是看到,不一定你進得去。

但是,你若被怪事纏身,若是覺得暗角總有著粗喘的呼吸,或者,你總是做著相同的夢,或許你就有辦法進去。

也有可能,很有可能,在某個奇特的日子,讓人攔了下來,遞給你奇怪的名片或宣傳單,你會莫名其妙的覺得非去不可,那麼,你也可能走進那個小小的院子,進入那棟總是很破舊的平房。

然後你會看到那個清麗的少女,睜著像是有著無數古老智慧的美麗眼睛,細心的聽著你說話,她的聲音那樣的低沈悅耳,像是可以洗滌一切憂傷,她倒的茶那樣芳香撲鼻,帶著深刻的茉莉花香,喝下去就會得到久違的安眠。

但是醒來往往看到滿目創痍,和接到一張貴到眼珠子會掉出來的帳單。

然後你就回到人世間的常軌了。你不再做著相同的夢,暗角不再出現粗啞的呼吸,你也不再恐懼。你像平凡人似的戀愛結婚生子,只有每個月去匯款的時候會想起那個少女,那個奇異的經驗。

常常你會覺得,這就是都會的傳奇之一。當有人睡不好,有人怪事纏身的時候,你會充滿同情的看著,然後悄悄的把電話和地址抄給被困擾的人,往往沒多久,那個人會來大罵帳單貴得離譜,卻不可解釋的,每個月去分期付款,不會拖延。

一則在列姑射島耳語似的傳奇。

對人類來說,就是這樣而已。但對殷曼和君心,卻不是那麼簡單。

他們的生意好得出奇,但獲利極微,雖然說他們的重點也不在獲利上面。但你知道,整修房屋是筆不小的開銷,而且幾乎每作一單生意就面對幾乎要重建的斷垣殘壁。

「我們還是要吃飯的,還有瓦斯電費水費網路費要繳。」殷曼沈默了一會兒。

「…我修。」

如果說幻影徵信社重新開張對君心有什麼助益,就是他修屋頂的完美度一日千里,甚至在耳濡目染之下,對木工和泥水工也頗有心得了。

「這不是好辦法,你要學著控制。控制和壓抑是兩回事,你怎麼都學不會呢?」殷曼很無奈。

君心搔搔頭,「人都有行和不行的部份。」

「………」

在這種屋頂頻頻爆炸的狀況下,殷曼的微塵追回的數量越來越多。這是感應到末日將臨,因為「無」的數量驟增,妖異也因此旺盛躁動的結果。

吞下微塵的人類本能的感到危機,而猖獗的妖異更貼近人世、迫切的貪婪。

在這種一觸即發的緊繃氣氛下,原本不問世事的高人和修道者再也沒辦法袖手旁觀。

這樣的高人和修道者數量已經非常稀少。他們明哲保身,嚴守中立,通常以修仙為平生唯一志願。他們可能本領高強,但絕對不干涉人間的運作。

這樣的高人全世界加總也沒有幾百,住在列姑射島的不滿十位數。但這樣莫名躁動的氣氛也影響了他們,有幾位忍不住,稍稍放鬆了原則,原因只是不忍心。

他們或將惶恐的事主交給花神,或者誘導他們去尋君心和殷曼,但自己是絕對不插手干涉的。

因為,他們也不得不承認,他們抗拒不了大妖微塵的誘惑。

身為修道者,他們比凡人更了解微塵致命的美味。啖食一粒微塵,境界將可一日千里,不可同日而言。但修到這種地步,他們也沒有把握,內心深處是否依舊潛埋著惡念,更沒有把握在消化微塵中會不會引來妖異,反被妖異吞噬,增添人間更邪惡的災難。

凡人可以沒事,是因為他們沒有修煉。他們什麼都不知道,讓微塵安靜的待在自己體內。人類的身體雖然脆弱,卻是非常好的容器。

大部分的時間都不會出事,大部分。

但他們不同。

一但走向修仙之路,他們就已經是「非人」了。隨著道行增長,他們和人的關係越來越疏遠,和妖異倒是越來越接近。

他們不敢試。但那個奇怪的飛頭蠻弟子,似乎沒有這種問題。

這些世外高人,間接的造成了幻影徵信社的生意興隆。

在第一波高峰期過去,四年的光陰匆匆而逝。

當他們從陸先生那兒取出微塵,已將散在人類身上的微塵收集大半。接下來的工作就輕鬆多了。

隨著微塵回歸,殷曼的魂魄不再破碎的那麼厲害,她漸漸恢復最初和君心相遇時的模樣,擁有大妖出塵而淡漠的心性、帶著微微厭倦的嘲諷。

回歸的能力可能十不及一,但她大妖從容的尊嚴已經回來了。每得回一顆微塵,她就更成熟了一點點。人類的微塵總是比較乾淨一些,她消化起來也比較輕鬆。

這樣頻繁的淨化與吸收的過程,無形中也成就了她的修行。她和明玥學到的基礎、水曜為她講解的法門,都成了築基的一部份。其實修行,諸般法門都只是給個方向而已,真正需要的是不斷的挑戰與鍛鍊,不管是外在的爭鬥或內在的戰爭。

她的確不斷的接受挑戰。她滾著微燒的情形越來越少,筋疲力盡的時候也不多。她開始有著一種淡然的自信,雖然常常受到飛白的困擾。

是的,飛白。

這是一種記憶殘留現象,宿主在微塵中投射了最深的思念,她也因此知道許多人的狂喜與懊悔。在頻繁接觸人類強烈的念時,不知不覺中,她也深受影響。

或者說,她在這樣的浸潤中,越來越像個人類。經過這麼多折磨和困苦之後,她終於真正的「化人」。

她和君心都不知道這樣的變化,因為這是史無前例的。從來沒有一個妖族在化人失敗後存活下來;從來沒有妖族在失去內丹之後,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恢復過來;更沒有妖族在魂魄破碎成斷垣殘壁,還可以從一無所有中修煉出元嬰。

就像君心以妖入道,用內丹培植回元嬰一樣,她也反其道而行的以道入妖,結出了元嬰,又再次的結出內丹了。

無疑的,這是漫長的人類或妖族修仙歷史中,絕無僅有的絕大成就。但他們兩個一無所覺自己走出怎樣佈滿荊棘卻精彩無比的道路。

他們依舊安靜的住在一起,每天早晨做著早課,默默吸收日光精華。攜手去買菜,共同整理家務(偶爾還要一起修屋頂、粉刷牆壁),過著一種尋常人家的生活。

既不知道自己的修煉有多驚世駭俗,也不知道自己取得多重大的成就。

只是這樣平淡的生活在一起。或許所謂的修行,不是如何的苦修,持戒或宗教。說不定,說不定所有修行的法門,都藏在平淡的日常生活中。

最少對他們來說是如此。雖然他們自己渾然不覺。

殷曼漸漸回歸的能力,成了一個甜美的誘餌。這讓君心捨去許多奔波的時間。

當她的魂魄回歸越多,開始有了決定性的份量時,身有微塵的妖異或妖族,就會更被吸引,產生一種貪婪的、類似孺慕的渴望。

微塵希望回歸而完整,宿主渴求魂魄美味而急躁,這兩種希望讓他們發了瘋似的前仆後繼、設法走入君心佈下的迷宮。

或者說,君心佈下的精緻陷阱。

原本他的禁和咒只針對人類,他修得很差勁的結界剛好起了作用,防堵人類綽綽有餘,阻止異族卻跟衛生紙沒兩樣,但這也剛好是他們的希望。

君心若沒有出差,自然由他輕鬆打發,雖然代價通常很慘烈--大約要花兩三天修理屋頂和房屋。自從他覺醒,氣海的禁錮潰堤,他的修為大大飛升了好幾個階段,雖不如前世的開明,卻可以使用若干開明時代的法術與修煉法門,這讓他的修行突飛猛進,只是他的控制力依舊差勁,能力的暴烈常常需要經過破壞才能發洩,他的方式就是乾脆把屋頂炸了,這說不定是殺傷力最小的宣洩管道。

若君心出差去,只留殷曼看家呢?

現在的殷曼,也非昔日可言了。

隨著微塵回歸,她日趨完整、安穩。雖然記憶依舊破碎,但她這樣一個勤學懇讀的大妖,當記憶不夠完整時,她用知識補足,甚至還可以跟回歸的微塵記憶相印證,反而得到更多感悟。或許不如當初圓滿的大妖,但因為失去力量,所以她更會珍惜力量,謹慎力量,既不誤用,也不讓力量所誤用。

她恰恰與君心相反,她的控制力遠大於爆發力,向水曜學來的結界加上日漸回歸的微塵記憶結合,讓她在禁制、結界上面有很亮眼的表現。但這些都比不上她淡漠的溫柔和專注的傾聽,這才是被她制住的眾生或妖異不能抗拒的地方。

對眾多紛飛的微塵來說,她是個母體般的存在,最大的心願是回歸完整。身有微塵的宿主,難免會被微塵所影響,雖然食慾總是會佔上風。

但被殷曼的結界困住,她溫柔而理解的傾聽自己的不滿和憤怒時,往往焦躁和痛苦會漸漸平息。

尤其是妖異,感受特別深。

會成為妖異往往是太執著於「生」這個念,想要繼續人生,想要繼續活下去,所以貪婪的攫取所有活物,需要藉由存在更接近生命。

從來沒有人嘗試了解他們,只有厭惡和恐怖。雖然他們也會自我厭惡著。

但這個他們想吃掉的、致命美味的飛頭蠻,卻這樣專注的傾聽他們的痛苦和咆哮。

雖然依舊難以逃離被消滅的命運,但死在她手底,往往覺得不太壞。

幻影徵信社闖出了名號,許多半吊子的大師也聽聞了他們的事蹟,親自或間接的給了他們許多案件。在這末日將臨的時代,各種異變層出不窮,原本安穩沈睡在人類強大基因下的眾生因此突然抬頭,許多累代為人類的子孫突然覺醒為妖。

就像是人類罹患了重症,身體內會大大增生各式各樣的噬菌體和白血球,即使是徒勞無功,也會意圖反抗著要活下去;瀕臨末日的世界也相同的出現許多異變。

這些覺醒的半妖不如純粹妖族世代受到人類社會的薰陶,能夠克制本能,往往會出現血腥暴戾的殘殺事件。表裡世界原本穩固的屏障,突然出現極大的裂縫。

這些異變,自然也反應在列姑射舊址的島上。

某天早晨,一個政府官員跨越了重重結界,按了幻影徵信社的電鈴。

正要出門的君心和他面面相覷。

他抹了抹汗,恭敬的垂下頭,「請問李君心先生在嗎?我姓林。」他遞出了名片。

君心疑惑的接過名片,「都市計畫處 林雲生」。他瞪大眼睛,仔細看著地址…總統府?!

在總統府辦公的公務員來他們家裡做什麼?

「這個…有什麼事情嗎?」他知道自己的結界差勁到九娘要把他逐出門牆,但也沒差勁到連凡人都擋不住吧?「你是怎麼進來的?」

那些廢柴大師有花神老闆給的vip卡才能平安進來,這人類官員怎麼辦到的?

林雲生愁苦的彎了彎嘴角,「呃,我是白蓮林家的後人。」

是道家。君心恍然。但道士總是讓他想起羅煞,不由自主的,他露出嫌惡的神情。

(但他忘記司徒楨也是道家,說不定司徒聒噪到令人忘記這個事實。)

林雲生將他的厭惡看在眼底,苦笑了一下。「李先生,我是政府負責裡世界事物的窗口。」

這讓君心神情稍緩,「請進來坐吧。小曼姐,我們有客人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