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追尋之章 第八章(上)

第八章 異變

林雲生隨著君心走進來,看到殷曼時,不禁一怔。

白蓮林家屢遭戰禍,傳承到他這代,已經凋零的差不多了。典籍幾乎亡失殆盡,僅有幾項家傳絕學還留下來,他的兄弟還學了點,他本人是一點都不會。

【Google★廣告贊助】

但他是白蓮林家少有的通靈人,可以看出眾生本相,這本領讓他成了政府方的對裡世界窗口。

這清麗的少女卻讓他看不出真正的本相。

愣了好一會兒,他才醒悟到,這應該是化人後的大妖飛頭蠻殷曼。但她有大妖的氣度,卻沒有大妖的能力。

君心輕咳一聲,才讓他驚覺自己的失禮,忙將視線轉開。

「這是我師傅,大妖殷曼。」君心介紹著,「小曼姐,這位是政府方對裡世界的代表窗口。」順手將林雲生的名片遞給殷曼。

殷曼看了看,點了點頭,「您好,請坐。我去沏茶,請慢談。」

盯著殷曼的背影,林雲生忍不住問,「為什麼…」

君心打斷他的話,「我猜想這與我們要談的事情無關。」

林雲生聰明的轉開話題,「看來李先生快人快語,我也不客套了。我聽聞了李先生到處收妖除魔的事蹟,深感佩服。眼下出了極大的事情,實在求助無門,紅十字會已經疲於奔命,要等他們排到檔期來處理,恐怕會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沈重的嘆口氣,「若以往禁咒師還來小憩,尚可委託她幫忙,可惜她失蹤已久…」

禁咒師?他聽過咖啡廳的叔伯阿姨提過這個謎樣的人物,還有她說不出是強還弱的小徒。但很奇怪,時機總是不湊巧,他們從來沒有碰頭過。

「失蹤?什麼時候?以往都是她在處理的嗎?」他不再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畢竟他對這對師徒也感到好奇。

「中都大地震…你知道嗎?大地震發生在年中,她年初就失蹤了。我很擔心她是不是捲入了…這兩者不知道有沒有關係。」

「…應該沒有。」君心遲疑了一會兒,「沒有,大地震原因跟她無關。」

林雲生盯著他一會兒,「你知道大地震的原因嗎?」

我是事主,我不知道?君心短促的笑了一下。不過他感覺到,林雲生正在評估他。「那是王母玄御駕親征的結果。這結果引起天界異變,目前各界封閉了所有管道。因為各邊界的裂縫日趨擴大,力流混亂,禁不起任何神力或魔力的刺激。」

林雲生鬆了一口氣,表情輕鬆起來,「看起來我找對人了。」

各式各樣的異變層出不窮,身為裡世界窗口和負責人的林雲生一直疲於奔命,但情形還在掌握之中。多年擔任裡世界窗口的他,早在異變之前就意識到不能靠來渡假的禁咒師消弭日漸增多的災難,也不能倚靠紅十字會的派遣人員,力爭經費成立了一個特搜小組,專門對付與日俱增的奇特案件。

這個特搜小組和一個學術組織「夏夜」建教合作,成績斐然。但終於發生了他們沒辦法應付的難題。

「六年前,因為王母玄引起的天災地變,各界紛紛關閉通道,徹底執行了封天絕地令,原本人間就不該由他方插手。」林雲生冷靜的指出重點,「況且現在力流混亂到這種地步,也經不起任何刺激了。說起來徹底封天絕地反而是好事一件。但人間居民總有一些異想天開的舉動。」

「比方說?」

林雲生長歎一聲。「先是吸血族挖了個洞通往魔界。這個小而深的洞引起很大的混亂,雖然緊急封閉,這個渡假小島還是一夕被莫名的海嘯吞沒了。」

君心變色,他在報紙上看到這則慘劇過。

「我聽過紅十字會的彙報,當初封閉通道以後,以為沒事了,就疏於防範。坦白說,就算防範也只是多死幾個幹員…通道封閉後半年,後遺症還是引起海嘯。這真的…很遺憾。誰也沒料到脆弱到這種地步,脆弱到…沒辦法彌補的程度。」

君心低頭想了想,「那是吸血族又在列姑射舊址打洞麼?」

林雲生苦笑,「這次不是吸血族,也不是在這島上。但距離列姑射非常近…」他緘默片刻,「有個跨國的財團買下了鄰岸在海峽的開採權,名義上是探勘石油。」

「實際上呢?」君心有劇烈不祥的預感。

「他想挖個洞通往冥界,證明冥界的存在。」

驚駭過度,這種極度荒謬的感覺讓君心笑了起來。

「你開玩笑吧?」君心笑到停不下來,「誰會花大錢做這種事情?而且這不是科學的力量可以辦到…」

「的確不是。」林雲生也跟著笑,他剛聽到情報的時候也這樣笑個不停,視為一個笑話。但更多情報傳到他手裡的時候,他就不太笑得出來。「他們的團隊有一團來自吸血族的咒術小組。我猜想會有這樣異想天開的舉止大約也和他們的唆使有關。」

「…技術面上辦得到嗎?」君心不笑了。

「相信我,夠多的經費就辦得到。他們都能朝魔界打個洞了。」林雲生攤了攤手。「何況他們選的地點就是正鬼門。比起通往魔界,那裡薄的跟蛋殼一樣。」

「…距離列姑射多遠?」

「一百海哩不到。」

君心跳了起來。若是海嘯重臨,一百海哩根本是個笑話,他和殷曼所在的這個島,所有他在意的、親愛的人,都得一起喪生在海嘯的威脅之下了。

「那你們還在等什麼?!」他幾乎是尖叫,「就這樣眼睜睜的看他們打洞?天啊,他們在想什麼,你們又在想什麼?!」

「他們在想什麼我們怎麼會知道?」林雲生也大聲起來,「我也不懂打這個洞有什麼意義啊!但我們能怎麼辦?政府方有諸多外交上的顧慮,一個處理不好就是戰爭。我們也希望有辦法可以去炸了那個鑽油平台,問題就是辦不到啊!我們的人都是學者和異能者,不是特務!我們甚至想去拼命還得顧慮到種種政治環節,我也不想眼睜睜看著災難來臨好不好?我老婆小孩都在這個島上,親戚朋友一大堆!」

兩個男人怒目而視,殷曼端出茶來,她平靜的模樣讓他們的火氣略緩,別開臉來。

「那麼,」殷曼平穩的開口,「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就算毀了他們的平台,他們還是可以重建。」

林雲生抹了抹臉,「打這種洞又不是鑽石油,隨便打隨便就通的。這還要諸般天時地利人和才能辦到。若毀了他們的契機,他們在兩三百年內找不到更好的時間點。這當然是非常危險的任務,如果你們不想接下來我可以了解…」

殷曼沈吟了一會兒,「我們會去。」

「小曼姐!我…」君心才開口,馬上被殷曼打斷,她泰然自若的回答,「一起去。逼到家門口了不是嗎?」

「但我不想讓妳…」

「一起去。」她溫和卻不容置疑,「你該聽我的,你是我的徒兒。」她轉開眼,「…別再分開了。」

君心愣了一下,沈默的垂下頭。「…我們會一起去。」

感謝上蒼。林雲生暗暗鬆了口氣。不管會不會成功,最少有個開始。

「關於酬勞…」他開口。

「不需要。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君心不耐的揮揮手。

「你會需要這個頭期款的。」林雲生斬釘截鐵的說,放下一個水晶瓶。瓶底大約拇指大的碎片閃爍光耀。

君心的血色褪盡。數量這樣龐大的微塵…這對他來說是無上的報酬。

「這些日子,我們特搜小組收到不少這種微塵。後來都委託崇水曜保管。你認識崇水曜吧?是她推薦你的…這也是崇水曜要我交給你們。她已經儘可能的淨化過,應該沒有問題。」

林雲生緘默了一會兒,「將這樣的重擔交給你們,我很歉疚。但請你們相信,不管成功與否,你們都不是孤單的。我們之前無意間得到微塵,之後也會幫助你們蒐集。我為列姑射島上所生靈感謝你們。」

「…我會盡力。」君心的神情轉為堅毅,「我們會竭盡所能。」

他站起來,和君心慎重的握手。

臨行前,君心叫住他。「你應該知道禁咒師和地震沒有關係。」

林雲生笑了。「是,沒錯。我只是想了解你知道多少,能不能托付。」

果然。這狡猾的公務員。「禁咒師的下落,你應該知道吧。」

「地震隔年,她回到列姑射島,停留了一年,出發去南歐,然後又失蹤了。據說被扣留在獨角獸的領地,紅十字會交涉了好幾年,一點結果也沒有。」他嘆息一聲,「哪裡有麻煩,她就愛往哪裡奔。」

「她的弟子也去了嗎?」

「那當然啊,明峰總是跟著她的。」林雲生覺得非常理所當然,「他可是禁咒師最疼愛的弟子。」

「…如果可以生還,我很想見見他們。」君心笑笑。

「說不定可以安排,說不定。」林雲生碰了碰帽沿,告辭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