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追尋之章 第十章

第十章 修道

因為周朔的好意,他們在冥界待了下來,雖然君心比較想回人間。

「我也不是強留你們。」周朔攤攤手,「但冥界的通道通通封閉了,就算要走也沒辦法。」

「正鬼門還沒完全關閉吧?」君心還抱著一絲希望。

【Google★廣告贊助】

「是沒有完全關閉。」周朔承認,「但也過不去。坦白說,能過也不能給你們過。這個門是用暴力炸開的,修得慢一點,會發生什麼天災異變誰也不知道。雖然說,現在的冥界可以功成身退,將輪迴這回事交還人間自主,但冥界在魔界境內,總不能為了這個小洞弄垮魔界吧?」

君心變色,「…我們要回家!」

「可以啊,」周朔一派輕鬆,「你先設法打敗我派駐在那兒軍隊,然後打倒我,那就可以隨便你。」

他臉孔發青,瞪著這個和傳說一點相像都沒有的冥界主人。

或許,君心妖化後可以打垮南天門,和十萬天兵抗衡。但他依舊是人身。身為人這樣的命運,讓周朔比王母玄還剋制他。

他忿忿的跑去找殷曼商量。「小曼姐,那個死人頭子不讓我們借道正鬼門。」

正在閱讀道簡的殷曼抬起頭,神情很平靜,「我想也是。」

…啊?

「這個門算是強橫開啟的,誰知道會出什麼樣的災殃呢?」她的說法和周朔相似,「我們另尋他途回去好了。」

「…但所有的門都封閉了!小曼姐,可以說能回去的道路都已經封死,正鬼門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總會有辦法的。」她泰然自若的低下頭,「既來之則安之。」

君心瞪著她,突然一股火氣上湧,「小曼姐!我們沒有幾千年的時間!我們只剩二十幾年可以收微塵了!滯留在這裡什麼事情都辦不到啊!為什麼妳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

殷曼驚愕的抬頭,定定的看著他。「微塵收不收,其實沒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原來他這樣拼命、這樣努力,在殷曼眼中,是無聊的掙扎?這麼長久以來的磨難,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原來我做這些,對妳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他的聲音絕望而憤怒。

「我不是這個意思…」殷曼想解釋,君心卻轉身衝了出去。

她瞪大眼睛,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她並沒有生氣或發怒,反而有種微妙的感覺。跟君心相處這麼多年,這是第一次,他們吵架…不對,應該說君心對她發脾氣。

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呃…」她轉頭對服侍他們的冥官說,「冥府有圖書館嗎?有沒有關於青少年教養的書籍?」

突然被問,冥官也一愣。「…青少年教養的書籍很多啊,不知道您要找哪方面的?請跟我來,大圖書館往這走…」

「嗯…我想找關於叛逆期的。但都三十四歲了,這叛逆期會不會來得有點晚呢?冥官,你有小孩嗎?」

「…………」

***

忿忿的衝了出來,君心滿心的委屈和沮喪無從發洩。從冥宮出來是一片雜草荊棘的荒野,很遠很遠的地方一派燈光,據說枉死城在那兒。

他漫無目的的蹓躂,心裡的悲哀越發濃重。

但他的悲哀不是因為回不了人間,只要可以跟殷曼在一起,什麼地方都不要緊。而是他這樣勞苦奔波,用盡心血的收集微塵,在殷曼眼中卻是無關僅要的事情。

等難聽的驢嘶聲在他身邊響起,他抬頭,跟那個笑面虎的死人頭子面面相覷。

「唷,在荊棘中散步,真是特別的興趣。」周朔摸了摸下巴。

君心沒好氣的瞪他一眼,「…我看你成天都在閒晃。你真的是冥界主人?一點正事都不用辦?」

「我正要去找十殿閻羅會酒下棋,誰說我不辦正事?」他招招手,「上車吧。瞧你臉都快糾成包子了,隨我散散心去。」

君心發悶了一會兒,爬上破驢車。「會酒下棋算什麼正事?」

「和部屬博感情也是很重要的。若不是欠了我太多酒錢賭債,他們會賣命幾千年不敢抱怨?」

…什麼亂七八糟的?「我聽說地奘王菩薩非常心慈。」

「我是很心慈啊,賭債酒錢都沒追加利息。是說本金就夠他們做牛做馬的了。」

…………

隨著周朔亂跑,他發現這個冥界比想像中的大很多很多。就像個深不見底的無數地下樓層,除了地表上的建築,地下還有數不清的層面。每個樓層都有相關主題的部門,可以應對四方天界和魔界的要求。

在他這樣一個現代人的眼光來看,許多刑罰慘無人道、完全罔視人權(或鬼權?),但只要是哪方的頭子希望照這種戒律,周朔都有辦法執行。雖然他們去巡邏的時候,許多執刑的地獄都已經停工,但觀看刑具和標準執刑流程就夠觸目驚心的。

「封天絕地了,我也不用應付天界那些『特別』的嗜好。魔界的老大容易溝通多了,現在我們準備往『褫奪自由』的方向去洗罪,而不用酷刑了。」周朔聳肩,「這樣也好,不然牛頭馬面部門老有職業病,長年看心理醫生也是很貴的。」

…牛頭馬面還要看心理醫生啊?

「一開始就不該有這種酷刑。」身為現代人的君心不忍卒睹。

「我也這麼覺得。要罰也罰生前,罰死後做什麼?但天界自命統治者,偏偏公文速度緩慢如蝸牛。等確定罪罰可以執行,往往人都死了。而且死人的行蹤好掌握。」他攤手,「所以我就成了集中營的魔鬼頭子。」

「但你還是執行他們的要求。」

「對,沒錯。」周朔點頭,神情一派平和,「我不跟他們計較細節,他們在大處就會聽我的。天魔兩界都很重視形式。」

君心發現,他很難評斷周朔。他只抓住大原則,但小處皆可屈服。他漠然的執行天界或魔界要求的殘酷刑罰,讓冥界成為「地獄」的代名詞。但他也堅強嚴厲的指責天界或魔界派出去過多的使者,抗議天魔兩界對接壤問題執行不力。

他聽冥官說過,周朔甚至在三界會議上,朝著會議桌丟檔案大聲咆哮,只因為接壤修復的進度延遲。

很難對他下評價。但某方面來說,君心是有點喜歡他的。

相較起來,自沈地維是個比較輕鬆的選項。但他卻選擇了一條更崎嶇艱困,甚至痛苦漫長的道路。

「你還是不讓我借道正鬼門吧?」君心問。

「對。」周朔笑嘻嘻的喝著酒,一面往著棋坪扔白子。坐在對面的泰山王已經輸到臉色發黑了。

「…你看過未來之書,甚至跟隨過他。」君心試圖講理,「你當知道末日。」

周朔睇了他一眼,「小老弟,不然你覺得我費盡一生心血搞這集中營做啥?我並非天生屠夫。」好整以暇的扔出一枚白子,「老泰,你又輸了。這局我就不跟你收錢,便宜你了。」

泰山王趴在桌子上,動也不動。

「小老弟,我知道你打垮南天門很威風,你真要去撬正鬼門,我也得費番力氣制服你。為了我們好,就省省大家的事兒。吸血族腦袋都長蛆,只知道蠻幹,我想你不至於吧?又不是打穿個洞就是道路。所謂『道』,並不拘於有形。」

他笑笑,「你真想離開冥界,不如去跟你的師傅女朋友回個不是。真正的關鍵在她那兒。」

君心瞪了他好一會兒,卻發現自己跟長蛆的吸血族似乎沒什麼兩樣。

無須周朔提點,君心也會去跟殷曼賠不是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暴躁。明明知道殷曼恢復大妖本性,對一切都會淡然處之。他不懂為什麼要跟她爭這個。

「我知道你在收集微塵上吃了很多苦頭。」殷曼還是平和的說。

「我不是要妳知道我吃什麼苦頭。」他更沮喪了。

「我懂。」殷曼點點頭,「你都是因為愛我之故。但我居然這麼漠然的面對你的焦慮,是我不對。」

君心一下子哽住了。他的小曼姐,一直都是這樣的靈慧。

他們和好如初,君心告訴她周朔的提點,她深思許久,卻也沒有頭緒。

「小曼姐也不知道嗎?」君心困惑起來,「他不肯告訴我更多。」

「呵。」殷曼笑了,「這是冥界主人給我的謎題。我會好好解謎的。」

他們在冥界安頓下來。

冥界位於魔界境內,所以也是十天一日,十天一瞑。在十天都陽光普照中,日光顯得比較薄弱,發散著冬陽般的溫度。但這並不妨害他們做早課。

然而十天都是夜晚的時候,他們抬頭可以看到三個月亮。

後來才知道,銀白的是原本的月,而寶藍色的月亮,乃是他們的人間。另一個則是天界。

封天絕地後,各方天界對冥界都鞭長莫及,而冥界也不再往人間引渡亡魂。但冥界中依舊有數億鬼口,這些鬼口順理成章的,在洗罪後可以成為魔界的居民。

這對人口日漸凋零流失的魔界來說真是一記強心劑。

「若都轉化以後,你要做什麼呢?」君心和周朔對弈時,好奇的問。

「當富貴閒人囉。」周朔心不在焉的研究著棋坪,「我忙碌數千年,也該放下擔子了。魔王會待冥界官員軍隊甚好,這我很清楚。我再也沒什麼不放心的。」

「你倒是提得起放得下。」

「我可不是自願提起的。但我不做,誰來呢?」周朔信心滿滿的扔出白子,「放心,輪得到你扛起的。」

「我可不想聽到這個。」君心回嘴,無視周朔的攻勢,繼續猛攻。

「喂,有人棋這麼下的啊?只知進攻不知退守。我敢說你結界一定修得很爛。」

「…囉唆。」

在艱困的人生中,這是段少有的安逸時光。周朔和君心越來越合得來,雖然君心不肯承認。但他的確結交了一個意氣相投的摯友。這個境界和雙華帝接近的彌賽亞,在修道上的領悟遠遠超越許多神明。

他用一種輕鬆自在的態度引領君心,卻比殷曼那種無視規則的散漫嚴謹許多。許多想不透的關卡,都由他教導給君心,讓他有另一層的領悟。

可以說,他指導的是君心一人,但君心教給殷曼,殷曼又將她的體悟回饋,等於三人都受益。

他們在冥界待了三年。但這三年的修煉說不定比三百年還多。

這三年,君心原本暴烈的氣顯得溫馴許多,破壞力也減輕了。雖然還是常常炸穿冥宮的屋頂。

「…你在我這兒白吃白喝還炸我屋頂。」周朔抱怨。

君心悶悶不樂的扛起磚瓦上屋頂開始敲敲打打。

當君心覺得,就這麼留在冥界似乎也不太壞。魔王和他見過幾次面,他對這位雄才大略的魔界至尊也頗有好感,覺得為他效命也是不錯的選擇。

如果真的回不去的話,像小曼姐說的,既來之則安之。

但在三年後的某天早晨,殷曼無意識的呼喚了小封陣。喚完咒文,殷曼笑自己看書看呆了。身在冥界,怎麼呼喚遠在人間的小封陣?

但小封陣出現在她眼前。

…或許空間的屏障,不如她想像的穩固和堅定。

周朔說過,返回人間的道路,關鍵在她身上。她呆呆的凝視著小封陣,直到消失。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你在嗎?薩滿?為了部落。」她不由自主的輕喚。

靈魂裡的微塵回應她,「我在,我的姊妹。只要妳需要,我在。」

「…我能去你那兒嗎?」

「隨時都行,隨時都可以。」

這是一種奇蹟。一個偶然的悲憫所造成的奇蹟。

因為悲憫,她伸手救了一個困於夢境的亡靈。那亡靈在她靈魂的微塵中,創造了一個世界。

然而在她尋不到歸鄉之路時,這個位於微塵的世界成了「道」。

她和君心因此進入了微塵世界,藉由血脈相連的殷塵當定標,回到人間。

「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周朔自言自語,「即使創世者也不知道。交給你啦,小老弟。老哥我的任務結束啦,加油吧。」

浮出一個淺淺的微笑。這個活了數千年的彌賽亞仰望天上的三個月亮。現在,他終於可以鬆口氣,平心靜氣的看著不敢仰望的故鄉。

其實也沒離很遠嘛,抬頭就可以看到。

他揮鞭,趕著又破又小的驢車。說不定,他已經將他鄉做故鄉了。

不知道魔王的兒子長得像不像他。不容易啊,數千年來,魔界皇室的第一個新生兒。還是人類的女人有辦法,能夠生得出孩子來。

說不定一切都會好轉吧?說不定經過冥界新血的加入,孩子會越來越多吧?

有孩子就有希望。有誕生就會有開始。

他虔誠的祈禱。祈禱這個世界可以頑強的抵抗那個不幸的結局。

因為他已經竭盡他的一切,他所有的人生。

(第七部待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