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歿日之章 第六章(上)

第六章 結社

從冥界回來不久,君心和殷曼又一聲不響的鬧失蹤,再出現已經是五年後,堆在楊瑾這兒的微塵瓶子已經像座小山了。

雖然要打發那些雜魚不費什麼事情,但繞著嗡嗡垂涎,未免發煩。等君心他們回來,倒把楊瑾鬧得一怔。

【Google★廣告贊助】

這兩個小孩子是躲到哪修煉去?弄出這一身仙氣?但隱隱又有些不對勁。尤其他看殷曼像是吃炒土豆一樣把大堆微塵一吞了事,更是瞪圓了眼睛。

「…沒有什麼不舒服嗎?」想當初她要一顆顆淨化微塵,花了多少力氣,終日滾著燒,現在大把大把的像是吃巧克力球?

「楊瑾叔叔,還行。」她泰然自若,一點異樣也沒有。

「…你們到底去哪了?」

君心搔搔臉頰,「呣…就去了趟崑崙。」他趕緊轉移話題,「楊瑾叔叔,你是天使,應該可以證婚吧?」

「我是死亡天使,還是前任的。」這招果然有效,楊瑾沒好氣,「誰要結婚?隨便找家教堂不就好了?不然法院結婚也很方便。」

「但我們只想讓楊瑾叔叔證婚啊。」他說得很自然,卻一下子把楊瑾炸矇了。

整場婚禮楊瑾都渾渾噩噩,根本想不起來行了什麼儀式。而且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會把養女給嫁了,養子也娶了妻。

雖然知道這兩個小傢伙兩情相悅,但照他們的個性,他還以為有個幾十年可以磨呢…

怎麼會這樣?

「…你娶了你的師傅欸。」他一直暈頭轉向。

「對啊。」君心回答的很自然,「這有什麼問題?」

說完這句,他們就去「度蜜月」,一年中倒有半年行蹤成謎。

實在太不對勁了。這兩個寶貝鬼頭鬼腦的,不知道在搞什麼鬼。君心就罷了,他沈穩的小養女也只是笑,不肯多說他們在忙些什麼。

「我們在蜜月旅行啦。」君心搶過電話。

「…你們成婚兩年了欸。」楊瑾狐疑,「第五次蜜月旅行?」

「我們一輩子都是蜜月啦…楊瑾叔叔,你去娶個老婆就明白了。」君心趕緊掛了電話。

滿桌的「人」都扁眼看他,梨花花神沒好氣,「開會就開會,何必瞞楊瑾?他一個人可抵千軍萬馬欸。」

「…叔叔和王母一役元氣大傷。」殷曼解釋著。

「而且,」君心說出真正的理由,「若讓他知道我在鬧革命,他非把我和殷曼拖去關個十年百年不可。」

沒錯,君心的「大幹一場」並不是上天單打獨鬥。用膝蓋想也知道,光憑他和殷曼兩個人想殺到帝嚳之前,那叫做緣木求魚,不知量力。

經過帝嚳幻影的「鍛鍊」(真不知道是想殺他們還是幫他們),他和殷曼的進展非常驚人,連魂魄不全的殷曼的元嬰都成形堅實了,而他,更因為被天柱精魄裂片強制入體,雖然有諸多副作用,卻可說已經達了成仙的最低標準。

再加上舒祈的助力,上天不是難事。難的是怎麼殺到帝嚳面前。

就在傷透腦筋之際,無意間,蠻橫的王母卻幫了他一個大忙。

她蠻橫的將天界一封了事,徹底把人間撒手不管。跟人間情感深厚的神明哀求無效,不忍回天者一律廢貶為妖,褫奪神力,更有那不尊號令一斬了事的。而褫奪罪神的工作,就交給尚在人間的二郎神。

這件事情鬧成軒然大波,王母一概無視無聞。這些滯留人間的神明受人間排斥,雖有香火庇護,但人間越來越往理性走,香火漸稀,人間神明的處境越發艱難。這些普遍較為年輕的神明原本不是為了香火,而是一片不忍與眷戀。看王母忍心至此,視黎民苦難和神明慈心為無物,不禁嘩然。

若二郎神嚴格執行,或許滯留人間的前神明還只能徒然忿恨,但二郎神正戀著貶到人間的天女孫無垢,管誰當天帝去,要不要封天絕地。王母頒了這個無理之令只擾他把妹,厭煩的推給梅山兄弟去執行。

而二郎神的部屬都是草莽好漢,向來不怎麼鳥天界的繁文複禮,既然主子有心敷衍,他們也樂得摸魚,眾神明好酒好菜端上來,酒酣耳熱之際,連兄弟都結了,哪還會去想認真執行褫奪。

和天界斷了關係,這些尚有神力的神明雖恐引起人間失衡,相當安分守己的守護人間。但自己家鄉越來越亂,甚至牽連人間,不禁頓起憂國憂民之慨,頗有流亡人士的牢騷。

然而,他們聽聞了君心和殷曼決心上天還原天柱,雖覺得機率微乎其微,但長年在暴虐王母和敗德天孫的淫威下苟延殘喘,到今天被放逐不得歸鄉,待重病的雙華帝過世…怕是等不到天柱折地維絕,就讓這對神經病母子玩完了。

「上至高堂下至知己皆死於非命,」樊石榴慷慨激昂的說,「現在正是我們起義的時候了!」

會上小龍和諸位至親無故慘死的淚下不已,只有高翦梨搧著袖子翻白眼。

我說石榴,妳什麼不好學,學了上邪愛打電動的壞習慣,這句真三國無雙的對白虧妳記了幾十年。被妳這句對白唬到的人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但這句對白(反正他們不打電動,也不知道這句哪來的)卻成了這股起義軍最初的口號,並且陸續吸引了不少前神明。

這個鬆散的組織,卻擴大的很快,儼然成了前神明的祕密結社。為了不引人注意,由滯留人間的花神出面,向紅十字會「靠行」了,成為一個很獨特的「眾生小隊」。

在禁咒師師徒忙著安定地維的時候,這些由前神明組成的眾生小隊除了他們的目的,也在各地駐守,學習著人間的法律和約束,試著將自己當成「移民」而非高高在上的神明。

雖然學習得有些荒腔走板,但人間對他們神祕的抵制卻減輕很多,讓他們在漸稀的香火中不至於喪失神力、縮短壽命。

也是這支神祕的隊伍,暗中穩定了東亞漸多的災難,在禁咒師和紅十字會看不到的細微處保護著庶民,不讓災害大到難以彌補。東方天界前神明的祕密結社,鼓舞了他方天界,許多不忍離棄人間的天使或異國神祇,也試著照他們的做法,盡力取得人間居留權,能夠照他們的初衷留在人間。

當吸血族和紅十字會達成協議,獻祭人工彌賽亞鞏固地維而不可一世,導致禁咒師師徒離開紅十字會,也是這些深入民間的前神明盡力維持秩序,悄悄剪除了某些把人間當獵食場的吸血族,維繫一個表面的和平。

試著組織、聯繫,在守護中磨練自己。他們都還算是相當年輕的神明,胸中的熱血尚未熄滅。如果他們老於世故一點,就會乖乖回天,就是因為他們年輕、相信神明的悲憫,才會滯留在人間。

也是因為他們還年輕,所以相信一個可能性。相信君心和殷曼的決心,相信天柱可以還原,相信將有新天柱矗立,讓這個世界免於毀滅。

當他們見到君心和殷曼的時候,更堅定了自己的相信。

或許是因為天柱裂片的融合,也可能是君心半生憂思動盪,歲月終於將他焠鍊得成熟穩重,不再是那個孤僻的少年了。他顯得溫和圓融,善於傾聽,尤其是傾聽他人的苦難,而湧起深刻的不忍。

(雖然他力量控制還是不太好,往往讓眾前神哭笑不得,不知道他是來擴大災難還是阻止災難的)

許多人望著他時都會想起雙華帝而熱淚盈眶。但殷曼卻不是王母或嫘祖娘娘。

她向來沈默,卻善於謀略,雖然她不見得喜歡。有人說,她像是女性版的君心,但君心總會反駁,是他像了男性版的殷曼。

看他們兩人出現,前神明們都會湧起一股希望,深深的相信他們會達成這個艱困的目標。這是一種在艱苦困頓中焠鍊出來的堅強和穩定,一種溫潤的領袖氣質…雖然他們實在不太管事,力量也不見得特別出類拔萃。

但這原本就是從不可能中榨出一絲可能性的革命。與其去希冀會有救世者出現,倒不如在君心的旗幟下,爭取那一點可能。

即使侵襲全世界的集體夢靨,未來之書將末日顯現在全世界的人夢裡,這些前神明還是沒有放下這種信心。

他們強烈的信心不但團結了所有理念相同的前神,也幾乎囊括了諸多陰神和守護靈,若干大妖和眷族都請纓效命,放下陳舊的歧視和成見。

只有一件事值得追求。若地維絕了,我們將立起新的天柱,絕對不要滿足末日條件。不管末日註定來臨多少次,我們這些漫長生命的眾生,絕對不讓人類專美於前。

這是我們的三界,絕對不讓人說,神者無明。

他們堅強的決心深深的感動了君心,但也讓他常常半夜驚醒,滿口苦澀。

我真能達到他們的期望,不負眾生嗎?我真的可以嗎?這常讓他一身冷汗,默然恐懼。

這種時候,殷曼會悄悄的從後背抱住他,給他溫暖的安慰。

他們,都不是一個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