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歿日之章 楔子

楔子 月下

歲月無窮無盡,蜿蜒到極遠的、不復記憶的過往。

他張開眼睛,有幾秒鐘,不知道身在何處。而月影蕩漾,靜靜的照進薄紗漂蕩的暗繡龍床。

身側溫暖,烏黑長髮半遮容顏,他轉頭,雪樣嬌容,極長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羽翼輕顫,呼吸勻稱的熟睡著。

【Google★廣告贊助】

像是這麼漫長的痛苦、懊悔、憤怒、瘋狂都不存在。他依舊是皇儲帝嚳,顏還是他原為仙官的皇妃。

但顏早就讓他挖出眼睛,繼而毀死,他也早就已經發瘋了。躺在他身邊的,是被他強擄而來的半個飛頭蠻。

像是被他的注視驚醒,她張開迷濛的眼睛,注視著帝嚳。

望著這雙清澈的美麗眼睛,帝嚳幾乎湧起的沮喪和憤怒又漸漸平息。真是個奇特的生物。原本以為,已經將她摧毀,但即使被吞噬,她居然頑強的保持完整。

說完整,其實她只有一半。她原本是大妖殷曼的內丹,卻因為化人失敗後,內丹和本體各自成人形,連人格和能力都為之分裂。

像是一對沒經過母體的雙胞胎。

就像本體保留了情感的部份,她則保留了能力的部份。這對奇怪的雙胞胎,各自有獨立的人格,各自發展出欠缺的部份,或許殘缺的生命自會尋找出路。

而懷裡的這個女人,剛剛發展起來的情感被他給吃了,卻強悍的維持自身的完整。這讓他著迷,繼而將她放出來,像是隻寵物般豢養,連眼睛都捨不得挖。

雖然她擁有世界上最美麗的眼睛。

注視這樣美麗的眼睛,常常席捲而來的陰冷狂亂,往往可以平息而安寧,不再讓他想摧毀什麼。

即使懷裡的女人沒有情感,木然的面對他,像是一隻偶人。但這讓他安心。

她絕對不會口吐愛語,也不會做出任何媚態。她不會撬開任何人的心扉,掠奪一空之後,在他日漸痛苦壓抑的瘋狂上加上致命一擊。

只是隻柔順的貓咪,沒有情感的貓咪。她不會愛上別人,因為她不會愛上任何人。

所以也不會背叛。

「我的貓咪,」他柔聲,扶著她絕美卻沒有表情的臉龐,「一直在我身邊,可以嗎?」

小咪靜靜的看著他,沒有回答。

「妳沒有反抗過我。雖然反抗沒有用。」

但她也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注視他。

「我什麼都沒有,但什麼也不要有。」他的聲音漸漸軟弱,「我什麼都不想,也什麼都不要想。」

他傾身,吻了小咪柔潤的唇,她沒有抗拒。

在漫長的掙扎和瘋狂中,似乎在這段監禁的歲月中,他才找到可以平息的緘默,如死亡般。

誰也不知道,這個極為敗德、崇高卻狂亂的天孫,最大的願望卻是…

永遠不會獲得的,安寧的死亡。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