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二部(一)

第二部

這雨,像是永遠不會停似的。

花轎已經在門口,她抱著唯一的妹妹,眼淚也如雨般無窮無盡。

「抱著她,難道妳要帶著妹妹去?」嬸嬸苦勸著,「快把眼淚擦一擦,上轎去吧。嬸嬸知道妳心裡埋怨,誰讓妳生辰這麼湊巧呢?妹妹交給我,妳為了咱們村子…我若不好好照顧妹妹,我還算是人嗎?」

芙蓉無助的看著嬸嬸,不知道要不要相信她。自從父母雙亡後,叔叔嬸嬸就住到他們家來,說是來照顧她們的。

【Google★廣告贊助】

只是從此有做不完的農事和吃不完的鞭子。堂哥卻去學堂讀書,堂妹則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有著丫嬛伺候,大家都叫她小姐。

妹妹也只剩下她,以後誰省下自己的半碗粥,給話都還說不清楚的妹妹吃呢?

「嬸嬸,」她哽咽著,「妹妹小,還什麼事情都做不好…別、別逼她…她才四歲欸…」

「妳是說我虐待妳們?」嬸嬸變色了,逼緊了嗓門嚷了起來,「天地良心,我是少給你們吃的還是少給妳們穿的?妳爹娘欠了一屁股債讓我還都沒計較了,妳跟我計較什麼?將來大了嫁到婆家去,什麼都不會,好讓人說我這做嬸嬸的失了教養?說起來做人哪真的是…」

「好了!」叔叔不耐煩了,「妳跟她說這些幹嘛?神巫來接人了,妳還跟她囉唆!」

「快快快,快上花轎去!」嬸嬸慌忙的將妹妹從她懷裡搶走,嚇壞的妹妹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我、我不去!」芙蓉大哭起來,「除非妳答應我,要好好照顧妹妹!」

「好好好,我答應,我答應妳就是了。」嬸嬸急了起來,罵著旁邊的丫頭,「妳們都死人哪?還不快把芙蓉小姐扶出去?什麼都要我自己動手?」她抱著妹妹哄著,「別哭了,姊姊出嫁呢,等等買糖給妳吃,喔?」

被丫頭架出門的芙蓉哭著回頭,看到張著雙臂的妹妹不斷哭嚷,她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怕?她當然很怕。但是她更怕妹妹被虐待…這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還有誰會照顧憐愛她呢?她早就知道,叔叔嬸嬸只是貪她們家財、有血緣的陌生人。

原本希望,等自己長大了,就算嫁到農家勞苦,也可以把妹妹帶在身邊。但是她怎麼也想不到…

她會嫁給河神。

鑼鼓喧天,花轎搖晃。鞭炮沿街燃放,她在硝煙裡聽到帘外歡鬧喜氣的囂鬧,相對於自己的悲泣,真是荒謬又可笑的強烈對比。

這段路程,真是又遙遠又短暫。鳳冠沈重的壓在她眉上,是這樣淒涼的華麗。

「請新娘下轎!」

她被攙扶出花轎,一抬華麗的花床在眼前,她卻抗拒著不肯上去。「我有話說!我最後還有話說!」她喊著,臉上的胭脂早就讓淚水模糊。

「抬上去。」神巫面無表情的說,幾個壯丁硬要把她抬上花床。

「你們敢碰我?!」芙蓉突然湧起莫大的勇氣,「我不是河神夫人?你們不怕我作祟?!」

村人畏縮起來,開始交頭接耳,那幾個壯丁鬆開了手,眼中寫滿了恐懼。

芙蓉抹了抹臉上的雨水淚水,「神巫,村長,元老們…今天我可以甘心去嫁給河神,但是請依我一件事情。」

神巫皺起眉,五年一祭,嫁出去的姑娘幾乎都是在花轎就哭到脫力,架上花床就暈死,少見這樣有膽氣的新娘。

該不會是選錯人吧?她責怪的看了一眼芙蓉的叔叔,拿了不少錢的芙蓉叔叔摸了摸鼻子,低下頭。

「說罷,什麼事情?」神巫不大開心的問。

「善待我妹妹,記住她是河神夫人的妹妹。」芙蓉鎮靜下來,「就算做不到別的…也不能把她也嫁給河神!」

我當什麼大事呢。神巫輕蔑的笑了笑,「這我能打包票。吉時已到,新娘請上花床。」

芙蓉幽怨的看過每個村民,她的目光讓所有的人不自在的別開了臉。

望著無盡的雨絲,她無聲的嘆了口氣,上了花床。四個壯丁將花床抬起來,扛到河心順流飄下。剛開始還飄著,漸漸的,沈重的花床讓河水吞沒,這次的新娘卻不哭不動,滿臉悲愴的望著天,像是在控訴。

控訴蒼天何以不仁。

漸漸的,她隨著花床沈入江心。此後,再也沒有人見過芙蓉。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