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二部(六)

我絕對不要死在這裡。在荒野中狂奔的叔叔想著。他背著最值錢的一包細軟,既然道路會鬼打牆,那他就往山林走。

沒有帶任何人,連自己的老婆都拋棄了…說起來,都是這個婆娘拖累了他。叫她好生哄著洛如,等嫁過去再怎麼不如意,哭個幾天不就沒事了?那婆娘就是賤,不打洛如幾下、罵她兩句日子過不去…

打罵幾天,又不給她飯吃,這才讓洛如上了吊,牽累一家大小遭這種殃!

【Google★廣告贊助】

娶妻不賢,果然是破敗的根本!現在家破人亡,還管她去死呢。

照著月亮的方位,他往鄰村奔去。等到了鄰村,他就可以雇個馬車,逃到京城去吧。天子腳下,什麼冤魂厲鬼也找不到他…

「郎君,郎君…」風中響起若有似無的呼喊,「你就這樣撇下奴家,你怎麼忍心撇下你的結髮人…」

叔叔聽得全身的汗毛直立,更沒命的往前奔去。不知道為什麼,裝著財寶的背包越來越重,重得幾乎背不動,重得像是…

一具屍體。

冰涼的液體緩緩的滲進他的領子,磕吱一聲輕響,一捧滑溜的長髮在他眼前晃了晃,軟軟的垂在他的右肩。

他驚恐的側著臉,看見嬸嬸死灰似的臉垂在他的右肩上,用一種不自然的姿態告訴他,她的頸骨已經斷裂。

他背著一具死人在荒郊野外狂奔。

叔叔大叫一聲,想把嬸嬸的屍體摔到地上。她冰冷的雙手卻緊緊的攀住,死灰般的臉孔漾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夫君,你怎麼忍心撇下奴家…同床共寢,也該同穴而眠…」

他狂叫,叫到嗓子嘶啞,叫到幾乎沒有聲音。但是他就是擺脫不掉死妻的糾纏,甚至風裡還傳來陣陣淒厲的笑聲,像是他死去兒女的鬼笑。

天亮的時候,他兩眼發直的坐在鄰村的大門口。喃喃的說著瘋話。鄰村的人大吃一驚,將他抬進去醫治,不到半天的光景,就死了。

直到死去,他背上的屍體才鬆了開來,跌到一邊。

「這…這是怎麼了?」鄰村村長嚇壞了,趕緊去請村裡唯一的和尚。

這位和尚法號靜嚴,在這村有個小小的寺院。他看了看死因離奇的這對屍體,又聽村人七口八舌的說著隔壁村的種種異兆。

「唉,以人為祭,大違天和啊。」老和尚搖了搖頭,「咱們村可不能重蹈這種覆轍。」

他沈思了一會兒,雪白的鬚眉在風中微微飄動。

「我去鄰村看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