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二部(完)

仔細聽,是兩個姑娘的聲音。

一個背對著他,伏坐在地上,微微透著幽冥的光,另一個卻飄在她肩上,隨著夜風上下。

是兩抹幽魂。

靜嚴先是吃了一驚。他到底是個凡人,對鬼魅有先天的恐懼。但是那兩個女子悽楚的聲音卻讓他心軟了,也壓嚇了原本的驚恐。

【Google★廣告贊助】

「…為什麼妳不阻止我呢?唐時?」伏在地上的女鬼嬌弱的說,聲音像是秋的嗚咽,「我用妳的力量,殺了那麼多人。有關的、無關的…我殺了那麼多人。」

喚做唐時的女子撥開蒙在臉上、被風吹亂的長髮,露出一張絕艷卻迷惘的臉孔,「為什麼要阻止妳?我已經把力量借給妳了,妳想怎麼用,就可以怎麼用。」

另一個女鬼望著鬼火幢幢的村子,幽幽的哭泣,「都…他們都該死。看著那麼多姑娘扔進水裡,沒有人說上一句話。他們都、都該死…都該死!洛如…妹妹,洛如啊…妳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沒有人來接我,妳卻不知何往?同樣都是死,為什麼妳的魂魄會消失?妹妹,妹妹啊…」

她幽怨的哭訴著,遠遠近近的冤鬼都同聲一哭,這條江裡死了多少無辜的少女,沈眠冤魂讓她的涕泣感動,同樣為自己不幸早逝的生命感嘆哀啼,這種哀號匯聚在一起,漸漸凝固成惡夢似的怨氣,瘟疫般冉冉上升。

「阿彌陀佛。」靜嚴不由自主的念了聲佛號。

慟哭的冤魂厲鬼愣了半晌,湧了上來,「大師,救命啊…」「我好苦,好痛…」「好冷喔,大師…」「娘~我想娘~我要回家,讓我回家…」

這些冤死而陽壽未盡的冤鬼湧了上來,帶著生前死後痛苦的記憶,形容都極為可怕。她們的怨氣宛如瘴癘,靠近一點兒就頭暈目眩,惡臭撲鼻令人做噁。若是普通人大約就活活嚇死了,但是靜嚴卻為她們流下眼淚。

可憐見的,原本是雙親寶愛的掌上明珠,卻為了荒謬的陋習損了年輕的生命。昨日繡樓朝開芙蓉,今夜寒江夕沈殘骨。一條年輕的生命,卻是一家嚎哭的早夭女兒。

究竟是天地不仁,還是人心蠱毒?

「乖啊,乖啊…」他伸出滿是壽斑的粗糙雙手,輕撫著這些冤鬼的頭髮,哪怕上面有著虛幻的腐肉,「朝花而夕拾,誰又可以長生不死?妳們死得冤枉,我明白。但是妳們已經知道冤死的痛苦了,又怎麼好帶著別人跟著妳們一樣的痛苦?師父知道妳們難過,可憐的孩子…師父不走了,留著幫妳們超渡如何?不可再添自己罪孽,來生會更遙遙無期啊…」

安靜了好一會兒,冤鬼們拉著他的衣服,放聲大哭。

或許她們要的只是一句安慰,一點溫柔和一些些希望。人死不能復生,她們都明白。陰曹地府不管陽壽未盡的冤鬼,她們只能安靜的在寒江裡沈眠。

再也回不了家,再也見不到爹娘,她們都知道。

但是沒有人安慰她們一句,沒有人明白她們的無辜。

所有冤死的少女都哭著,像是被洗滌了最深的痛楚,而芙蓉哭得最慘。

***

靜嚴大師央求村長募捐資金,下江打撈骸骨。「嫁河神」的陋習近百年,打撈上來的骸骨總共十七具。或許是江水冰寒,也可能是冤氣不散,這些少女骸骨穿戴整齊,四肢百骸俱在,甚至腐了肌肉內臟,一頭長髮居然還完完全全。

這件事情轟動了大江南北,原本同樣有「嫁河神」陋習的村莊幾乎都廢除了,活了不知道有多少的生靈。

這些無辜死去的少女都在河神祠合葬,一來鎮魂,二來安撫,因為姓名幾乎都不可考,就以芙蓉為首,後來又稱為芙蓉祠。

靜嚴和尚依諾留在芙蓉祠超度亡魂,但是兩年後,卻離奇過世。

至於他離奇的過世,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第二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