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三部(一)

第三部 莫道無情

靜嚴輕咳著醒過來。

都已經入夏了,清晨卻這樣寒冷。他心裡有數,披了件大掛坐起身子張望,卻什麼也沒看到。

那個喚做唐時的姑娘大概又來了,還沒等他瞧見,她又悄悄的離開。很奇怪的姑娘,真的。靜嚴想著。

【Google★廣告贊助】

他來到這個江村已經一年多了,自從廢除了「河神娶親」的陋習,這村子倒是平平安安的,旱澇不犯。原本的村子來請他多回,他還是在這江村待了下來。當初他答應那些可憐的冤魂,要超度她們的。雖然他是個凡人,修為低微,但是這些孩子需要他,他也願意盡自己的力。

就是唐時,讓他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原本以為唐時也是厲鬼,相處久了,他又不是那麼確定。她有形有體,大太陽底下還有影子,但她卻常常無聲無息的出現或消失。芙蓉祠蓋起來以後,這些孩子們都沈睡了,就只有唐時睜著無神的大眼睛,還在這村裡飄飄蕩蕩。

試著和她說話,她卻只是用那美麗卻無神的眼睛盯著他看,露出極度迷惘的神情,然後躲避著消失。只是靜嚴若在打禪晚課的時候,又可以感覺到她的視線。

「唐時,」靜嚴輕喚著,「妳要什麼呢?妳在找什麼?」

只有一室的沈默回答他。

其實,唐時也常常困惑的問自己,我留在這裡做什麼?我又在找什麼?喜葉死了好幾百年,她從來沒在一個地方停留超過半年以上。她問鬼、問妖,甚至山神土地。

好好回答的,說不定還有全屍,直接拒絕她的,有的連骨頭都找不到。

這個和尚有種力量,讓她感到很困惑。自從她成蠱之後,從來沒有遇到這樣令她感到畏懼的生物。

他只是講了幾句話,就讓被她附身的鬼魂芙蓉屈服,慘哭著脫離了唐時的掌握。這是沒有過的事情。

但她真的感到恐懼嗎?

若真的害怕,她應該走得遠遠的,反正這個老和尚沒有能力留下她。但她不想走。每一天,每一天。她都感到迷惑而惶恐。

我該去問他的,問他有沒有見到喜葉。當然,大家都沒見過喜葉,這點讓她瘋狂而嗜血。得不到她要的答案,唯有殺戮可以平靜她灼熱的絕望。

但是,她卻連老和尚的眼睛都不敢看。她只敢遠遠的,蹲在幽深的角落,看著鬚眉俱白的老和尚,安然的敲著木魚,像是吟詠般的念著經。或者是等他睡著了,迷惑的望著他充滿皺紋的睡顏。

偶爾,非常偶爾的,她會燃起一絲微弱的希望。或許他是喜葉轉世?或許他漫長到接近遺忘的追尋有了結果?

但她用冰冷的手觸摸著老和尚的臉孔時,那微弱的希望又馬上熄滅了。

喜葉的靈魂帶著光芒與溫暖,連死亡都不能夠隔絕這種特質。這只是個普通的人類,普通到沒有一點特色的靈魂。她痛苦極了,痛苦得恨不得殺了這個給她希望又讓她絕望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無法動手,也無法離開。

若是可以哭就好了。她默默的想著。

能夠放聲大哭,或許她的心不會淤積著腐壞的淤血。但自從她殺了喜葉的那場哀慟後,她的眼淚也就這麼乾涸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