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三部(四)

帝嚳,是天帝的嫡子,唯一的皇嗣,被尊為「天孫」。甚至代替過年老的父皇代理天帝一職,在神魔交戰,各天界不和的時刻,有過彪炳的戰功。

他果決,英勇,讓原本暮氣沈沈的東方天界氣象為之一新。

但是長年的戰爭似乎腐蝕了他,他變得越來越陰鬱,越來越殘忍,一點一滴的沈淪到黑暗中,等天神們驚覺的時候,他們原本英明神武的代理天帝,已經成了一個兇殘的怪物,完全以殺戮為樂。

【Google★廣告贊助】

直到帝嚳親手殺了心愛的妻子,並將她的眼睛鑲嵌在錦瑟中,得意的展現給眾臣看時…所有的天人都了解到,他們的代理天帝發瘋了。

原本在下都靜養的天帝,立刻下令拘捕帝嚳,致力於神魔停戰協議,並與他方天界修好。

至於帝嚳,在王母的苦苦哀求下,被拘捕到「南獄」,專門拘禁王孫貴族的華美天獄。但是帝嚳擁有與生俱來的魅惑,看守他的仙官屢屢被迷惑,讓他逃脫。而帝嚳總是微笑著,到處挖出天仙女神的眼睛,血淋淋的打造他的仙器。

要殺他,天帝年老,又僅有這個子嗣,王母又極力維護。不殺他,天庭眾怒鼎沸,如此下去,後果堪慮。

最後天帝指定星宿貪狼看守。

星宿之一的貪狼,和她所掌管的特質相當,是個嬌嬈慵懶的女子。但那只是外表。實質上,這個總是慵懶微笑的女神,卻有著鋼鐵般的意志,獨自守著帝嚳,長達萬年之久,哪怕是帝嚳能迷惑多少人,就是沒辦法從她眼底逃脫。

帝嚳對她的怨恨,也長達萬年之久。隨著時日演進,怨恨累積得越來越深。

後來帝嚳自請貶入凡塵歷劫贖罪,他下凡不久,貪狼就因「穢亂宮廷、色誘王儲」的罪名,被王母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刑天貶謫了。

大家都知道貪狼冤枉,也知道王母遷怒。但是天帝病體沈重,東方天界處於惶恐不安的局勢,這小小的、妖媚星宿的委屈,反而在這片混亂中被掩沒了。

***

「妳知道嗎?」帝嚳微笑著,「我一直忘不了妳。」他幾乎是火熱的欣賞著唐時的痛苦,這個拘禁了他一萬年的可惡妖女。

「…相處了一萬年,我想多少都有點感情在。」唐時晃了晃發脹的頭,說著自己也陌生的言語。

「說得沒錯,所以…」帝嚳對她伸出了手,「所以來我這兒。反正妳已經成蠱了…喜歡我給妳的新身分嗎?事實上,妳還不太了解妳的處境…妳不知道,小小星宿成了『天仙蠱』,會有多大的力量。來罷,妳不怨恨天界那些顢頇懦弱的天人?他們眼見著妳被冤枉,卻沒有人替妳說句話。讓我們…」

他湊在唐時耳邊細語,「讓我們將天界翻覆過來,讓這世界成為一片鮮豔的血腥。」

唐時用無神的大眼睛盯了他一會兒,突然一笑,「但不是他們冤枉我,也不是他們把我打下凡塵。一直都是你,這些都是你策劃的。」

帝嚳望著她,「…刑天仙官居然讓妳保留這麼多的靈智,很不稱職啊。」

「你可以拿走我的情感和仙命。但你不知道,貪狼就是一種殺不死的猛獸嗎?」唐時的眼睛冒出慘綠的光,就像飢餓的狼一樣。

「那麼,喜葉呢?貪狼,妳還記得多少?或者說,這個凡人對妳來說,只是無聊的消遣?」帝嚳嘲笑的問。

唐時的臉孔猙獰了起來,她臉孔慘白扭曲,嘴唇染血般嫣紅。強烈的霜氣戟刺張揚,像是觸摸得到的殺意。

「可憐,愛著某人的這種『念』,就是妳的弱點,多情的貪狼。在天界妳知道要小心避開這種弱點,到了人間妳卻不能夠了。」帝嚳笑了起來,聲音悅耳卻陰森,「妳若乖乖順從我,我就饒過那個凡人。」

「不。」唐時斷然拒絕。

「我在妳眼前殺了他也無妨嗎?」帝嚳揚高聲音。

「你認為我會讓你這麼做?」唐時的唇角冒出獠牙,雙手的指甲成爪,發著霜銀的光芒。「帝嚳,同樣廢貶下凡,你我的法力只在不相上下。別忘了,我禁制你千年,你所有的弱點我都知道!」

「同樣的,我也知道妳所有弱點。」帝嚳愉快的說,持符衝上前,唐時用銳爪一擋,卻像是冰碰到了烈焰,開始融蝕。

「妳現在是魔物。」帝嚳輕輕呢喃,「而且是我製造出來、用鮮血澆灌的魔物。」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