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三部(完)

他祭起咒陣,將唐時困在光燦的火圈中,唐時嗅到一陣陣的雄黃氣味,感到一陣陣頭暈。

對,我已成蠱。每年端午節就像是要了我的命一樣。唐時站在雄黃火圈裡頭想著。我…原本是星宿之一,堂堂的貪狼星,卻淪落到比妖魅更低賤的地步。

居然會懼怕雄黃。

她暴怒了。這麼長久以來的憂鬱、絕望,一起爆發了起來。她無視相生相剋的雄黃烈火,一頭長髮飛躍著火星,她怒顏若修羅的衝了出來,金石俱焚瞄準了帝嚳的心臟。

【Google★廣告贊助】

沒錯,她在挑戰天孫。但是不要忘記了,這位皇儲和她一樣都是罪謫之身,他們基本上,都是凡人。

或許殺了帝嚳也不能解決什麼…她也不過只能破壞他這一世的肉體。但是最少,帝嚳會經過漫長的轉世投胎、重新修煉,說不定他會在這過程忘記他們,忘記喜葉。

恨?她當然是恨的。但是她看守帝嚳萬年,她比誰都了解,誰也殺不了他,說不定連天帝也不能。

只要他離我們遠遠的就好,只要他能遠離我的喜葉就好。

在這種決心之下,她環繞著燦亮的火焰,無視肌膚的焦黑,將所有憤怒和願望,都化成雷霆萬鈞的一擊。

就在她剛剛碰觸到帝嚳的胸口時…她突然失去了重心。像是打到一團虛空,沒了著力點。她的手…被吸入了帝嚳的胸膛,全身的力氣也隨之奔流而去。

帝嚳抓著她燒焦捲曲的長髮,將虛軟無力的唐時拖了起來,「嘖嘖,好好的一張臉都燒壞了…妳做什麼這麼著急呢?」他陰柔的笑著,「妳真以為,妳和我是平等的?」

唐時的眼神潰散開來,找不到焦距。她的精力以驚人的速度不斷的消失,像是一切都被淘空,卻無法阻止這種消逝。

「…天人廢貶,是不該擁有任何神力的。」她褪成櫻花白的唇有氣無力的吐出這幾個字。

「那是妳。」帝嚳和藹的回答,「但不會是我。我是天孫,這世界無形的支柱,天帝唯一的子嗣。就算我不要,還是有太多的天人仙官爭著巴結我、奉承我,給我種種方便…」

「…我決不會幹這種污穢的事。」唐時發著抖,奮力要把自己的手拔回來。

「我知道妳不會。」帝嚳憐惜的撫摸她焦黑的臉,「所以才落到這種地步。乖,跟從我吧…我可以讓妳成為蠱神,與我共修…想想看,我們可以讓天庭變成什麼樣子…」

唐時勉強彎了彎嘴角。怎麼?天孫把她當成妖仙侮辱?居然提議當他的奴僕,連自由意志都沒有?

「…你、你是不是先去睡一覺,做個夢比較快?」她冷冷的笑出來,非常歡快。

帝嚳的瞳孔驟然收縮,他掐住唐時的咽喉,阻止了她的笑。「我討厭妳這種笑聲。」他的表情慢慢平靜下來,「還躲著呢…你還躲麼?幾百年了,你還要躲麼?」他輕輕的,像是在自言自語。

奄奄一息的唐時呆了呆,卻聽到一聲怒吼。

「放開唐時!快放開她!」靜嚴從屋裡奔了出來,扔出了手裡的佛珠,「快放開唐時姑娘。」

帝嚳閃了一下,卻還是讓佛珠擊中了額角。他心裡微微一凜,卻沒有感到任何異樣。

只是個凡人的誤打誤撞罷了。但是傷害一個神明…這樣的罪是很重的。尤其是這個可惡的凡人,膽敢藏起他最珍貴的俘虜。

「喜葉真人,你躲了上千年,現在還躲麼?」帝嚳冷笑著,「我真的看輕了你,沒想到你有這麼大的本事。居然可以將唐時的影子和你自己的記憶藏在輪迴裡,隨著你的轉世而隱遁啊…讓我花了那麼多時間還找不著。現在,你還要躲嗎?」

靜嚴呆了一下,像是一個長久的鎖終於打開。蒼白的今生像是一抹虛無的影子,反而是強烈的、前生的記憶,迅速的填滿了他的胸懷。

望著自己充滿皺紋的手,他愴然。

成了真人,雖然肉體被毀,然元神未滅。他選擇將唐時的蹤跡和自己的記憶封印起來,遁入輪迴。

他要唐時來找他,只是希望唐時保持活下去的希望。事實上,因為他帶走了唐時的影子和自己的記憶,只要他想不起來,唐時就不會被找到。

「為什麼?」他喃喃自語著,「我並沒有想起來。」

「真的嗎?」帝嚳嘲笑著,「你問問自己,真的嗎?」

靜嚴默然,不發一語。

「違逆我,這就是你的下場。」帝嚳輕輕說著,地底突然鑽出無數火龍毒蛇,密密麻麻的纏住了靜嚴,他依舊一點聲音也沒有出,也不願意看唐時,只是翹首望著天,無視被萬蟲鑽體的痛苦。

「看清楚!」帝嚳扳住唐時的臉,強迫她看著肚破腸流,已然體無完膚的靜嚴,「違逆我就是這種下場!妳在凡間最後的『念』…我也替妳斷了吧!」

唐時投向帝嚳無比惡毒的一眼,然後笑了起來。混著血淚,笑了起來…朝著帝嚳無聲的哀鳴。

她是天仙蠱,可以發出無聲的「死亡之歌」,粉碎任何凡人的軀體。當然,包括廢貶為凡人的帝嚳。

之所以一直不敢用,是因為靜嚴離他們太近,就算不知道他就是喜葉,她也希望這位慈祥的大師可以好好活著。

但是現在…現在。現在已經不用顧慮什麼了。

帝嚳冷笑,卻發現他從額角開始粉碎。那是靜嚴發怒的時候,丟出佛珠打向他的地方。

「妳…你們!」帝嚳忿恨的在唐時的臉孔抓下深深的五道指痕,「我不會饒過你們!」在尖銳的嚎叫中,他的肉體化為粉塵,與元神隨風而去。

唐時仰望著蔚藍的天空,滿臉是血,混著淚的血,混著血的淚。她疲憊的爬向靜嚴,年老的大師除了胸口以上,之下都已經剩下白骨。

但他的眼睛還是那樣清明、溫柔。

「…你騙我,喜葉,你騙我。」唐時喃喃著,試著擦掉他臉上的血污,「你騙我傻傻的去找你,但是你卻躲起來…」

「…我不希望妳死。」他臉孔扭曲起來,一陣痙攣,「妳存在的意義不是為了被毀滅。」

她垂首哭泣,痛苦得無法克制自己。

「來找我,唐時。」他的聲音微弱下來。帝嚳殘忍的毒龍咒會延長他很久很久的痛苦,他可以用這種模樣活著幾天,然後在痛苦不堪中死亡。

「你又要騙我,又要騙我…」唐時不斷哭著,血淚點點滴滴的流過皮開肉綻的臉孔,滴到靜嚴的臉上。

溫暖而哀傷的血與淚。

「送我一程吧。」他閉上眼睛,「來找我,唐時。來找我…」

唐時動手,絕了他的心脈。她又殺了喜葉。

從那天起,她再也沒殺過其他人了。

***

靜嚴大師離奇淒慘的死狀讓村民們引起很大的震撼和惶恐,大家都有大難臨頭的感覺。

害怕的村民還是找了最好的棺木,將大師收殮安葬,雖然說男女有別,但是大師的棺木像是跟地板黏在一起似的,無法移靈,村民們只好將他安葬在芙蓉祠。

據說,大師下葬的那一天,一群穿著白衣素服的女子,摀著臉孔,放聲大哭而來,帶頭的姑娘頭髮都白了,臉孔裹著布,滲著血,哭得最哀。

她們的出現只有一瞬間,馬上就消失無蹤。鄉野傳說,因為靜嚴大師死得冤枉,讓他超渡過的亡靈方來送終。但是兇手一直沒有找到,這件懸案就這樣不了了之。

但是這村從此再也沒有發生任何奇怪的事情了。

然而唐時和喜葉的故事,誰也不曾知道,就這樣湮滅在沈寂的芙蓉祠中。

(第三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