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第一部(完)

當他把偷來的筆記交給國師時,其實還有點愣愣的。隱隱約約,他知道有些不妥,但是他說不出是什麼樣的不妥,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難過。

但他還是把唐時的筆記交了出去。

國師依舊隱匿在黑暗中,看了看字跡娟秀的筆記,上面工工整整的落款:「唐時」。

唐時?不是唐蒔?莫怪喚她不來。

【Google★廣告贊助】

費盡多少苦心推算,甚至到這濁世當帝王師,就是為了這個遭貶的星宿。貪狼貪狼,妳我同為天人時,妳自命清高,總是帶著淫蕩不屑的笑監視著我。仗著天帝信任,明裡暗裡害我多少事,總該想不到有這一天…

怎麼也想不到,妳會淪落成蠱妖,對我唯命是從吧?妳將是我重返天庭最重要的一步棋子…

國師默想著,嘴角彎起嬌媚卻令人發冷的微笑。

「將這給她。」他吩咐著被蠱惑的李承,遞給他一個極小的香囊,「她不要也沒關係,塞到她手上便了。」

掙扎了一會兒,小王爺面無表情的點點頭,拿去了那個香囊。

***

唐時覺得頭上有人遮著光,詫異的抬起頭。看到是李承,立刻不悅的皺起眉。這人…真是夠討厭了。天天來這兒糾纏,喜葉只勸她不計較。

她樂意不計較蒼蠅,但若蒼蠅趕也趕不走,她還是寧可拿起蒼蠅拍打死算數。偏生是個人呢…情感鮮少波動的唐時也有點動怒。

但她也只是緊繃著臉站起來,想要離開屋子,冷不防,李承抓住她的手,塞了樣東西到她手裡。

「你…!」唐時只覺得手掌像是被烈火給灼了,想要甩開,那個小小的香囊竟然化在她掌心,引起一陣陣暈眩和劇痛。「這是什麼…」

然後她就失去了聲音。

血。很多很多的血。她只覺得眼前一片嫣紅,除了這個顏色,什麼都看不到。她聾了,啞了,也接近盲了。

一切都只剩下線條,和血的豔紅。

她只看到李承的嘴快速的一開一闔,但是聽不到他說什麼。她看得到李承臉上扭曲的驚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驚恐。

全身的血液都被抽乾似的枯竭,疼痛和疲憊像是潮水般湧上來,幾乎把她溺斃。

鮮血似的大海。她被沈入了鮮血匯集的大海中。

在痛極和倦極中,她無助的張開口,發出沒有聲音的尖叫。這無聲之聲像是銳利的刀,將她眼前的李承準確的粉碎,只有滿地的肉屑和將整個房間深染的血。

到底是怎麼了?她在斗室裡跌跌撞撞,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哀鳴。她的哀鳴沒有聲音,但是所有聽到的生靈都倒地猝死。

「唐時!唐時!」在混亂的驚慌中,只有這個聲音鎮靜了她,她投入喜葉的懷中,不斷的抽搐。

「不要怕,不要怕…冷靜下來。」喜葉的聲音很鎮靜,「不要害怕…妳記得妳叫什麼名字?那我呢?我是誰?」

我?她迷惘了一會兒,「…我叫唐時,你是喜葉。」

「我說過,我不會拋下妳,對不對?」喜葉的聲音有些虛弱,卻依舊安然。

「對。」

「妳相信我嗎?」

「我相信。」

喜葉笑了。「唐時,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師父不讓我出家了。」他抱著唐時,閉上眼睛,「來找我,唐時。妳的時間無窮無盡了…存在下來,來找我。當我們相逢的時候…讓我實現我的諾言。妳願意來找我嗎?」

「好。」她茫然的抬起頭,「但你要去哪裡?」

他溫柔的撫著唐時的長髮,儘管唐時的手腕還插在他的胸口。或許當個真人的福利就是這樣:就算心臟被刺穿了,還有時間可以交代遺言。

「輪迴。我會進入輪迴中,來找我…」他的血漸漸流乾了,時間,真的不多了。「記住妳的名字,也記住我的名字。妳的出生不是為了毀滅…不管是被毀滅還是毀滅別人…都不對。對不起,我得暫時休息一下…」

摸著唐時的臉孔,他覺得好遺憾,好難過。要讓她一個人孤單的走過荊棘,這比死亡還痛苦。

「妳會來找我吧?」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會嗎?唐時?」還有那麼多的話想說…

成為天仙蠱不是妳的錯。還保有神智的妳…不該被這種命運播弄。存在下來…不要成了麻木的蠱偶。不要遺忘這世間的美好…不要遺忘我。

還有這麼多的話想說,還有那麼多,那麼多。但是他的神智已經漸漸昏迷,他的身體也漸漸的冷了下來。

恢復視力的唐時,第一眼可以看清楚的,是喜葉蒼白的臉孔…和被自己的手插穿的,胸口巨大的傷。

我?我殺了喜葉?

這太奇怪,也太荒謬了。她咯咯的笑了起來,跟著號啕大哭。

接著,是無法控制的悲傷哀鳴,無聲的哀鳴。

***

等國師趕到的時候,他驚訝於唐時的爆發。搜尋了整個荒村,除了死人,什麼都沒有。連一向貪婪的妖異都死絕了。

「…成妖了嗎?」他嘴角彎起一抹殘忍的笑,「逃吧,盡量逃。偶爾站在『正義』這邊,也是滿有趣的呢…」

他笑,在這片宛如墳墓的死村裡,像是禿鷹的尖嘯。

(第一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