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如鉤 楔子

寫在前面

警告,這是血肉橫飛的古裝驚悚故事,膽小者請勿觀看。在此致謝。

***

楔子

她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前一刻還還歌舞喧囂,尋芳客大聲划拳,姑娘獻媚,間雜著絲竹管絃。她雖然從來不喜歡這裡,但是生活了幾年,已經習慣這樣喧譁囂鬧。

滿臉濃重胭脂,她擺款著羽扇,面無表情的旋身起舞。

只是一轉身,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像是聽見了什麼無聲的號令。

鮮紅的月,如鉤,懸在簾外面無表情的窺看著。

【Google★廣告贊助】

一個姑娘突然尖叫起來,惡狠狠的撲向嬤嬤,「妳!妳推我進這火坑,妳是人不是?!連自己的女兒都捨得讓她賣皮肉?妳幹嘛不出生就淹殺我?!」她張嘴,生生的撕下嬤嬤臉上的一塊肉。嬤嬤殺豬似的慘叫,毫不留情的抓向姑娘的臉,尖長的指甲留下了深深的五條血印,橫跨了整張臉。

母女互相殘殺,開腸破肚,滿地狼藉的內臟和腸子。原來怨恨可以讓人徒手撕碎另一個人,原來人是這樣的脆弱。

血腥刺激了所有的人,每個人都開始撕打、叫罵,最後成了模糊的、野獸的嚎吼。唐時看著眼前混亂的一切,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熟悉的寒風陰森森的吹拂著她雪白的後頸,帶著鐵鏽似的腥味。「…這是,為妳準備的儀式。」

聲音彷彿來自地獄,深深的死氣。

噗的一聲,一顆腦袋飛到她的裙裾,鮮血濺到她的臉孔,艷然如桃花。

「殺光你們!你們通通去死!敗類,你們通通是敗類~」終於有人拔出了刀,互相砍殺,沒有武器的人用牙齒、用指甲,將眼前的人撕碎,也被撕碎。

鮮血流滿了歡場的青樓,內臟和腦漿相混成骯髒的顏色。她的眼前充滿了模糊的血氣,只看到殘酷的朦朧。

屍塊散得一地狼藉,肢體不全的人呻吟或哭泣,在地上滾爬著,像是在人間展現著地獄的慘況。

她只能跪坐下來看,茫然的。

「妳還活著?」一個被砍掉了右手,腦袋也削去一角的男人狂笑著接近她,「死吧,大家都死吧!反正是人就會死…一起死吧!」

他砍向唐時,卻像是被什麼擋住似的,在脖子上滯了一滯。

應聲而斷的不是唐時的脖子,而是一個小小的桃木符,碎裂成兩半。像是某種禁忌被破除了,唐時睜著無神的眼睛發出尖銳而聽不見的聲音。

所有的呻吟都安靜了下來。因為在她的聲音之下,所有的生靈都死去了。

而「他們」,來了。

帶著野獸的喘息,咻咻嗅聞,來找她了。

愣愣的撿起破碎的桃木符,她本能的知道,自己還是逃不過命定的厄運。

雖然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做錯過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