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十五

也是和掌櫃的仔細,誤打誤撞的讓他們出得了城。

慕容府,普世上品世族,三部六院子弟眾多,甚至曾經拋撒過血,擁過重兵。但官拜大將軍的慕容老太爺,邊亂一平,立刻解兵符奉聖,自乞骸骨。

知進退,審時謹慎,這才成就第一世家的威名。

【Google★廣告贊助】

即使在偏遠宛城,聲名依舊如雷貫耳。嚴厲搜查的城將,也只是略微掀起車簾,連正眼都不曾看,就放行了。

慕容府的馬車,肯給你看看是給面子,真的去搜檢,叫做給臉不要臉,智者不為。

去打探消息的銀心跑回馬車,低低的說,「公子、少奶奶…聽說楚王叛亂兵敗逃了…城裡城外正在大翻特翻呢…」

容錚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慕容燦心知肚明,鼓勵的握了握他的手。這才發現,自己的手早已冰涼。

「…妳回家去。」容錚摩挲著她冰冷的手。

「來不及了。」慕容燦淡淡的說,「你插手的時候,李家就脫不了關係了。」

「我是說,」容錚聲音顫抖,「妳回慕容府去。」

慕容燦抬眼看他,似笑非笑的,「你要休我?」

「不是!」容錚用力掐了一下她的手,「妳不懂!我…我…誰都不敢惹慕容府。妳會沒事…一定會沒事…」

笨蛋,白癡,惹禍精。

但她也無法解釋的,心底一寬。趨吉避兇,人之常情。但有些什麼,比常情還優先。

如果他令馬車駛回宛城,將這人交給知縣…或許她不能說容錚錯,但她絕對不要跟他過日子了。

沒辦法,我就是個道德魔人。慕容燦自嘲的想。道德觀高於愛情。小白紈褲渣受她能夠忍受,但人格卑劣違背良知不得善終…跟這種人的呼吸混在一起都成了侮辱。

是非大義,不能含糊。

「…他沒有造反。」容錚偷看她嚴肅的臉孔,「誰會帶十來個家將打獵造反?難度很高…」

「宛城離京城也很遠,我知道。」慕容燦語氣平和。

「而且,他、他不可能…」容錚更小聲,「他有一半蠻族血統…不可能…」

「但他會帶兵打仗。」慕容燦輕輕一笑,朝京城方向一拱手,「是那位最鋒利的刀。」

然後他們沒再講話,只是護著昏迷不醒的楚王。

情勢演變於此,容錚實在不放心了。他求慕容燦留下來照顧楚王,自己回去唬爛祖母和父親。

既然慕容燦抹黑他抹得理直氣壯,他也樂得禮尚往來。總之,他隱約的說,柳姨娘有孕,七少奶奶鬱結成疾,他也覺得自己把庶子生在嫡子之前,混帳得很,所以陪著七少奶奶去莊子上住一陣子,也好專心溫書,好參加明年的科考。

不得不說,小白渣受也是有智慧的,可惜都拿來唬爛他的祖母。老太太被哄得找不到北,不但承諾親自照顧柳姨娘,還答應他和七少奶奶的避暑行。

老爺一直覺得慕容少奶奶是他最得意的兒媳,照例對容錚吹鬍子瞪眼睛,要他多聽聽七少奶奶的勸,就放人了。

於是,李七公子平安過關,瞞住了家裡所有的人。一直到很久以後,老爺和老太太才知道,一家子的腦袋,別在這死小孩的腰帶上晃啊晃,如此之久…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