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十六

很小白很渣受的李七公子,出於一種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理由,非常盲目的相信七少奶奶。

他的確耳根很軟很爛好人,但是別人說的話和七少奶奶起衝突,七少奶奶的聖諭是高於一切準則的。

坦白講,他自己也有點糊塗了。到底是因為怕她才生出崇拜,還是因為愛她才會怕她…甚至他也不知道,是把她視為「娘子」,還是「大哥姐」。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遇到他感到棘手心慌的事情,問她准沒錯。

你瞧,她自己說不是大夫,沒辦法。可還不是找到最好的大夫,把重傷殆死的楚王醫活了。這樣掉腦袋的大事,她也沒有罵,反而支持他。

她不肯回慕容府呢…

是不是,是不是…她不只是官方說明的七少奶奶,而僅僅是,特別是我的阿燦呢?

這種想法讓他臉紅心跳,不敢去細想。

「走什麼神呢?」慕容燦輕喝,「去催一下熱水。然後認真點唸書吧…爹最近可能會考你。」

「欸~?」容錚跳起來,「爹為什麼要考我?妳為什麼知道?」

「你不是說要靜心讀書考秀才?」慕容燦往藥爐添了一點炭,「你想在這莊子混下去,楚…楚公子的性命如何,可取決於你的成績。」她挑了挑秀眉,「七公子,你能善始善終嗎?」

「…當然!」他用力挺了挺胸膛,「別小看我!」

「我從來不曾小瞧你。」教官魂浮現的慕容燦回答,「讓我整得那麼慘,你也是堅持下去了。我知道你可以…我還等著你掙副鳳冠霞披給我呢。」

…妳是認真的嗎?容錚驚愕的看著她,眼眶漸漸的紅了。

他其實考過秀才的,卻慘遭名落孫山。那年他十三歲。大概是期待越重,失望越大。經過這次打擊,所有的人都對他失望了,漸漸沈淪到絕望。

讓他畏敬崇慕的娘子,卻相信他。

「萬一考不上呢?」他很小聲的嘀咕。

「你才十七歲欸!」慕容燦笑了起來,「而且科考也不是很公平,四成要看門第。以前你會失利,大概是門第吃了虧。現在…門第一定沒有問題了,所以你要用功點,才學不要出問題就行了。」

娘子說沒問題,一定就沒有問題了。

他鼓足勇氣,蜻蜓點水的吻了一下慕容燦的頰,立刻轉身落荒而逃。

撫著自己的頰,慕容燦呆了好一會兒。她清了清嗓子,拍拍自己臉頰,趕緊把心神都集中在當護士的偉大志業中。

隔了三天,楚王才清醒過來。

他運氣不錯,雙腿受了那麼重的傷,卻沒把骨頭打斷。右臂的脫臼,也恢復得很快。只是左臂的骨折比較麻煩,沒有幾個月的休養,是好不完全的。

容錚是個爛好人,但他實在沒有護士的天分。為了避免他謀殺傷患,慕容燦全程照顧,裡裡外外的事情都交給容錚。他要唸書又要接送和掌櫃,打理內外。

不得不說,「信賴」是一種很強的力量。就因為慕容燦信賴容錚,所以容錚雖然有些笨拙,但的確沒讓他們缺衣少食,甚至還管得上鋪子的事情,甚至唸書唸到很晚。

因為楚王的存在實在是一種不能明示的禁忌,到現在莊子上的奴僕,還是相信了和掌櫃。但為了不橫生枝節,楚王是慕容燦親自照料的。

這個古銅色皮膚,容顏宛如岩石雕刻的男子,有著驚人的恢復力。這個只比容錚大五六歲的皇子,很小就被扔到軍營裡頭磨練。他的封號不是因為身分,而是他一刀一槍,用敵人的骨與血,堆積起來的。

他的眼神很冷,像是金屬鑄造,當中沒有任何感情。話很少,安靜的接受慕容燦的照料,幾乎沒有表情。

慕容燦納悶了。

即使兩代為人,她甚至曾唸過軍校。但她一直生於和平長於和平,從來沒見過身有硝煙血戾的軍人。

現在終於領教到了。

但楚王和容錚根本是天南地北、八百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怎麼可能相談甚歡、合得來?

可容錚來探楚王的時候,金屬般的瞳孔,的確溶解許多冰冷,幾乎算是有情感了。作為一個俊美得非常妖孽的紈褲公子,他有時候真的有些天真。他喋喋不休,噓寒問暖,又自問自答的自得其樂,時不時冒出幾個笑話和詩詞。

卻也小意體貼,絕口不問他為何被通緝,只是保證他在此非常安全,安心養傷就是。

等鋪子的掌櫃來送帳,他才風風火火的告別跑掉。慕容燦發誓,雖然幅度很小,楚王大人真的笑了。

「…妳有一個很好的相公。」楚王嘶啞的說。這可是這段日子以來,他講得最長的句子。

慕容燦端著藥碗,啞口無言了片刻,含糊的說,「某方面來說,是不錯…」她一調羹一調羹的慢慢餵藥,看著楚王漸漸凝固的神情,她微微一笑,「很令人羨慕,是不?」

楚王凌厲的逼視過來,沒想到這個長得嬌弱的小娘子神情坦然,還不畏懼。

僵持了一會兒,他張嘴,喝下一調羹非常苦的藥湯。

「是。」他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