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二十

最近容錚很神經。

回到李家了,但他目不斜視的筆直走入書房,看都沒多看那些鶯鶯燕燕一眼。慕容燦都快被他嚇死了…瞧他那用功勁兒,只差懸樑刺股了。

銀心成了忠心的守衛,來一個趕一個來兩個趕一雙。可慕容燦可以長驅直入。

【Google★廣告贊助】

這還不是最神經的地方。更神經的是,他夜夜宿在上房…維持著五天到七天左右的「運動週期」,可死也不肯回書房睡。這還不算,常常睡到半夜,慕容燦讓他摸臉摸到醒來。

「你幹什麼?!」慕容燦心情很壞的醒過來,「你要…那個?可不是昨天才那個嗎…?」

「…不是。」他嗚咽著把臉埋在慕容燦的頸窩。

別說他哭,慕容燦更想哭。給不給人活了?覺都沒得睡!

「怎樣啦?」她欲哭無淚,馬馬虎虎的拍了拍容錚的背,「乖,跟姊姊說,為什麼半夜不睡覺?」

「…阿燦,我真的會掙鳳冠霞披給妳…」小白渣受哭著說,「妳別離開我!」

「啊?」慕容燦更哭笑不得,「你做惡夢喔?我還以為離了我這悍妻,應該是美夢才對…」

「不是!」容錚哭著搖了她好幾下,「妳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這下子,慕容燦徹底清醒了。是我哪兒漏餡了?我預計要開的鋪子還沒開啊?難道她露出絲毫和離的傾向嗎…?

「…不是你的問題。是我。」她嘆氣。和慕容擎說得那麼凜然,可回到李家,看到柳姨娘的大肚子…她發現,真的無法忍受。

原本想撐到明年,等容錚考完秀才。先不影響他的心情的…

為什麼無法忍受,她根本不敢細想。省得思考一次,心底就多個血洞。

「我沒辦法跟人共用男人…」慕容燦很氣餒,「我以為我可以,卻沒想到真的不可以。這是我的錯,並不是你的。大概是我有嚴重的潔癖…」

「我知道的!我懂的!以前我不知道不曉得,現在我懂了…」容錚哭得更厲害,「楚王碰一碰妳的臉我都快發瘋了…就算是他我也不讓!妳愛我對不對?所以妳才會生氣,對不對!?我不敢了,妳不要走…王冠沒什麼好的,我掙鳳冠霞披給妳…封侯拜相,好不好…好不好?」

然後,哭得太厲害的容錚開始打嗝了。

慕容燦無言的拍他的背,不知道該感動還是鄙夷。除了劉備,她還沒聽過哪個封侯拜相的是個愛哭的小白渣受。

「…你不給我休書,我也走不掉。」慕容燦無奈了。

容錚憋足了勁搖頭。在他心目中,七少奶奶是個神奇的存在,就沒她辦不到的事情。以前覺得很安心,畢竟他們成親了嘛。

可楚王那樣冷的人,都試圖拐走他的阿燦!

可憐的小白渣受,頭回湧起這樣強烈的危機感。

「我再試試看好了。」磨到最後,慕容燦給了個不怎麼肯定的承諾。「如果有鳳冠霞披,說不定還值得我忍下去。」

這個答案,卻讓容錚湧起更強烈的危機感。自家事自家知,他跟楚王差得不是一點兩點,說是雲泥之別也不為過。

那年入冬以後,慕容燦開始困倦發懶,管理三房院子越來越力不從心。努力攻讀的容錚很快就發現了,順手就接過來,讓他幾個姨娘都很錯愕。

還沒聽過誰家老爺管後宅的。但也不能說不要不是?只是三個對掐得很歡,想藉機奪權的姨娘有些失望。

但更錯愕的事情還在後頭。

接手後宅的七公子,將十二個通房和隨侍的丫頭,或配或賣,都打發了。原本擁擠的袖風軒,突然變得空空蕩蕩。

整天困倦思睡的慕容燦,驚訝極了,「…為什麼啊?」

「當家才知柴米貴嘛。」容錚很認真的敷衍她,「阿燦,妳整天睡也不是辦法…還是找個大夫看看吧?」

「又沒哪兒不舒服…大概是天太冷,人懶。」她精神不濟的笑了笑,「都打發了,人手夠不夠?」

「另買就是了…」他握著慕容燦的手,「阿燦…妳兩個陪嫁丫頭年紀也大了,還是嫁出去吧…我再挑人給妳。」

這兩個也爬過你的床欸…雖然連通房的名分都沒有。慕容燦古怪的睇了他一眼。但她精神著實不成,半闔著眼睛說,「你看著辦吧…不然問問大嫂…」話還沒說完,就睡著了。

最後她是被激動的容錚搖醒的。她茫然的睜開眼睛,望著跳上跳下的小白渣受,「什麼?」

「阿燦!娘子!心尖兒!」他囉唆了一大堆怪模怪樣的名字,興奮得有些語無倫次,「妳、妳有了…」

「有什麼?」她其實還沒全醒。

「有喜了!」容錚大哭

著撲進她懷裡,「有孩子了!我們的孩子!」

呃…這算好消息嗎?

萬一男孩子像小白渣受,女孩子像霸王玫瑰…怎麼辦?

遺傳是那樣不可抗力的大問題。後天的教育能不能徹底扭轉呢…?她看著自己的老公兼學生,突然覺得把握真的…

不太大。

最少這個愛哭的問題,就很難解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