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三

七公子容錚今年一定犯太歲。他的小廝銀心深深感慨。

這不,才挨過七少奶奶的鐵砂掌,現在又挨了老爺的板子。這頓打非同小可,就是那個…血流漂杵啊…要不是他機靈,覷著老爺沒注意,溜去給老太太通風報信…公子的命就交代了。

但他真覺得有點冤…雖然七公子大部分的時候都是不冤的,但難得有次例外。雖說七公子有那麼點惡霸習性,慣性的調戲大姑娘小媳婦兒,但還沒真的拉回家…真拉回家早讓老爺打死,哪來得及娶七少奶奶。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七公子的形象真的太不好了,宛城出沒人馬辟易,誰也不敢撞上來,也很久沒人讓他欺負了…

可今天,七公子不是調戲人家,是被調戲了。

一個外地來的公子爺捏了捏七公子的下巴,很猥褻的說了聲小嫩皮,還問夜渡資。

沒事都要挑事,心情又特別不好的七公子,當然一聲令下,把那個猥瑣的公子爺打成豬頭。不幸那個外地來的公子爺居然是個王爺側妃的堂兄弟…

結果換七公子的屁股差點被打爛了。

這是怎樣一個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最後當然只能抬回上房,銀心心底忐忑,雖說公子胡鬧,可對他們這些下人是很好的。萬一七少奶奶脾氣上來…公子就是一個死了。

雖然是那樣的害怕,他還是跪下來求情,「少奶奶…妳饒了公子吧!這次真的不怪他…」他結結巴巴的說明了來龍去脈,頻頻磕頭,替他們家公子求情。

慕容燦啞口無言的看著在地上磕出額血的銀心,有些悶了。她輕聲細語,「我看起來是那種歹毒婦人,會去毆打傷患?」

「不不不,當然不是…」銀心趕緊搖手。只是您那鐵砂掌輕揮…奄奄一息的七公子非小命吹燈不可。

「我知道了,你去把額頭的傷治一治。」慕容燦嘆氣,「我會處理的。」

等銀心千恩萬謝的告退,她也揮手讓丫頭婆子都下去,閉門謝客。她老覺得後宅的病傷患死亡率會這麼高,就是因為探病者過眾,折騰死的。

雖然七公子實在是恨得人牙癢癢,但她還沒怎麼打算做寡婦。她不喜歡佛堂,七公子該捐獻的精子還沒捐獻夠。她生不了也讓小妾生個啊,認到膝下她才有名分在後宅賴下去不是?

悶悶的坐在床頭,趴在床上的七公子,長長的睫毛顫動。

「別裝睡了。」她冷冷的戳破小渣受的偽裝。

七公子不由自主的一顫,上下牙直打架。

「這次的事情不怪你…一樁管一樁。那傢伙混帳,打他一頓只算便宜他了。」

容錚心底一寬,又復發愁,「…可他、他是宗室子弟…恐怕不會就此善了…」

「屁。」慕容燦撇嘴,這句粗話卻震得容錚發蒙,「小老婆的堂兄弟罷了,八竿子打不著的鬼宗室?但就怕這等小人狐假虎威。等等我寫信回家報備,省得他出什麼妖蛾子。」

容錚抬眼看她,滿眼驚詫。這下他不懂了…「妳為什麼肯?」見她凌厲目光刺過來,忍不住脖子一縮,「…妳明明氣我…」

「這事你又沒錯…好吧,是有點錯,不過讓我動手,他就不是豬頭而已…你只要佔理,我就會幫你。」她惡狠狠的磨了磨牙齒,「不佔理…」

容錚緊緊閉上眼睛,「妳、妳…娘子,且記打,等我傷好了…現、現在…愚夫吃不起了…」

看他抖得跟個篩子一樣,慕容燦整個沒了脾氣。好麼,現在又成了病嬌受。她沒好氣的推了他一把,「不是很硬氣?被打得要死也沒吭聲?」

「老、老爺把我的嘴堵起來…」晶瑩的淚珠從玉樣臉頰滑過,「老爺、老爺說要打死我呢…」

靠北啦!天啊地啊,我做錯什麼了,你把個小渣弱受「嫁」給我?好歹我也長得嬌小玲瓏清秀可人,一點點也沒有前世力拔山河胳臂可跑馬的女霸王相啊!

你看過霸王別姬,那個霸王還比姬矮一個跟頭的嗎?你不要告訴我,這個梨花帶淚楚楚可憐的小渣弱受是霸王啊霸王…

七少奶奶慕容燦,捧頭欲泣,差點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但很明顯的,小渣弱受誤會了,他費力的、怯怯的扯了扯慕容燦的袖子,「娘子…其、其實,也沒很疼…是唬外面的人的。妳、妳不要擔心…」

這下子,慕容燦絕望的哭了。

天知道她紅樓夢裡最恨終極娘炮賈寶玉。老天爺果然有著強烈的惡趣味,把她玩兒穿了,更惡俗的塞了個加強紈褲版的賈寶玉給她,一整個生不如死。

看她哭得那樣悲壯,七公子容錚更是驚慌又心疼,一整個誤會到亞馬遜森林了,「娘子,妳、妳別哭…以後我再不敢了…」

惡從膽邊生,慕容燦氣勢萬鈞的舉起鐵砂掌,驚慌失措的容錚閉上眼睛,把臉埋在枕頭裡發抖。

…下不了手。欺負弱小,非男子漢所為。

(雖然她也不是他媽的男子漢)

往好的地方看,最少他心眼兒還不太壞,還不至於記吃不記打是不?雖說十六歲,也是十五未滿的小鬼…頂多念國二。

跟個國二生發什麼脾氣?

「睡覺。」她沒好氣的說,自己拆著首飾和頭髮,「我就在軟榻守著。要喝水跟我講。」

容錚小心翼翼的抬頭看她,「…現在可以喝不?」

餵了他喝水,大概是安神藥起了作用,很快的睡著了。

慕容燦仰首四十五度,憂傷得如此明媚。

卻沒有人知道她正在辱罵賊老天第三百三十三次,至於內容,難以奉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