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五

三房院子,有個很好聽的名字,袖風軒。

但是三房上下,很想改個名字去去霉運。因為已經快要成為「抽風軒」了。

因為三房諸幹部,都陷入抽風與糾結的風潮。

【Google★廣告贊助】

最高領導小渣受李七公子容錚,眼淚汪汪的咬著被角,陷入被少奶奶「驅之別院」的棄夫憂傷中糾結,中階幹部張姨娘哽咽著咬著帕子,糾結於「美食」當前,可公子卻視若無睹的迎風灑淚、唉聲歎氣。

另兩位中階幹部柳姨娘和周姨娘,則各在各的房裡大肆腦補張小賤人和公子如何的顛鸞倒鳳,這樣那樣,以至於寤寐思服輾轉反側,非常詩經的糾結中。

至於眾多通房,咬牙切齒的陷入失望中。對於鷸蚌不相爭,她們這群漁夫沒有得利空間,糾結得要抓狂。

然而,站在食物鏈的頂端,三房第一大boss,前教官七少奶奶慕容燦,也非常之糾結。

只是她糾結的緣故和其他幹部完全搭不上邊。

溫柔鄉乃是英雄塚。這話說得極對。

就是因為沒有溫柔鄉(快槍俠誰愛誰挾去配),所以七少奶奶成為三房最為獰猛的英雄boss。

這大概是「時代出豪傑」的另一種新解。

七少奶奶正在思考三房攸關生死的大問題。今天,當家的大少奶奶,在探望過傷患七公子以後,狀似悠閒的和七少奶奶話了一個時辰的「家常」。

日理萬機的黛玉殼熙鳳心的的大嫂怎麼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呢?當中絕對有很深的玄機。可她這個大嫂已經到了破碎虛空的成仙境界了,可以一面感時花濺淚,一面折騰她手底下的蝦兵蟹將讓他們欲哭無淚…

講話可比打禪機,她得好好參詳參詳。

在她順著所有對話過了幾遍後,謹慎的使用排除大法,過濾出幾個重要的關鍵字…一曰哭窮,二曰妻妾。

靈光一閃,她去帳房轉了一趟,立刻水落石出。

李家是宛城首富,雖然父母在不分家,可是李家能興盛這麼久,就是對家業早有安排。每個男孩子不分嫡庶,娶妻之後都會「小分」,所有的田產莊子都是長房的,不消說,長房外的嫡子可以分幾間鋪子,庶子可以分幾間,都有分例。但所有的鋪子田莊都得交七成收入到公中,二成分給名義上的各主,一成給掌理的主管。

雖然未分家前,等於是看得到摸不到,可就有個希望,兄弟才不會為了家產掀風作浪,鬧得家宅不安。而且自己是能拿兩成的,家常用度都是公中錢,等於公然允許各房存私房錢,當然也會為自己的產業多留點心,賺了錢不但豐富了自己荷包,也讓公中寬裕,省得生些好吃懶做的不肖兒孫…可以說李家先人用心良苦。

可這用心良苦,卻在七公子身上嚐到鐵板的滋味。

分給他的鋪子,收益最少,因為他只會跑去櫃上拿錢,讓老爺下死命令才斷了他這條伸手財路。但他不去當蝗蟲就很好了,還指望他多用心?別想了。多睡點做夢比較快。

可三房,所需月錢最多。大房長公子,一妻一通房三兒女。二房四公子,乾脆連通房也沒有了,兒女雙全。

三房七公子…一妻三妾十二通房。

注入公中最少,使用的月錢卻是別人的四五倍。難怪大嫂會不高興…大概除了老太太,就沒個高興的。

長公子淡泊,但很愛當地主,那個莊子是一個又一個的生…反正將來都是他的。四公子愛做生意,自己打通了幾條商道,也是鋪子生鋪子,沒完沒了,將來也都是他的。

七公子…這個七公子…

我若是他兄弟,早八百年就把他踹出李家大門,省得帶雖。慕容燦默默的想。

除了開源節流外,她還能有什麼辦法?

她頹然的趴在桌子上,非常希望自己能夠裝死。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要不怎麼會把這個小渣受扔給她呢…?她苦笑了兩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