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八

李七公子容錚,受到很大的震撼。

自從被自家娘子修理過以後,他知道七少奶奶慕容燦頗有一把力氣,但不知道不只是力氣而已。

她居然還是個武林高手!

【Google★廣告贊助】

即使他妻妾人山人海,但他畢竟還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正在渡過他艱辛的青春期。每個在青春期成為青番的慘綠少年,都有個英雄夢、武俠夢。

雖然他因為祖母溺愛、父親輕視、母親無視,以至於沒有機會學武,但也不妨礙他擁有這種武俠英雄夢。要不然他也不會紈褲到帶著大批健僕在外惹事生非,就是要滿足一下豪俠的感覺。

可惜,他耳根子軟又爛好人,豬朋狗友覺得不利用他真是愧對國家社會,所以他十次欺壓百姓,有九次半是因為「兄弟」、「哥兒們」被「欺負」,他帶人去出頭…

有好處都是別人家的,壞名聲都是他擔起來。說起來不是「教父」,而是人間「聖父」,雖然非常白癡。

自從覺得這孩子有救以後,慕容燦的教官魂和教師魂雙重燃燒,雄雄滔滔,火鳳燎原寫教案。

她做了一次綜合分數的評估,非常之客觀。周邊取材上從老太太(祖母)、老爺(父)、夫人(母),下至小廝銀心、奶嬤嬤,甚至連門房、洗衣婦,都做了一次最周到全面的「家訪」。

等知道這個跟她成親八九個月的紈褲花花公子快槍俠,居然是個熱血過度的多情聖父青少年以後…她無言良久。

孩子的教育,果然不能等。

她心底暗暗嘆息。

過度溺愛的祖母,嚴厲又不得法的父親,婚姻失敗充滿恨意轉嫁子女的母親…真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組合。

奶嬤嬤說,七公子小時候有神童之稱,五六歲就讀完詩經,七歲能詩。不能說是笨蛋…可祖母捧殺,父親打殺,母親躲在佛堂,一年見不到幾次面…

於是一個大燕朝版的不良青少年堂堂出世了。

當她用探究的眼神望著七公子容錚時,容錚也小心翼翼的研究她。

最近他們的關係和緩許多,大概是慕容燦那掌血勾起容錚憐香惜玉的柔情,雖然沒留宿,可每天都會來看慕容燦,親自上藥,裹得她的手寫字都吃力。

「娘子…」看她手掌的皮都長好了,不知道為啥,容錚心底有些黯然。以後不知道用什麼理由來尋她了…「妳、妳會武功?」

慕容燦醒神過來,有些犯難。但所謂春秋筆法,她可是用得出神入化。她淡然從容的輕嘆,「李家是少有的良善人家。慕容府…」她又嘆了一聲,無盡蒼涼,未盡之意,頗讓人玩味。

容錚愣了愣,看著比他矮一個頭的嬌小娘子。慕容燦不如容錚長得妖孽絕美,卻也娉娉婷婷,清秀可人。只是她未免過於嬌小,所以看起來比實際的年紀還年少,但眼神總是過度滄桑,不免有些暮氣。

以前他就是嫌暮容燦板著臉,活像個木雕觀音,才會不喜歡。但他從來沒去想,為什麼她的年紀只小自己半歲,會這樣暮氣沈沈。

她這麼能幹,又會武功。為什麼要活得像是肩有千斤重擔?

回想他們回門時,慕容府那可怕的規模,繁複到極致的禮數…掛著面具笑似的岳父岳母…

「慕容府…這麼難?」他低聲問。

慕容燦遠目不語,好一會兒才輕笑一聲,「現在我是李家婦。咱們家不難,就好了。」

容錚幾乎落淚,忘情的握著她的手,無語凝噎。

…會不會做過頭了?全身狂冒雞皮疙瘩的慕容燦默想。該不會作繭自縛吧…?

「跟妳比起來,我真沒用。」容錚哽咽復自傷。

慕容燦勉強笑了笑…雞皮疙瘩未退。「夫君怎麼這樣講?夫君是讀書人,不是我這種粗魯村婦。」

她和藹的和容錚聊了一會兒,小心翼翼的順著毛。青少年是世界上最討人厭的生物,也是天下最難搞的人類。只有驢子能比他們還古怪。標準打著不走,罵了倒退。

只能紅蘿蔔加上大木棒,兩手準備。

既然他憐香惜玉,偶爾也該割肉餵鷹…揍過嚇過也得給點甜頭嘛。

所以,我們精明的前教官,七少奶奶慕容燦小姐,首先上的第一個紅蘿蔔,就是「示弱」之餘,拐著彎子繞暈小白渣受,讓容錚求著她教一點拳腳功夫。

「不是我不願意…」慕容燦故作遲疑,「僅僅防身,年餘就成了。但是非常辛苦…妾身不忍夫君吃這樣的苦頭。」

「我不怕苦的!」容錚挺起他不太強壯的胸膛,「以後…我保護妳!絕對不讓妳受累…」一面憐惜的輕撫她剛長出新皮的掌心。

割肉餵鶯割肉餵鷹…慕容燦用畢生修為忍住過肩摔的衝動,正色道,「當初…師門有言,學這套功夫,即使不拜師,還是得嚴守師門誡律,不然寧可失傳,不能輕授。在我傳授的時候,很可能會…很兇,還會打人。」她一臉為難,「夫君,還是不要吧…」

充滿反骨精神的青少年,很快的掉落陷阱,拍著胸膛說完全沒問題,而且絕對不會告狀。

於是,精明的前教官慕容燦小姐,合法合理取得了體罰權。

她露出一個非常迷人的微笑,讓她原本暮氣沈沈的面容,浮現罕見的嬌豔,電得小白渣受找不到北。

那一天,她很愉快。只是這天過後,某小白渣受,再也愉快不起來。

他終於明白,「紅顏禍水」的真正意義。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