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九

可以的話,她也想離婚。

可惜在古代沒有離婚這種好事情。她在慕容家的時候,唯一一個和離成功的堂親姊姊,回到慕容府,最後還是受不了閒言閒語,在精神備受折磨的情形之下吞金自盡了。

現代人不能了解古代那種階級分明、強大恐怖的社會禮教制約。她不得不學著當一個古人,甚至慶幸自己「嫁得不錯」。

【Google★廣告贊助】

實在是太多事實將她教育得非常膽戰心驚。

最少李家人都敦厚少心眼,紈褲快槍俠還尊重她這個正妻。

既然不能離婚,她也只能盡量在可能的範圍內,把那個還有救的青少年,教育得稍微好一點。

紈褲,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像劉子章那種,是最末流。真正的世家子弟才不會出這種惡少。鼻孔朝天可能會有,但都講究一個氣度和規矩。會去馬路上調戲甚至強娶姑娘的,那是暴發戶的行為,世家子弟才不屑這種作為。

劉子章不過有個側妃姊姊,講白就是個世族末流的小姐,長得好看點罷了。劉家靠這個漂亮女兒翻身,劉子章只算是狐假虎威。

任何行當到了頂尖都要講求天賦和努力,紈褲也不例外。像是唐朝大詩人李白,講穿了也不過是天地第一大紈褲。

雖然李七公子絕對成不了李白,但當個上等紈褲,那是沒什麼大問題的。

但她畢竟不是個教育學家,只是個前教官。只好從她最拿手的部份半哄半逼的馴服李七公子。

李七公子有幾大病,在她看來,就是酒色過度、無所事事,文不成武不就,沒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本事。

然而這幾大病互為因果,使得李七公子因為自卑而越發沈淪。

首先,她要革除李七公子酒色無度的毛病。而要革除這毛病,就要讓他先連喘氣都沒時間。所謂飽暖思淫欲,就是吃飽太撐,閒過頭了,才會成天只想著滾被單。

因材施教的前教官慕容燦有間靜室。

事實上,那是她拿來鍛鍊拳腳的訓練室,地板是用檜木鋪的,裡頭的器械都是她從娘家帶來的,平常不讓人進入。三房上下會如此畏懼她,這靜室也有部份緣故…在打掃小婢的繪聲繪影之下,人人以為是刑室,不寒而慄。

慕容燦領著容錚進來,兩人都穿著特製的短打。第一天,慕容燦沒太折磨李七公子,只是教他一些女子防身術。在示範和被示範當中,容錚驚喜的發現,原來不用自幼刻苦練功,同樣也能拿住要害。

但是同樣的手法,慕容燦使用起來輕鬆如意,他用起來就很笨拙。

「這是體力跟不上的關係。」慕容燦淡淡的說,「當然,如果遇到會點穴、飛簷走壁的真正高手,一點用處也沒有。但是自幼練武的遇到這種神級高手,同樣要投降保命,跟夫君比起來…沒有任何優勢。但是這樣的神級高手百不及一,所以夫君主要要對付的,是絕大多數有點粗淺武功、力氣大的普通人。這樣的擒拿術,就已經很實用了。」

她粲然一笑,讓李七公子眼前一亮,「夫君好好鍛鍊,體力跟上來以後…說不定連我都打不過夫君呢。」

被美好遠景唬得眼前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李七公子,樂顛顛的開始了充滿苦難的訓練。

頭一天,仗著年輕和新鮮勁兒,並且慕容燦刻意放水之下,平安的渡過了。但真正的苦難,是他洗過澡躺下…才發現他每一節的骨頭像是被拆開來又重新組合,痛得睡不穩。第二天,睡在書房的他就爬不起來了。

看到娘子帶著溫文柔雅的微笑,將他拽下床,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到一陣陣的寒意…

這天他連澡都沒辦法洗,爬上床就昏死過去。

第三天,他說什麼都不肯去了。慕容燦先是好言相勸,然後沈默的看了他一會兒…半刻鐘的慘叫之後,慕容燦拖著容錚的腿,將鼻青臉腫翻白眼的夫君,拖進靜室,一路上溫柔的勸著,「半途而廢不是讀書人的本色。一開始是比較辛苦,熬過去就好了…」

第五天,李七公子覺得他已經在地獄的底層生不如死了。他辱罵過慕容燦,也頗丟臉的求饒過,但一點用處都沒有。他也試圖反抗,但武力值相差實在太懸殊。

雖然覺得沒面子,他還是拐著彎兒,讓他的丫頭透露風聲給家裡的大人知道他無止盡的苦難。

他的父親聽聞,只是冷笑一聲,吩咐小廝送了金創藥和一些人蔘給七少奶奶,其意不言而喻。至於他的老媽,丫頭乾脆連佛堂都進不去。

老太太倒是急了,叫了七少奶奶去「說話」,但七少奶奶溫言一切都是為了子嗣計,說得有鼻子有眼的,老太太雖然心疼,但看七少公子吃飯如狼似虎,蒼白病弱的臉孔漸漸有了血色…也只好咬牙忍心了。

「…慕容燦!」容錚終於受不了了,「妳故意折磨我就算了,連奶奶都要騙?!」

「我可沒騙奶奶。」慕容燦連眼皮都沒抬,「不要只有屁股起來…你這伏地挺身再不標準點,就多練個五百下吧…滿一個月後,你去找個姨娘試試看,就知道了。」

慘無人道的一個月過後,慕容燦終於慈悲的放了他一天假。

這個月,他被折騰的上床只想睡覺,好不容易能夠休息一下洩洩火…卻瞠目於自己的「英勇」。

莫名其妙的,洗刷了「快槍俠」的惡名。

慕容燦倒不覺得奇怪。他的兩個哥哥都有小孩,可見不是家族遺傳的精子稀少或活力不足的疾病。

青少年嘛,總是一天二十四小時發情。但別的青少年要不就讀聖賢書修身養性,要不就是沒有那個條件。

只有這個閒得沒事幹的紈褲公子,毫無節制的滾床單,家裡滾完滾外面,沒得花柳病真是祖上積德。

他這病,不用醫生都能治好。只要「節制」二字。他之前的無子嗣、快槍俠,完全是酒色過度淘空身子的後遺症。

當然,李七公子的心情非常複雜。

他不懂這些原理,被慕容燦折騰的時候,卻沒那麼不甘不願了。

畢竟,他還是個很愛面子的青少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