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夫記 之一

人人都說,李家七公子祖上燒了高香,才能娶到慕容少奶奶這樣的賢良妻室。

坦白說,門第上是絕對不配的。慕容家啊,上品世家啊!那可是跟皇帝同宗的,現在還是一門三進士,父子同在朝,多顯赫一世家啊!

李家?嘖。雖說在宛城跺跺腳能地震,但也就一方土霸罷了。七公子又是個紈褲中的紈褲,連個秀才也沒考上,文不成武不就的,吃喝嫖賭倒是樣樣精通,最常做的就是上街調戲大姑娘小媳婦兒,還沒娶妻之前,房裡就三房小妾,通房無數,是個好色貪花的敗家子兒。

【Google★廣告贊助】

之所以這門親事能成,實在是李家交了大運,慕容少奶奶還在她媽肚子裡時,跟著慕容老爺走馬上任,途中卻早產…李家夫人親自接生,慕容老爺感激之餘,定了娃娃親。

自從慕容少奶奶嫁入李家以後,宛城定娃娃親的機率直線下降,誰也怕給自己女而定了相同的破爛貨。

七少奶奶進門,等著看笑話的妯娌跌破了滿地眼鏡片兒。

誰也沒想到高門貴女--即使是庶出--卻是這樣知書達禮、賢良大度。不但侍長輩極孝,待那個沒出息的七公子也是輕聲細語,更沒跟妯娌紅過臉兒。

但有人想要趁機壓她一頭,看她連敲帶打,柔風細雨卻讓那起子不省心的妾室和通房服服貼貼,順眉低眼,心底又有幾分怯意。待要挑錯,橫豎挑不出個不是,反讓人貼心適意的禮物給堵了,又沒一點想奪權的意思,極為賢良。

出手不打笑臉人,又拿人手短。李家也就三房子嗣,長房和三房(七公子)都是嫡子,二房是庶子,可七少奶奶待長房就尊重點,待二房卻親熱點,對著祖母就彩衣娛親,笑話兒不要錢的潑灑;待婆婆就溫柔小意。李夫人自生了七公子以後,就退守佛堂,不問世事,七少奶奶就能靜心誠意的去陪著做早課,讓面冷心也冷的李夫人居然待她和顏悅色。

可以說,不到半年,整個李府上下都為這個高貴不貴的慕容女傾倒,一派和樂融融。

慕容燦也暗暗的鬆了口氣。這李家果然是實誠人家,三兩下就拿下馬,簡單簡單。過日子麼,還是和和氣氣的比較好,天天烏眼雞似的對掐算什麼呢?她的要求很少很少,就希望能有個吃飯不怕被下毒,睡覺不怕被栽贓嫁禍就行了。

雖說是用了些手段,但李家上下與她相友善,還真有幾分真心…她已經感動得熱淚盈眶了。

除了七公子。

算了。反正只是湊合…湊不上也是倒楣而已。反正這鬼時代沒什麼離婚的可能…當作他不存在好了。一個「賢良大度」的貴夫人,天天把相公往外讓,不就是個模範中的模範嗎?

反正他有三房小妾和無數通房,只要在三房院子的,除了壓著屋簷的嘲風獸沒讓他上過(?),只要是母的,大概沒個落下…連她陪嫁過來的兩個丫環,都趕風頭去爬過七公子的床了。

她倒是沒有生氣。誰希罕誰拿去…就這麼一個「快槍俠」也好爭?老娘才暖機,他就當機了,還重起不能。看他鶯鶯燕燕滿屋子,就沒有一個生孩子,就能理解到,這個年方十六的小鬼早就把身子淘空了,將來不死於色癆或花柳病,我就跟你姓。

有輕微潔癖的七少奶奶為了自己的健康和性命安全,巴不得把七公子掃地出門,樂得非常「賢良不妒」。

至於那群鶯鶯燕燕…抱歉啦,我這麼一個「外來種」都守規矩了,妳們也乖乖守規矩吧。老娘上輩子是教官,這輩子還是得整出點規範來,妳說是不是?不讓妳們出操了,但豆腐乾兒還是得學著疊一疊,講究個進退有序對不?

結合了古人的腹黑內宅學以及現代化的管理制度,三房院子終究是整出個軍容嚴整的模樣。

但她所有的努力,還是崩潰在七公子的身上。

李府治家,都是將每房用度,交到各房主母手底。七少奶奶能夠治理的上下一心,忠誠無二,有相當大的緣故就是…上上下下的月錢都攢在她手底分發。

不聽話?不聽話你就等著窮困潦倒。身為一個斯文的大家閨秀,七少奶奶從來不動板子,也不讓人罰跪。小過錯就請妳去乖乖站在牆根下,腳跟、膝蓋、背,要求三點一線的貼在牆上站好,站不好就有教養嬤嬤的細竹絲掃下來,絕對不傷筋動骨,卻保證痛得涕淚泗橫。

這樣站還有個好處,累死人卻保證儀態,那群講嘴巴痛快、喳喳呼呼的妾室通房,罰個半年下來,儀態都端正許多,讓老太太誇獎七少奶奶會調理人,妾室通房卻只能把眼淚往肚裡吞。

但真正的大殺器是…經濟制裁。

屢教不改?不要緊。七少奶奶不打妳也不罵妳,扣了首飾盒,封了衣箱,裁了月錢,免了月例胭脂。蹦達吧,繼續掀風作浪吧。咱就來招釜底抽薪。

原本這招整治三房院子很有效果,卻沒想到七少奶奶讓七公子釜底抽薪了。

剛發下來的月錢,讓他偷砸了鎖,捲去賭了個乾淨。

一陣秋風吹過,幾許淒涼和殺氣。

十幾年來謹小慎微,低調到不能在低調,依足了百分之一百二十規矩的七少奶奶…震怒了。

妾室通房效跳樑小丑狀,她忍;七公子對她冷嘲熱諷,每個月來騷擾她一夜,她忍;偷了她的首飾送給青樓花魁,她忍;十足十是個紈褲弟子外加足金窩囊廢,她忍…

偷她的錢,吭?!這個月的月錢裡頭還包含三房的伙食費…賭了個精光這個月吃什麼?!要不是她有先見之明,嫁妝錢都挖青磚埋地下了,豈不是被偷了個海枯石爛?

不能倚靠就算了,居然成了家賊!不怕狼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這就是豬,豬啊!

於是震怒的前教官慕容燦七少奶奶,衝進了柳姨娘的廂房,揪著白天裡睡得糊裡糊塗的七公子尊貴的豬耳朵,拖回正房,三兩下擺平了他,面朝下的綁了四肢,揚起手…

惡狠狠的賞了他一頓屁股。

一面打一面破口大罵,問他知不知道錯了,知不知道錯在哪。

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整個三房院子靜悄悄的,沒個人敢去通風報信。這個總是溫言笑語的七少奶奶整治了半年以後,讓這群鶯鶯燕燕深刻了解了什麼叫做「軍令如山」。

聽著七公子殺豬似的哭嚎,這群娘子軍心底湧起懼意和敬意。七少奶奶的形象,瞬間高大了起來,一整個頂天立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