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尋芳 (完)

「這個遠封,是我跟帝母討價還價來的。」旅途中,慕容馥仔細的跟岳方解釋。

沒辦法,岳方什麼都好,就是什麼心思都藏在心底,又不問,只是苦苦琢磨。這樣無謂的耗竭心力,對心理健康不好。

她身邊又沒其他的誰,也不過就一個岳方而已。

當初翼帝暴怒,在圈禁慕容馥之前,有過一番答辯。

【Google★廣告贊助】

她心知帝母有個毛病,就是狂怒起來會暫時失去理智,等冷靜下來才後悔不已。幸好帝母殺性不重,人沒死往往都還能挽回。

所以她很直接的頂撞了,嚴重告知可能會有的結果。狂怒的翼帝哪聽得,就令人叉出去。

臨行前,慕容馥跟翼帝說,「帝母日後若無法收拾,兒臣掃徑以待。若過此劫,請帝母容我遠封蜀地,代王叔永鎮西北。」

「朕滿朝文武,難道還非要靠妳不成?!」翼帝聞言更怒。

「帝母轄下文嬉武恬,非兒臣不足以收拾殘局。」慕容馥昂首。

這才讓翼帝把所有服侍她的宮人全收回,苛刻飲食,就是差點被這不肖女氣死。

日後北蠻圍城,翼帝真的束手無策,只好召慕容馥來。沒想到慕容馥要求全面代理攝政,還要翼帝先行寫妥封王文書,並且用印。

心力交瘁的翼帝破口大罵,卻毫無辦法。聖心獨運慣了的皇帝,哪吃得住這種氣,才會在吃了這麼大的虧之後,吐血昏倒。

待圍城之危平安度過,翼帝猶不消氣,才勒令一個月後速速離京,省得看到這個不肖女就暴血管。

岳方低頭了一會兒,輕聲問,「那…為什麼是蜀地?」

「遠、苦、窮,有邊患。沒人會質疑,也不會有人跟我搶…」看到岳方幽怨的眼神,她投降了。「好吧好吧,我說實話。因為我發現,就算你變心我也捨不得剁了你,只好施加小惠,讓你死心塌地囉…本來我是想去大理,比較溫暖。但為了讓你感恩圖報捨不得變心所以…」

「殿下!」岳方高喊了一聲,眼淚沒能攔住,斷線珍珠似的直落,「妳、妳…妳明明、明明只是為了我…還、還說這些…」

「哎,你別哭呀…」慕容馥煩惱了,「你們讀書人怎麼就是愛哭呢?」

為什麼我會愛上一個愛哭的美受,而這個美受就是愛我呢?神奇。

但更神奇的事情…也發生了。

當初她知道的時候,呆若木雞,把冒著油汗的老軍醫嚇個半死,以為她要殺人滅口。

嘖,當我什麼人呢這是…被知道也沒什麼,只是有點麻煩。才請他暫時保密的。

但入蜀在望,她總算可以放心了。只是他們家的如意君(現在成了岳方的專稱了。沒其他人敢這樣自稱或他稱),很是遲鈍,居然一直沒有發現…

「那個,咳。」她清了清嗓子,「岳方…你有沒有發現…我好像變胖了?」

一路上極盡溫柔體貼的岳方看著她有些浮腫的臉孔,和微微突起的小腹,很聰明的沒有說實話。「我覺得殿下這樣剛好。」

他畢竟是在後宅混過的人,知道女人都有些口是心非。再說,他也覺得慕容馥胖點比較好,表示吃得下睡得著,健康。

慕容馥尷尬的笑,「那個,呃…我覺得,小孩子還是姓你的姓好了。姓慕容麻煩多。」

岳方疑惑的跟著笑,「怎麼又提這個?」他已經接受了無後的事實,能伴著鳳凰似的馥親王,他已經覺得是上天最大的垂憐了,又歷經了幾番生死,很多事情都看透徹了。「像殿下說的,姓誰的姓不一樣?都是咱們的孩子…」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怔怔的看著慕容馥更尷尬的笑容,目光又移到她微凸的小腹。

不會吧?難道…

「…幾個月?」

「現在九月…五個月了吧?放心,雖然看起來肚子很小,但是我給大夫看過,說我很健康,孩子也很健康。」慕容馥趕緊保證。

「那就是…夏初有的。」難道是馥親王剛接下攝政的那晚…害怕沒有明天所以…?

「欸,對啊…」慕容馥有些羞澀。

所以,懷著孩子的馥親王,騎馬跑遍全城,還到處支援,死守北門,彎弓控弦,和北蠻子砍砍殺殺…

蹦的一聲,岳方昏倒了。

咬著指頭,慕容馥無奈又哭笑不得。這樣纖細的孩子的爹。「唔,這是驚喜還是驚嚇呢…?」

她也很感慨。這個孩子要跟妳就是要跟妳啊,衝鋒陷陣砍砍殺殺也跟得牢牢的。身中數箭也沒嚇跑。想來墜河跳樓也不會掉吧…

當然她不會去實驗,開玩笑。

非常緊張的新手爹護著慕容馥像是護著易碎品,巴不得把她一路親自背去蜀中。慕容馥吼了他幾次才讓他稍微放鬆些。

目前,尚未開府建衙的蜀王慕容馥,暫時帶著岳方住在楚王舊王府內。但蜀中讓回紇趁國危時糟蹋過一遍,楚王府也被蹂躪過,勉強找到一個損害程度比較輕的院子住下。

蜀軍被招回去,讓翼帝揮霍光了。戰亂之後,蜀中殘破,百廢待興。

「得白手起家了。」慕容馥嘆氣。

「殿下,我已經從江南調了些資金過來,府官也快抵達了。一切都會好的。」岳方安慰她,「只是建衙要建在哪?這裡畢竟是楚王府產業…只能借住。」

「白沫江畔,平樂。」慕容馥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讓孩子祭拜祠堂方便些比較好。欸,繁,你覺得王氏族人富不富啊?百廢待興,很需要抄那麼一家兩家補漏洞…我很窮啊。」

岳方睜大了眼睛。當初賣掉他的兩個族叔…聽說還活著。但遷怒貳過…這樣好嗎?

「我家原本是平樂數一數二的大戶。」他回答了。

「好極,極好。繁,你不介意我徵用一下吧?將來還你。」

「殿下儘管用。」他臉孔微微酡紅,「繁所有的一切,都屬於殿下。」

這孩子真是學壞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慕容馥很感慨了一把。

「交給我吧。我可是受過惡霸的專業級訓練。」她很霸氣的擺手,「連帝母都讓我惡霸了整個蜀地,掛保證的。哼哼,哼哼哼…」她在想要怎麼讓那兩個王八蛋生不如死,後悔生在這個世界上。

對啦,她就是護短又自私自利。犯我的人…雖遠必誅!順序問題而已…

岳方垂下眼簾,噙著笑意。他以為,觸及這些人、這些事,他會非常痛苦。

其實不然。

像是那些苦痛幽怨恨意,都已經轉成灰白而模糊的影子,不太記得了。

現在,他只覺得,慕容馥惡霸的樣子,是那麼耀眼可愛。

雄者曰鳳,雌者曰凰。只有她,如此完整的她,才配稱鳳凰吧。追隨這樣的鳳凰,就算殺人放火…他也從了。

「我相信的。」他溫言,宛如光華滿映的月華流芳,「殿下。不過還是等孩子生了以後再說吧。大著肚子去抄家,不太好看。」

「………………………」

(倦尋芳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或者也可以支持實體書喔

雅書堂2011出版 博客來連結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