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尋芳 之十四

「…對不起。」勇於認錯卻有點晚的馥親王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我是想激起你的攻擊性…不是故意欺負你。男人沒點攻擊性,會被老婆欺負的。我又不能插手你的家事,可看你吃苦…我也不好受…」

岳方愧疚又黯然的抱著慕容馥,下意識的撫著她的背。顫著唇,愣愣看著她破皮的嘴唇,自責的想死。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不娶妻。」掙扎了好一會兒,他低聲說,「或許賃個妾…生個孩子傳宗接代,就遣送她回去…」

「賃妾?」慕容馥偏離主題的感興趣,「你是說租?妾也可以租嗎?」

「呃…可以。時間通常是兩年到五年…民間嫁妝甚重,孤苦無靠的良家女往往賃人做妾後,才有嫁妝足以嫁人…」(註)

問了半天,慕容馥滿足了她的求知慾。她奇怪起來,「為什麼不聘個正頭夫妻,你會想這什麼歪點子?」

岳方怔怔的看著她,我能娶誰?當臂彎棲過凰鳥…又怎麼能夠…

他眨了眨眼,深深吸口氣,將眼淚逼回去。「如殿下說的,要找個能夠…容我這般…無男子氣的女子實在艱難。何必兩敗俱傷…」

咬著唇沈默了一會兒,「…殿下,我不姓岳。」

「我以前就覺得你的名字…不像是館子出身的。」慕容馥點點頭。

「…我在館子裡,叫做『月芳』。」岳方咽了咽口水,「我求王爺讓我改名。」他的聲音越來越小,「我出身琅琊王氏支族…可我們這支,數代單傳…不能斷在我手上…我不能忘記我是男人,絕對不能忘…」

慕容馥睜大了眼睛,看著蓄滿了淚沒落下了的岳方。「…你還記得?」

琅琊王氏,世族之一。雖然近年已經衰落,即使是支族子弟,又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我、我那時…五歲吧。已經學會了上千個字。我記得…爹娘相繼因病過世,一個不太熟的叔叔帶我搭了很久的馬車…賣到男館裡。我不敢忘記…忘記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一遍遍的寫著自己的名字、爹娘的名字,家鄉的名字…」

他顫著唇,望著慕容馥,「殿下,我家在蜀。平樂,白沫江。就在白沫江畔。」

積攢太久的淚,終於沒有攔住,還是落了下來。每一滴都那麼沈重。

「我、我…我沒臉回去。但我們家…我們家不能到此斷絕。我、我…我不配有妻…也不要有妻…」抓著慕容馥的衣服,他不斷吞聲。

「你哭吧。大聲的哭出來,不用忍著。」慕容馥把他攬進懷裡,「不要就不要,愛怎樣就怎樣。喂,岳方。若是我生了第二個孩子,就姓你的姓,給你吧。你也不要住太遠,偶爾也讓我去偷偷看一看…」

「…殿下!」他嚇了一跳,「不可!怎可使您骨肉分離…」

「你傻啊?生孩子是為什麼?還不就是為了讓他們幸福?」慕容馥撫著他越發烏黑亮麗的頭髮,「我會帶孩子去給你看,你也讓我看看那個孩子。我想有你這樣好的父親,他一定也會很幸福的。我會照顧你們的,放心好了。」

岳方搖頭,不斷搖頭。哭倒在慕容馥的懷裡。把多年的鄉愁和思念,痛苦和不甘,一起哭到斷腸。

我真沒用,真沒用。成了這樣污穢的人,得賴馥親王的憐憫,才能夠好好的活下來。我這樣的人…這樣的人…真不如死了的好。

「岳方啊,我是個自私的人。」撫著他的頭髮,慕容馥用如在夢中的聲音輕訴,「才讓你陪我坐五年的牢。以後呢,就是孩子陪我坐牢…我就是這麼自私。但若有另一個孩子,可以幸福自由的長大…那只會是因為你啊。

「你看我這樣的人會隨便托付嗎?因為是你,孩子的爹,我才會放心啊…」

「不要說了,殿下…求求妳不要說了…求求妳…」他哀懇著,尋著慕容馥的唇,想把冰冷的事實趕得遠遠的。

十指交扣,親密到沒有一點距離。他的汗和淚撒在慕容馥的臉上,玉白滲霞暈的臉龐,有著認真又痛苦的猙獰,狂熱著注視著慕容馥迷離動情的容顏。感覺到她纏了上來,發出苦悶的聲音,不自覺的迎合。

他更沈更深的侵略進去,看著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凰鳥,顫抖著雌伏。半側著臉,雪白的頸項在昏暗中顯得特別晶瑩。

動情已極的岳方,忍不住咬了下去。慕容馥痛呼一聲,卻婉轉呻吟起來,抖得更厲害,像是全身都失了力氣。

把人拖到很深很深的深淵,想乾脆溺死。

湊近她的耳畔,有些著魔的岳方低語,「…奴,爺疼妳。」

慕容馥哀鳴一聲,四肢都纏了上來。一夜狂亂,天亮兩個人都不好意思看對方。讓岳方有些好笑的是,馥親王羞得比他厲害一點。

一整天,她都有些失神。差點踩不上馬蹬,拿著筆只顧著發愣,墨滴得一紙墨跡斑斑。靠近她一些,她就臉孔漲紅,故做鎮定。

這時候才注意到,氣勢很驚人的馥親王,其實還比他矮半個頭,病弱而臉色蒼白。不太應該的…有些憐惜。

她說,她在坐牢。錦衣玉食,卻充滿心機算計,無比寂寞的牢。她說,一個人的時候,數著水漏過日子。

我想保護她。岳方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了一大跳,卻又想到昨晚在她耳邊的細語…和她狂亂的回應。

他覺得喉頭有些發乾,也發起呆來。

可惡。

拿著筆發呆的慕容馥想。真可惡。

她偷偷摸著脖子被咬過的地方,隱隱的痛,卻讓她呼吸急促,下腹發軟。

靠北!

老娘這樣英明神武,居然會是…會是…

會是他媽的女王受!

這是什麼爛事實…為什麼會被個美受推倒還欺壓啊?更可惡的是,為什麼我會起這麼大的反應…

他媽的老娘不能接受啊!

不行不行,這場子一定要找回來…一定是聽到岳方淒慘無比的身世,他娘的母性發作了…一定是這樣的。

奴,爺疼妳。

但一想到這句,她好不容易聚起來的氣勢又散了個精光。

這算不算是作繭自縛呢…?她深深的懊悔了。

—註:賃妾是宋朝風俗,被我拿來亂用了…別跟我認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