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尋芳 之十五

但慕容馥為了身體還不太好的岳方制定了七天一次的週期,這場子要找還得等段時間。

在那之前,她迅雷不及掩耳的將雀兒遣返回家待嫁。雀兒昏了過去,卻被她令人扛回家,賞賜了金銀嫁妝,卻不讓她再進王府。

岳方吃驚了,但慕容馥只淡淡的說,「她已有貳心,我既然不想殺人,就只好讓她離去。總不能等她挾怨報復,成了誰的眼睛。」

【Google★廣告贊助】

他默然。皇室的生活,從來不簡單。

「只是,這樣內總管的位置就空出來了…」慕容馥皺眉。雀兒不但是她的貼身侍女,還是掌管她衣飾、私帳、出門用度的內總管。

馥王府雖然人口不多,但也有百餘人。名下產業更是眾多。管家是帝母送給她的,專門負責管理對外,對內只聽她差遣。府內的林林總總,還是內總管雀兒在管的。

這些年,她也撈得不少了。

「…我,可以試試看嗎?」岳方小心翼翼的問。

「你?」慕容馥微吃一驚,「繁瑣得很,你想管?」

「我…不能一輩子什麼都不會呀。」他垂下眼簾,「出府後…琴棋書畫…能換飯吃麼?」

慕容馥想了想,「行,印信和鎖匙。」她推了過去,「不懂的問我吧。」

她其實沒安什麼好心。終究還是要試探、窺看。其實,她有些喜歡岳方了。但這樣不好。萬一不值得,那就非常慘。

所以這就是第一道考驗。他是想撈個腦滿腸肥,還是想真心做事呢?她絕對不是色令智昏的白癡。

讓她意外又不意外的,他真的接起內總管的職務,雖然有些笨拙和狼狽。

馥王府的親王是女子,雖然主子只有她一個,但伺候的人眾多,分工非常細膩。而分管各部的通常是媳婦和婆子,至於男僕,通常歸管家轄治。

而這些管家娘子覬覦內總管的位置已久,只是雀兒霸著不放。好不容易雀兒遣嫁了,卻沒等她們爭出個結果,居然空降了一個面首。

一個極好看,吃軟飯的小白臉。

輕蔑、調戲的目光咄咄逼人,管家娘子們低低的笑,竊竊私語。

岳方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把表情控制好,勉強自己抬頭逼視。

將養了幾個月,他原本因為營養不良而枯黃的髮絲又回到烏黑柔亮,只攢總在頭頂,其餘都散了下來。雖然他很堅持自己男子的身分,但多年耳濡目染下的審美觀,還是沒讓他習慣綰髻或頭巾。

面若雪玉,雙瞳若深邃寒潭,衣袍寬大,柔若不勝衣,恐乘風飛去。幾許閒愁,靜如處子。雖然陰柔略褪,還是有幾分怯怯。

「嗯。」他翻了翻花名冊,「馥親王令我為內總管,吾名為岳方。請各位娘子自報姓名、職務。」

根本沒有人理他,只是吃吃的笑,還有人朝他拋媚眼,非常輕薄。

他握緊了花名冊,冷冷的一個個看過去。他的眼神很冷,冷得讓人發寒。那是看過生死的眼睛,讓他柔怯的姿態褪了個乾淨,逼出一種迥異於馥親王,卻又有些相似的殺氣。

他可是在宛如煉獄的卿王府爬出來的幽魂,生死了多少次。

「掌家法的吳娘子何在?」他悅耳的聲音如此冰寒,讓吳娘子一個激靈,顫顫的出列。

「妳,身為掌法者,卻知法犯法。」岳方指著她,語氣很平淡,「去管家那兒領三鞭,回來聽用。」

「岳、岳公子饒命!」吳娘子立刻跪了下來,大聲哭喊,「奴婢只是不敢先出列,還有那麼多有頭有臉的管家娘子…奴婢不好亂了尊卑!」

「六鞭。」岳方微微一笑,「討饒一次,疊三鞭。領完罰,我還需要妳這掌法娘子來整治…還是妳要我乾脆的換人呢?」

吳娘子抖了好一會兒的嘴唇,看著旁邊蠢蠢欲動的其他娘子。她這權位威重肥水厚,若挨三鞭可以換得來,不知道有多少小蹄子搶著要。

她哆嗦著磕頭謝恩,顫顫的跑去找管家領罰。

隔著院子,還聽得到吳娘子的慘叫,管家娘子們的心底一陣陣發寒。

一個婆子諂笑的上前,「岳公子,老身王嬤嬤…」

「急什麼?」岳方溫笑,「候掌法娘子回來再說。現在說…不嫌遲了麼?」

等新上任的貼身侍女藍兒一五一十的報告時,撐著下巴的慕容馥瞪大了眼睛,完全沒發現自己鼻端沾著墨。

「唔,真看不出來。唔,好得很。」她露出有趣的眼神,「咦?沒想到他骨子裡還有這樣殺伐決斷。好得很,非常好…」

她覺得,這次真賭到大寶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