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尋芳 之二十一

慕容馥一記重錘,一鑼三響。

先是把暗地裡自恃老人趾高氣昂的趙管家打了個半殘,又讓翼帝目瞪口呆兼哭笑不得了一把。

最後這事兒暗暗流傳,朝中原本對她虎視眈眈想挑事兒的百官皇族齊齊偃旗息鼓,退避不只三舍。

老虎瘸了,爪牙可鋒利著呢!想死自己去,別帶累人。

【Google★廣告贊助】

事後冷靜下來的翼帝又好氣又好笑的把她叫去罵了一頓,看她一臉皮皮,也毫無辦法。

可惜,真是太可惜。如此心計,如此性格,是她八個子女當中最得意的一個。偏生遭此大災。

為了皇室的安定,總得想個辦法安置她…將來自己若駕崩,新帝絕對駕馭不住她。所以翼帝才會試圖掌控,並且封她親王之位安撫,並且火速幫她尋了個額駙。

可沒想到,翼帝居然看走了眼,看上一個白眼狼。怕馥親王怕得要死,還敢打她的旗子試圖造反,差點連累了馥親王。

但這也讓翼帝遲疑,沒逼她再嫁。可現在,她卻跟哥哥的男寵打得火熱…妹妹搶哥哥的人,怎麼說都難聽吧?

卿王還來哭訴幾次,讓她挺煩的。兒女這麼大了,還要母親插手家事?但又不能完全置之不理。惹得兩個皇兄妹不睦,是怎樣禍國殃民的尤物?

只沒想到,她這個機智的女兒,曲折婉轉的藉著這件事兒,再次表達了,「不惹我就安分守己、大家歡喜,惹了我絕對讓你欲仙欲死、欲哭無淚。」

連她這貴為皇帝,富有天下的帝母都發頭疼了。

但試圖封那個面首如意君,慕容馥想也沒想就拒絕了,讓翼帝安心不少。沒名沒份,色衰則愛弛。想來女兒也還不糊塗。

慕容馥亮過一次爪牙,日子清靜不少。她很感慨,果然惡人眾人怕,好人是作不得的…很安心的過起她的日子。

趙管家一消停下來,王府就唯我獨尊。至於外面的政爭黨爭吵翻天也不干她的事…不吵她就行。

她和岳方越發親密,同行同止。內總管的事務漸漸上了軌道,不用那麼勞心勞力,時間就多了出來。

或許是前半生待機的時刻太多,現在岳方頗有閒不下來的趨向。慕容馥笑他,卻在開春的時候,把她的私房產業也交到岳方手裡。

岳方說到底,並不是經商的材料。但他觀察力強,能敏銳的察覺到潮流的走向。讓他掌大旗做生意不可能,卻是個出點子給建議的軍師型好手。漸漸的,連慕容馥都詫異起來,既之深深惋惜。

「岳方,雖然比不上鳳雛臥龍,你最少也是個徐庶。」慕容馥嘆氣。

他的臉慢慢紅起來,垂下眼簾,「殿下說什麼呢?前半生以色事人…」洗刷不掉的污點。

「那是環境的錯,社會國家的錯。」慕容馥有些悶悶的,「…咱們約滿,我薦你給皇長姊?」

岳方用力的搖頭。

「呃,你擔心她的名聲?」慕容馥乾笑兩聲,「不會的,我怎麼會推你去火坑?皇長姊雖然聲名狼藉,可很愛才。你這樣的謀士,她只會倒屐相迎,而且不會論你出身…」

「我知道。」岳方微弱的說,「我知道皇太女愛才勝愛色。」他安靜了一會兒,「我終生只願為殿下謀策。」

慕容馥滯了一下,「…我沒什麼可以謀的。」

岳方不說話,只是低著頭。

現在慕容馥已經知道,岳方居然是她的粉絲,讓她啼笑皆非。岳方為她不平、為她惋惜。如果她要問鼎天下,她相信岳方會第一個不怕砍頭的幫她掌大旗。

「我不能。」她嘆氣,「我心不夠狠。我乖乖的臣服,死的人比較少。我若要爭,未必不能…只是死的人會很多很多,許多根本是無辜的…我心真的不夠狠。」

「可是,」岳方抬起頭,眼底蓄著淚光,「天下不會再有我這樣的人。」

慕容馥緩緩張大眼睛。

「《大燕律初稿》《婦幼法》篇。」岳方聲音很輕,「殿下,妳不小心雜在書稿裡。」

慕容馥跳起來,一跛一拐的衝到書案,岳方急呼,「殿下!我收起來了!保證沒有人看見…」

找出來遞給她以後,岳方哭了。

不公平,太不公平。如果馥親王成為燕帝,該有多好。像他這樣的人,就不會有了。不會再有小孩子被賣到那種骯髒污穢的地方,不會再有人受到他相同的折磨。

為什麼不是馥親王?

慕容馥抓著稿子,眼神有些茫然。她深深吐出一口氣,胸口還是覺得很悶。「…就算有這個,也不見得實行。實行以後,也不見得能杜絕…」

「我擅長的不是問鼎天下,帶兵打仗,甚至耕田種地。最重要的是…我心不夠狠。」

她安靜了一會兒,笑著幫岳方擦眼淚。讀書人,就是愛哭。

「但不一定要問鼎天下啊。」她揚了揚手裡的稿子,「三不朽之一,立言。如何?岳方,跟我一起編纂?咱們來編一套最完備的法典。總有一天…總會有那麼一天,會有人接受這份法典…」她語氣很輕很柔,「大部分的孩子,不會遭受到你的厄運。」

這時候的馥親王,真的很耀眼。

「好。」毫不猶豫的。

其實,這是會掉腦袋的事情。私編國家大律,就算是親王也要獲罪,他更不用說。

但是不要緊,真的不要緊。

仰首看著那樣耀眼的馥親王,他一點點都不會後悔。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