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尋芳 之三十一

樊和是個打仗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七公主也是個管內政的天才…刮起地皮更是毫不含糊,堪稱雁過拔毛。

雖然這兩個頭頭在許多方面都有缺點…但在慕容馥底下,的確發揮了最大的功效。

樊和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了兵符,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討要被軟禁起來的楚王麾下悍將。一通狂灌猛喝,這個做官無能的猛將,忽悠得這些滿懷怨恨的悍將找不到北,嗷嗷怪叫,掀起無限戰意。

【Google★廣告贊助】

「綿羊帶狼群,狼比羊不如。餓狼帶羊群,羊都會咬人。」樊和很得意的說,「咱幹嘛浪費楚王大人養了一輩子的餓狼?讓他們帶著吃北蠻子!」

他還花招百出,徉攻、夜襲,幾通鼓就能讓攻城的北蠻子繞著京城跑馬要累死。找精通北蠻語的士兵大嗓門喊話,挑撥的北蠻子暴跳的恨牆高。

北蠻也不全是渾人,軍師上了幾次當就學聰明了,從搶占的城鎮裡運來攻城器械,用俘虜的燕人打前鋒,優劣互換,又有那投降的燕人獻策,聲東擊西,仗著馬快騷擾不止,想要讓守城軍成疲師。

可這後勤,早就想過對策了。

善於摟銀子的七公主早就把百官世家的家底摸得一清二楚,加上她奸滑似鬼的眾幕僚,徵起物資又狠又準,更把全京城的馬都徵齊了,連御馬廄都沒放過。

更清空東南西北四條大道,不准設攤停留。而這些馬不管是什麼赤兔馬汗血寶馬,都乖乖來拉板車。

這些板車的材料,都是從馥王府拆的,拆不夠還拆到皇宮去(翼帝表示非常憤怒),做得非常粗糙,連屋頂和車壁都無,只釘了橫桿能拉著穩住。但兩匹馬可以拉二十個人,支援起來非常迅速方便,而且支援的兵員絕對不累,下車就能協防。

全城的馬車夫和報更的都被徵來了,不愧是賣官鬻爵成精的七公主,封了這些車夫一個「皇家御手」,報更的封為「皇家威武手」,讓這些興奮過度的車夫和報更的,一路狂奔著運送兵員,一面瘋狂的篩鑼扯嗓門,「大軍威武!避道避道…」

至於自言不懂軍事也不懂內政的慕容馥,帶著岳方,集合所有里正,教導他們唱軍歌。

她解釋給岳方聽,「打仗就是打士氣。現在時間太緊了,來不及有其他的補充,士氣一定要起來。軍歌不是拿來軍歌比賽的,它的作用是鼓舞士氣,讓所有的人了解,戰爭是所有人的事情…」

但她實在沒有時間教其他的,就把最古老的軍歌教唱,岳方還親自譜曲,非常慷慨激昂。

她選的是《詩經.秦風》《無衣》。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于興師,脩我戈矛,與子同仇。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脩我矛戟,與子偕作。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脩我甲兵,與子偕行。」

不得不說,京城的文化水準還是比較高的,識字的人比較多。雖然她硬性規定通通都要會唱,但許多人唱到淚流滿腮,可見非常了解意義。

常常一人唱,眾人和。連守城疲憊的軍漢,沒事都會哼兩句,最後是整個小隊蔓延開來,附近的人都一起唱。

在最緊急的北門之役時,滿天箭雨,城門已破。坐鎮北城門的慕容馥和岳方帶著城軍,就是在《無衣》的歌聲中,揮劍彎弓,掩護著城民拆房子取來石頭木材,一點一點的殺退北蠻子,一點一點的把整個北門堵起來。

她和岳方各中了數箭,天幸沒中要害。慕容馥射箭射到弦斷,掩護她的岳方砍人砍到劍都出現許多缺口。

直到樊和來援,她和岳方退下,才感覺到傷口的疼痛。脫力的慕容馥蹲下來,吐了。

「殿下!妳覺得怎麼樣?軍醫,軍醫!」岳方整個焦急起來。

「沒事沒事…」慕容馥咳了兩聲,「累過頭吧我想。箭傷治一治就好了,比我更嚴重的還多…」他們穿戴戰甲,其實沒傷得很重。

從此,馥親王和她身邊如意君的形象都高大起來。病弱慘白跛腳的鐵面親王,箭無虛發,悍勇非常。連她的如意君那樣漂亮的小白臉,都殺紅了眼,一劍又一劍,血染白袍,也毫不退卻。

很多很多年後,《無衣》還是京城人最喜歡的歌曲。唱完常常會驕傲的提起曾經追隨著馥親王和如意君悍守北門的往事,並且將徽章似的傷疤給人看。

不到二十天,勤王之師終於來援。而天氣越來越熱,不適應這種氣候的北蠻子苦夏不已,人忍得住,馬都忍不住。

戰爭的天平,終於向大燕傾斜。

歷史終歸沒有重演。勤王燕軍大破北蠻聯師,一路追逐掃蕩,一鼓作氣的追殺過賀連山。號稱十萬大軍的北蠻,逃回大漠的只餘萬餘,幾乎都埋骨異鄉。

此役後,數十年北蠻不敢南望。也是這役後,七公主浮上台面,隱然接掌皇太女。樊和一戰成名,成為新軍神。

至於馥親王和如意君,則成了大燕說書人最愛的材料,還出了本話本,叫做「鐵面親王如意君」,非常傳奇。

(雖然也非常仙俠和胡說八道)

那年秋初,幾乎把京城淘空才讓樊和撐下來的馥親王歸還攝政。病癒復事的翼帝祭告太廟,大賞有功,獨獨漏了慕容馥。

她接到的旨意非常簡單扼要:封蜀王,復王祿,永鎮蜀地,給她一個月的時間招募府官,屆時立刻啟程前往蜀中。

一句褒獎也沒有。和對七公主的華美盛讚完全是兩回事。而馥親王改封蜀王,事實上是降半階。親王原本就比王爵高半階,僅次於皇太女。

但慕容馥沒有一句怨言。雖然連給她養傷的時間都不給。

相反的,她卻欣喜若狂,飛快的點了她早看中,還在短暫執政時通過考驗的白衣士子,只要對方同意她延攬,她就立刻定案。甚至來不及等他們一起上任,不到一個月就拽著岳方,逃命似的奔往蜀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