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尋芳 之四

有種不好的預感,漸漸擴大。

慕容馥跛著急步到花廳,倉促的沒注意到姿勢好不好看。

她和二皇兄慕容卿感情最好,或許是因為慕容卿除了好色這個缺點以外,在冰冷的皇室裡,還保有一絲天真和熱血。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歲月漸漸消磨了這點天真和熱血,她還是覺得,二皇兄還是眾多兄弟姊妹中,最像人的一個。

所以,她很不願意,非常不願意,面對卿皇兄不再像人的那一刻。

他笑意盈盈的站起來,打扮得像是個普通士子。「皇妹,」他一揖,「我就知道妳面冷心熱…我代方兒向妳道謝了。妳不是說想要方好硯台麼?我剛得了一方端硯,妳先將就用,以後若有好的…」

慕容馥側身避過這禮,瞅著慕容卿一會兒,款款坐下。「皇嫂對八翅金鳳釵那麼寶貝,果然只有皇兄才能輕易得手。」

慕容卿有些窘,「不略施小計,方兒怎能平安出府?妳那堂嫂,根本是醋汁兒擰出來的潑婦…」

平安?慕容馥抿了抿嘴。她想到血人似的岳方,被拔光指甲的,光禿禿、滲血的手指。嚴重營養不良、操勞過度,失血太甚,傷口發炎高燒。若不是御醫厲害…此刻岳方的墳,已萌新草。

「所以,皇兄讓我在池畔吹了兩刻的冷風。所以,皇兄讓人把我帶往後門。」她淡淡的說。

所以,根本不是誰萌發了善心。所以,設計她的,就是自幼交好的二皇兄。或許他會覺得這是小事吧…但今天他會因為岳方設計她,來日就會為了別的。譬如皇位、譬如頂缺受罪。

她還是目睹了,二皇兄不再像人的那一刻。

慕容卿覺得有些不對,卻不知道不對在哪。他小心翼翼的說,「皇妹,妳一定能了解,我是不得已的…妳皇嫂不容人,可我離了岳方連飯都吃不下…」

「皇兄為何不先跟小妹通個聲氣呢?萬一我沒管了就走?」慕容馥端起茶碗。

「…滿府都是妳皇嫂的人,我這王爺…嗐!」慕容卿陪笑著,「我知道皇妹雖然鐵面無私,可心地是最軟的。其他姊妹兄弟…哎,別說了,什麼牛鬼蛇神。就算人死在他面前,眉毛都不會動一動!這不,來接小方兒我還得自己來!就是怕妳皇嫂知道了,不知道還要惹出什麼麻煩…我已經找好隱蔽的地方了,保證神不知鬼不覺,妳皇嫂也不會來找妳吵鬧…」

你說謊。慕容馥品著茗,默默的想。你挑上我不只是因為我心軟,更是方方面面都考慮到了。因為卿王妃怕我,也只怕我。所以你乾脆把火引到我身上,仇恨轉嫁。

卻不去考慮,卿王妃的父親是當朝宰輔,權傾天下。若是出了任何動搖宰輔支持的事情…你大概會第一時間把我拋出去熄滅秦大人的怒氣吧?

「可惜了。」慕容馥擱下茶碗,「皇兄不早點來。」

慕容卿臉色整個蒼白,「…妳把小方兒交給那個女人?!」他高聲了。

「不,」慕容馥氣定神閒的直視他,「他已經讓我收用過了,我很滿意。」

慕容卿幾乎砸光了花廳裡所有的擺設,慕容馥卻只是冷冷的看著他砸,眉毛都不動一動。

他大聲咆哮的時候,慕容馥只轉頭跟管家說,「砸了些什麼都記下,然後將明細送去給卿王府王妃求償。」

慕容卿一臉不敢置信的瞪著慕容馥。「…妳要為了一個賤妾跟我翻臉?!」

「皇兄言重了。」慕容卿在滿地狼藉中垂下眼簾,接過管家遞來的茶盞,「只能算是無心之過吧?皇兄後院人滿為患,勻個人…還是被逐出府的人安慰小妹寡居的寂寞,也並不為過,不是嗎?」

吵鬧到最後,慕容卿恨恨的走了,擱下話說他絕不會善罷甘休。

二皇兄終究還是成為了另一種生物。名為「男人」的生物…不再像人。

說不定,他早是這樣子,我還自欺欺人。

把女人當玩物,也把男人當玩物。自以為了不起的操控別人的人生,最可笑的就是…他自己的人生,不由自主。

但還是蹦達著,上竄下跳,貪望垂涎著不屬於他的皇位。

皇兄啊,我並不是因為表面上的一個「賤妾」和你決裂。我只是不忍心看著你,載歌載舞的,往深淵走去。

這天她的心情,特別的糟糕。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