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真心欺騙你(二)

第二章

「你這個不良老師,又躲在這裡做什麼?」六年級正是不大不小的年齡,眼前清秀的小男生叉著腰,凶著自己,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就是有點好笑。

嘉斕苦笑著,正要把煙拿下來,卻被他一把搶下來,一腳踩熄。「還抽!再抽肺都要變黑啦!你是老師欸!怎麼可以做這種不良示範!」他搖著食指。

「唉,所以我才躲在圍牆邊抽呀。」嘉斕溺愛的揉亂小男生的頭髮,「午休時間你不睡午覺,跑來這裡曬太陽?」

「我是糾察隊。」他很神氣的指指臂章,「所以……你也別在這裡殘害身體了!」語氣這麼凶,掩飾著濃濃的關心,「老師,你今天怎麼心不在『馬』?」

【Google★廣告贊助】

「心不在焉啦!老天,叫你好好唸書不唸書,『馬』和『焉』都請錯。」嘉斕抬頭,看著這樣亮艷的好天氣,「朱漢霖,要不要打籃球?」

「我是糾察隊!」他轉身過去,拚命抗拒誘惑。

「我是老師,比你大喔。」嘉斕攬住他的肩膀,還是小六的男生,身高已經將近一百六十公分了,高度似乎跟山紅相當呢。他的眼神柔和起來,「要不要打籃球?」

「老師打得過我嗎?」他們一大一小,就在籃框下鬥起牛來。

盛老師是翡翠國小有名的好老師。他教自然,也教體育。學生都認識這個身材很高,總是笑咪咪的老師。

既然在國小,長相又不錯,小學未婚女老師又多,為什麼沒有撲上來,淪落到得相親認識女生呢?

說來說去,都是他骨子裡那股孔子氣害死了他。他萬教不信,就信了孔老夫子。信也沒關係,他偏偏把「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當成最高準則,「教育英才」奉為終生目標,才剛到這所學校的時候,就把人家女老師罵哭了。

他的青筋都爆了出來,眼睛瞪得老大,「這小孩有什麼罪過,得讓你用這種手段對待?」他指著被孤立在門口坐著的小小孩,「他才二年級欸!為什麼要坐教室外面?」

女老師很厭惡的看看渾身髒兮兮、身上飄著臭味的小孩子,「這是我的班級,盛老師,你未免也管太多了。」

「管太多?你是不是老師呀!師大教你什麼?你以為老師就是一種職業,一個金飯碗?如果要金飯碗,拜託你不要誤人子弟好嗎?」

女老師被他罵得無可辯解,哭了起來,「……你……你那麼大聲做什麼?小朋友嫌他臭,不肯跟他坐,我只好叫他坐到教室外面啊。你凶我幹嘛?又不是我喜歡教到他的!什麼錢都不交,通通都是我墊的欸,我已經這麼委屈了,你還罵我?是他自己髒兮兮的……」

他們爭吵的聲音引得校長都來關心,女老師們也你一言我一語的圍攻嘉斕。

「哎呀,年輕人總是比較有理想,」校長是個好好先生,趕緊打圓場,「不過楊老師,你讓小朋友坐教室外面,總是不太好……」

「校長,你怎麼這麼說?!」女老師們又同仇敵愾的圍攻校長,他都快招架不住了。

「好啦!」嘉斕暴吼起來,現場一片寂靜。

「校長。」他氣勢洶洶的轉過頭來,校長嚇得要死,「什……什麼事?」

「這孩子……轉到我班上吧!」他低頭問那個滿眼不屈的小髒男孩,聲音變得這麼溫柔,「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這個從一年級就被懷疑是自閉兒的小孩,抬頭望了望這個為他發雷霆之怒的老師。

「我叫朱漢霖。」他的聲音堅定清亮,讓所有的人都嚇一跳。

「好,朱漢霖。以後你就是我七班的學生。書包收一收,就跟我走吧。」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帶走了那個小孩子。就這樣,他被全校的女老師敵視了。

嘉斕牽著朱漢霖回到教室,全班的小朋友看著不上課衝出教室暴吼的老師,人人瞪著眼睛。只有向來凶悍聰敏的班長舉手,得到嘉斕的允許,她鼓起勇氣站起來,「老師說,不可以吵架,你卻跟楊老師吵架。」

「那是因為她對朱漢霖……」一時說不出話來,全班都看到老師突然發紅的眼眶,班長手足無措的站著。

「對不起。老師的確不該這樣做。」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這位是轉來我們班的朱漢霖。大家要跟他作好朋友。」他看看矮小的朱漢霖,指定了講桌前的第一個位置給他。小朋友熱熱鬧鬧的往後挪一個位置,朱漢霖剛好跟班長坐隔壁。

「我們繼績上課吧。班長,請坐下。」

看見他沒帶這堂的課本,雖然這位新同學身上飄著令人不舒服的味道……班長還是很勇敢的把課本挪過去一點,分他一起看。

這個時候,沮喪的嘉斕,突然發現他所做的一切不是都沒有價值的。

因為老師和班長帶頭對新同學好,其他的小朋友也熱心的提供了漢霖沒有的橡皮擦和墊板,還有人大方的借他玩Gameboy,放學再還就可以了。

放學以後,全班開開心心的到外面排路隊。所有的小朋友都被接走了,只有漢霖寂寞的望著空蕩蕩的馬路,嘉斕默默的陪著他。

「家裡沒有人來接你嗎?」嘉斕拍拍漢霖的肩膀,見他默默的搖頭。「沒有人在家。」

「哈哈……老師肚子餓了。」嘉斕路下來,和不說話的漢霖互相注視著,「你餓不餓?漢霖?」

「我自己回家。」他抬頭,眼中有種冷漠的早熟,「我會。」他亮了亮鑰匙。

嘉斕點點頭,「但是一個人吃飯很無聊。跟老師一起吃,好不好?」

他遲疑躊躇了很久,才怯生生的牽住一直伸著的大手。而在同一時間,眼淚就這麼掉下來。

不管被楊老師怎樣罵、怎樣打、怎樣忽視的小小孩,從來不掉一滴眼淚,卻為了牽住一隻手,哭了。

「乖乖。」他拍拍小小孩的頭,「來吧。老師帶你去吃飯,買套換洗的衣服……」

他帶著小孩吃完飯,教他怎麼洗澡,中間不斷的打電話到漢霖家裡,卻沒有任何人一安。

他默默的幫漢霖洗好衣服,聽著烘衣機令人安心的聲音,漢霖已經睡著了。

一直到這樣過了三天,漢霖的母親才氣急敗壞的跑到教室。「我要告你誘拐小孩!」

嘉斕在心裡從一數列十,才能和藹的面對漢霖的母親,「漢霖不就在這裡?就快下課了,朱太太,等等我和你談好不好?請你先到會客室等我。」

她生氣的牽起漢霖,「不用了!我現在就去報告校長,你這個變態老師!」

漢霖甩開她的手,她更不知所措,厲聲的吼:「朱漢霖!」

「朱漢霖,乖,先跟媽媽去校長室吧。」嘉斕歎了口氣,「等等老師一定會去的。」

「老師!」他抓住嘉斕的衣服,哭了起來。

他實在還是個小小的,才八歲的小小孩呀。「我一定會去的。」

下了課,走到校長室門口,朱太太還在破口大罵,漢霖頭轉一邊,神情很倔強。

「我要告你誘拐小孩!」朱太大看到他,跳了起來,還是同樣的一句。

「我要告你虐待小孩!」嘉斕終於忍不住了,「你到今天才發現小孩不見?我打了三天電話,還在你家門口和信箱裡貼紙條,為什麼你今天才發現?你倒說看看,將這麼小的孩子一個人丟在家裡,你到哪裡去了?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的理由,就不知道你的理由能不能讓我信服!」

「我……我……我以為他爸爸會在……」朱太太被罵得心虛了起來。

「哦?那你到哪去了?為什麼丟下這麼小的小孩?」嘉斕的火氣仍然很旺。

「我回娘家了。」她的眼眶滾著淚,「我……我再也受不了了……他……他居然迷戀別的女人……我以為……以為漢霖在家裡,他就不會去女人那裡……我怎麼知道……怎麼知道他根本不管這孩子……不管我們家……」她嚎啕大哭起來。

「那是你們的事情。」他的聲音很冷酷,向來溫柔笑臉的盛老師,臉孔像是結了嚴霜,看起來非常陰沉,「你們生下他,對他就有責任。隨便你要告什麼,我要帶漢霖回去上課。」撐著門框,他回頭嚴厲的說道:「你們這種人,根本不配當父母!」

不管朱太太在校長室哭得驚天動地,他還是硬著心腸帶走漢霖。

放學的時候,朱太太膽怯的接近漢霖,看到嘉斕,卻停下了腳步。

「老師,我要回家。」漢霖早熟的對嘉斕笑笑,「媽媽沒有我……不行的。大人真沒用。」他笑得很開朗,「但是老師不一樣。明天見。」

他向母親的方向跑去。

***

【Google★廣告贊助】



「一轉眼,你也六年級啦。」漢霖一直都是他班上的學生,一想到他快畢業了,實在捨不得。

「再不趕快長大,我快受不了了。」漢霖咕嘟嘟灌著礦泉水。寂靜的午後,剛剛打完籃球,清風徐徐,像是吹去心頭的憂鬱,「我爸媽終於要離婚了。從小二吵到小六,我真佩服自己。」

「我還記得你小小的模樣呢。好可愛,總是老師老師的……」他感傷起來,「現在卻對我這麼凶……」

「說話不要像個變態老頭!」可愛?害他的雞皮疙瘩全體肅立。「誰叫你要抽煙啊?!你還是趕緊娶個老婆管你吧!都快三十的人哪!你到底要相親到哪一年?」

「哈哈——」嘉斕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好像相親相太多次了?不過,我可能遇到她了。」

「什麼樣子的?」他興奮的跳起來,「老師,漂不漂亮?是怎樣的女生?」漢霖剛進入青春期,對戀愛有種朦朧的憧憬。

「很可愛,很可愛的女生。雖然是大人,但是還保有赤子之心喔!真像你小時候一樣可愛……」

話還沒說完,已經被漢霖用籃球砸了臉,「拜託!難怪那些女老師造謠說你是變態,這種看到小孩就流口水的模樣,還真的滿像的!」

「你怎麼這麼說?!」嘉斕覺得很傷心,「我只是想當個好老師呀!」

「對女朋友也上課?難怪你這麼老了還交不到女朋友!」

「說得好像很有經驗似的……」

「喂!」

上課鐘響起,打斷了他們半開玩笑的拌嘴。「我要去上課了。」漢霖跑開幾步,嘉斕卻叫住他。

「幹嘛?」他回頭。

「謝謝。」嘉斕笑起來總是瞇著眼。

「老師不要神經神經的,這樣會討不到老婆!」他邊跑邊叫。

是該說謝的。當年若不是遇到小漢霖,說不定,他所有的教學熱誠都會讓這個制度磨損得一滴都不剩吧?

因為小漢霖振作了,所以,他當老師的這顆心,才被拯救了。

是該道謝的。他望著綠意蓊鬱的操場,這麼一會兒工夫,漢霖只剩下一個小點。

說起來,剛剛長成為少年的漢霖,和山紅的輪廓有幾分相似呢。大概是這樣,他才覺得山紅面熟吧?

要記得問問她,有沒有這樣一門遠親。

他第一次覺得日子過得這麼慢,星期天居然還這麼遙遠。

***

好不容易熬到禮拜天。前晚他打了三通電話確定行程,自己都覺得神經兮兮。本來擔心山紅會覺得煩,但是每通電話她都興奮的聲音發顫,讓他覺得很感動。

「我去接你吧。」他提議,「雖然也是搭捷運……」

「不不不!」山紅跳了起來,弄翻了椅子,險些讓臉蛋跟地球接吻,她狼狽不堪的站起來,「我會緊張!一定會的……」她掠了掠頭髮,萬一被週刊社拍到,一切都毀了。「我們約在動物園的售票口好不好?」

他還以為女人都一樣的嬌慣,要人家管接管送呢。對山紅的好感又多了一層。「好,明天見。」

掛掉電話他又發現剛剛扯了太多閒話,忘了約時間。

「我忘了跟你約時間……」他又打去的時候:心裡覺得很不好意思。

「啊,我本來打算一有捷運班次就去門口等……這次我不會遲到了!」她這麼高興,聲音還發抖。

「這個……不用這樣。」他笑了起來,真是太……可愛了!「我們約九點半好不好?」

「好!我會準時的,一定!」

等他發覺自己又撥了電話時,暗暗叫糟糕。為什麼我又無意識的撥了電話?我想幹嘛?

他傻笑了好一會兒,「明天你會帶便當,還是要出去吃?」

「……我做了三明治。還有麥茶。」這次換她笑了,「怎麼辦?我好興奮,天怎麼不趕快亮呢?」

兩個人握著話筒相對傻笑了半天,才依依不捨的掛電話。

看著山紅滿頭冒夢幻七彩的泡泡,一臉茫然的笑,小喬覺得頭痛的要命。

「雪濤!明明星期天還有三個通告!」她真是欲哭無淚。

「我早就拒絕了。」她把麥茶冰進冰箱,「以後星期六星期日我不接任何通告。」

「我的小姐,哪有這樣的?」小喬試著說服她,「拜託你,這三個通告都很重要,你剛發新片欸!就算是你,人家的綜藝節目也不會因你而改時間錄影的……」

「那就算了。」她心情很好的呆笑,「反正那個自稱台灣天王的低級男人,我早就不想上他的節目了。」

「雪濤——」

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礙我的愛情之路。她堅定的握緊拳頭。

我喜歡這個男人。活到二十五歲,她從未成功的戀愛過。國內人大多浮誇低級淫慾,光接近他們就覺得毛骨悚然。圈外的男人,要不就是想藉追明星誇耀的公子哥兒,要不就是剛有點好感,對方就退避三舍。

我的職業是藝人,不代表我得了大麻瘋好嗎?

她想要把握這個氣質純淨如水的男人。

翻來看去睡不好,好不容易闔眼睡著了,一睜眼,才六點。

沒關係,現在有捷運了。她躡手躡腳的打扮好,像是小偷似的溜出去。等大門關上,小喬才悄悄的打開門。

算了,妨礙別人戀愛的,恐怕不會有好報應。她苦惱的沖了杯牛奶,紋盡腦汁思考推掉通告的借口。

***

好久沒在晨光中醒來了。她興奮的坐在捷運木柵線上,初夏的陽光暖暖的撒在車廂裡,空氣裡細塵在飛舞,閃爍著金黃。就像她飛騰的心情。

我……終於也能過正常人的生活嗎?她對著自己微笑了起來。隔壁坐著的男孩看呆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一個戴著老土眼鏡、綁著粗麻花辮的女孩心折不已。

一直到下車,他才自言自語:「對了,她看起來有點像薛雪濤。」哈哈,怎麼可能?那種超級巨星出入都有座車,才不會搭捷運……

她倒是不知道自己引起這樣的注目,開心的走向動物園。七點多的動物園空空蕩蕩……

所以她一眼就看到等在售票亭的嘉斕。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講電話都從傻笑做開頭。沒想到見了面,還是先相對傻笑半天。

「你今天……好可愛。」嘉斕搔搔頭。今天的山紅穿著白T恤和背心裙,戴著草帽,襯著麻花辮,連大黑框眼鏡看起來都這麼的天真純潔。

可愛?山紅愣了一下,沒想到……真沒想到我也有被人家說「可愛」的一天!大家誇她美麗高貴有氣質,其實都是誤會一場。

美麗是母親的功勞,高貴有氣質是老闆嚴厲勒令她不准多開口,凡事笑一笑就過去。連她那口標準國語都是正音班的結果。至於那些聽起來很有涵養的成語和引經據典,不知道是夜裡被逼著啃了多少書的苦功。

她幾乎沒有童年,少女時光都在打工,為生活掙扎,從來沒有「可愛」過。

「從來沒人誇我可愛……」她眼眶有點泛紅,「原來滋味這麼好……」

「天,你身邊的人眼睛怎麼了?需要看眼科嗎?」第二次見面就牽手,會不會太快了一點?還是保守些好了,他不想嚇到她,「吃早餐了嗎?我剛剛看到豆漿攤子,我們去吃點東西?」

「我們有三明治和麥茶呀,不過,這是午餐。」

「那就把午餐當早餐吃吧。」

不知道為什麼,怎麼樣都有聊不完的話題。大半都是嘉斕說,山紅聽。他說起學校的事情,眼睛都會發亮。

「……你一定聽膩了吧?」嘉斕有點歉疚,「我是無聊的自然老師,就只會談學校……」

「不會啊,我很愛聽。」她撐著臉,「自然老師怎麼會無聊呢?我最喜歡自然和生物了。我在家裡種了很多花草喔,小喬總是抱怨,再這麼種下去,得撥開草葉才找得到我了……」

「真的嗎?」他高興起來,動物園的門開了,他無知覺的牽起山紅的手,「下回我們去植物園。其實植物園還有很多珍奇的植物呢!來,可以進去了,我們會先看到紅鶴喔……」

他牽我的手欸。山紅的臉淡淡的紅了起來。他的手很大,長年做實驗和運動,手上有小小的繭和疤。但是這樣粗獷男子漢的手,卻讓她覺得很安心。

等他意識過來,已經牽了好一會兒了。

我怎麼這麼冒昧?他心驚了一下。到底當老師當久了,總是習慣牽著小朋友的手。不知不覺就……

不過,她的手,好軟呀。讓他意外的是,這雙小手雖然軟,上面卻有點硬皮和粗糙。她過去的生活是怎樣的呢?一定吃過很多苦吧?

想問她,又覺得太交淺言深。只好隨便找話,「為什麼這麼早來?」

「……因為我興奮的睡不著。等我醒來,才六點,但是真的躺不下去了。哈哈,好像小時候要去遠足的心情……」她的童年悲慘,也只遠足過一次。是她辛苦的生命裡,少有的甜美時光。

「……我也是呢。繼續躺著也沒意思,乾脆出來了。」他的尷尬讓動物們給解脫了,「快看!紅鶴!它的羽毛顏色和食物有關……看,有的單腳睡覺哩……走,我們去坐園車,走下來比較不那麼累……」

【Google★廣告贊助】



到了鳥園,山紅笑得很開心,「哇!那是什麼?好大的鳥!頭上一根羽毛也沒有!還有雞!真的是雞欸……天鵝!看!天鵝……」

嘉斕一一為她解說,不到一會兒,他們的身邊聚集了大堆的小朋友,張大著嘴,聽著嘉斕生動又有趣的說明。

「叔叔,叔叔,」小女孩焦急的懇求,「我看不到,抱我!我要看,我也要看!」

「玲玲!」她的母親不好意思的道歉,「對不起……這孩子……」

「沒關係。」嘉斕將她抱起來,「看到沒有?孔雀開屏呢。」

「姊姊,姊姊,」另一個小男孩也拉著山紅,「我也要看,我也要看!」

「小威!」媽媽更不好意思了,不過她的手裡抱著更小的小孩,實在無力阻止。

「呀喝,」山紅也把他抱起來,「很漂亮對不對?」

不曉得為什麼,嘉斕像個小孩磁鐵,把遠遠近近的小朋友都吸了過來,大家都充滿驚羨的聽著嘉斕有趣又生動的動物生態。

「呀,我還以為你是解說員!」等家長們發現的時候,趕緊不住的道歉。

「沒關係啦,」他笑笑,「我是國小自然老師,這些事情很習慣啦。」

「原來是老師。」家長們的眼睛湧起崇敬,「那,今天帶小朋友來參觀動物園嗎?」

他看了山紅一眼,「我跟我的女……呃……朋友,來逛動物園的。」

「好可愛和氣的女朋友呀。」媽媽笑瞇了眼,「年輕人要加油呀。」

呃……要加什麼油?他的臉都紅了。

「我是你女朋友?」等參觀的人走了,山紅小小聲的問。

「如果,你覺得太唐突,其實我……」他慌張起來,少年時對女人有著很深的誤解,長大起來又一心獻身於教育,他實在沒有太多跟女人相處的經驗。

「……你……你要想清楚,」山紅期期艾艾的說:「因為女朋友……是很……是一種承諾。」

「我、我……」這個時候結巴?虧他在校的時候還是辯論社的,結巴?「我以為,相親以後,就是、就是已經有默契……」

「沒有說出口,人家怎麼知道?」她有點賭氣的別開臉。

「……我不會邀不喜歡的女孩子來動物園。」嘉斕鎮靜了些,「你是第一個跟我來的女孩子。」

她開始下意識的捏著裙擺,「……為什麼牽我?」

「因為我想牽一輩子。」他慌張的搖手,「我不是要你現在回答。因為我們認識還不久,但我是真心的希望……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

她好久都不開口,害他不知道該怎麼辦。難道自己真嚇到她了?

「我是你的女朋友?」她抬頭,滿臉都是嬌艷的紅暈。

「是。」他又不安的問:「可以嗎?」

山紅沒有回答,只是害羞的伸出手,讓他牽著。

他才鬆了一口氣,發現自己居然憋氣憋了好久。

***

「那是斑鳩啦,什麼鴿子,笨蛋!」一個熟悉的聲音打破了他們倆的浪漫氣氛,嘉斕好奇的轉過頭來張望著。

「喂,斑鳩就斑鳩,你幹嘛罵我笨蛋?」這個凶巴巴的聲音他也很熟欸。

「咦?」除了山紅,三個人同時詫異起來。

「老師,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是要去約會……」漢霖奇怪的看看他,又看看他牽著的山紅,「老天啊,你不會約會約到動物園來吧?你到底有沒有常識呀?連小學生都如道……」

嘉斕趕緊打斷他,「怎麼?你和鳳月這麼好?小學生戀愛是不可以的喔。」

「誰跟他(她)戀愛啊!」兩個人異口同聲,鳳月將手一叉,「我聽說他連動物園都沒來過,覺得他很可憐,所以才陪他來的。」

「喂!是誰說國中生逛動物園很蠢,要趁還沒畢業前再來一次啊?還不是你吵著自己來不知道路,是我可憐你才帶你來的欸!」漢霖不肯饒人。

「讓女生一下會死啊?!」從小一當班長當到要畢業,鳳月還是凶巴巴的。

「女生了不起啊?女生就免死金牌啦?!」漢霖又吼了回去。

「你是不是男人啊? Lady first 懂不懂啊?」

「我是男孩子,不懂那種無聊的故作姿態!」

兩個孩子吵得很開心,山紅悄悄的問嘉斕:「你的日子都這麼熱鬧嗎?」

「我的班上有四十個學生呢。」他輕歎一口氣,「現在不過是二十分之一的熱鬧而已。」

嗯,結論是,嘉斕的脾氣,的確很好。或許跟身為老師的修煉有關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