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故交(完)

她追逐那隻狼長達一週之久。

那是隻狡猾、奸險、兇惡的狼。跟老鐵顎還真的頗像…像是牠的兒子似的。每次都破冰,緊要關頭逃跑,或者誘騙沃芙跌下懸崖、掉進河裡。

但她不要放棄。

【Google★廣告贊助】

一週後的某個早晨,她溼漉漉的從河裡爬出來,差點淹死。這頭該死的傢伙將她撞進河裡,兩邊都是光滑高聳的岩岸,好不容易才找到上岸的地方。

她正在喘氣的時候,那頭年輕的狼神出鬼沒的站在十碼外看著她,眼神有幾分有趣和高傲。

「追一個禮拜了,妳還不膩喔?」牠說。

「請當我的夥伴。」沃芙說。

牠偏頭看著沃芙,「妳這麼喜歡我喔?真沒辦法。就這樣吧,我跟妳了吧。」

她猛然抬頭,看著走到她面前的狼。牠們,都說著相同或類似的話。牠們是不相同的,但又相同的。

眼淚輕悄的滑過臉頰。該死的老鐵顎,該死的。你知道會這樣,所以才想回泰洛卡。

我的狼群之一,我的狼。即使死亡也沒放下我。

她哭著,卻覺得胸腔滾著奇怪的震動,發出呵呵的聲音。這…該不會是「笑」吧?

沃芙大哭,同時也大笑,將臉埋在年輕的狼頸窩裡,像是要把之前不足的笑和哭的額度,一起消耗殆盡。

***

那天筋疲力盡的加爾羅回到溫特加德要塞,差點嚇個半死。

從來沒有笑過的沃芙臉上凝著僵硬的微笑,對他揮手。

「妳是…沃芙,對吧?」他小心翼翼的問。

「當然。」她語氣淡淡的,「老鐵顎過世了。」

難道是因為刺激太大,沃芙失常了?他在屠城後飽受瘋狂的折磨,死後依舊不能擺脫,他更憂心忡忡,「沃芙,什麼事情都要想開點,生離死別…」

「我知道呀。」她泰然自若,「但『狼群』是不會死的。」

總是會有新的成員加入狼群,她早該知道的不是嗎?

但加爾羅大約不知道。他發著愣,瞪著沃芙。這個人…我想跟隨的人,也是我的狼群之一。

「加爾羅上尉,」她行了一個不太標準的軍禮,「你還需要一個副官嗎?」

雖然不懂為什麼,但的確,那瞬間,加爾羅非常高興、快樂。但剛接到的嚴酷軍令又澆熄了他的喜悅。

「…我奉命去寒冰皇冠進行一個非常危險的任務。」他的神情黯淡下來。

「那正好。」她不太習慣的笑了笑,「我可以幫你背點東西,我的狼,可以為你警戒。上尉,你需要我這副官的。」

他沈默了好一會兒,指了指鷹鷲獸。

他們並肩飛向寒冰皇冠。

(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