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晚娘病毒(二十七)

仗著彥達的行銷和坐鎮,皓華開始企劃對著歐美市場進軍的事情。她明白,這些年因為長江一號的防毒能力深受肯定,得乘著氣勢,趁勝追擊。

到國外成立新公司,不是季常陪著她,就是愷軒。

晚娘病毒(二十六)

許久不見愷軒的邵晰,興奮的撲到愷軒的身上,卻聽聞他喊痛。

驚見長長的一道翻紅的傷疤,她的眼底含著淚。

「該死的彥達,大混蛋彥達∼痛不痛?你管那個死女人去死!」

「邵晰!不准妳這麼說。她不管年紀,都是妳的長輩。」

她嗚嗚的哭了起來,不是因為被兇,而是心疼。

晚娘病毒(二十五)

對著這幾句話,皓華失神了一下子。但是迫到眼前來的問題,不允許她傷春悲秋。

將彥達留下來,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情。豢養一條毒蛇在身邊…但是這條毒蛇會是最佳的戰力。

要怎樣讓毒蛇畏懼,不敢輕易反噬?必須在他張開毒牙之前,兇猛的懲罰過他,然後讓他知道,如果馴服,將會有怎樣的好處,即使那些好處只是想像而已。

晚娘病毒(二十四)

和汶萊一起的時光,是放鬆的。因為她「不認識」汶萊。雖然說,她比誰都相信汶萊。

汶萊開開心心的,展示了他最近抓到的病毒,解剖病毒碼給皓華看。皓華也把最近寫病毒的心得和困難點告訴他。

「 flower,妳真的神經ㄟ!發作畫面弄那麼漂亮幹嘛?病毒寫得那麼肥,可恥阿~~」

晚娘病毒(二十三)

「彥達∼」看著兒子匆匆離去。他回來到現在,還沒跟自己多說句話,連碰都不許碰,眼睛只滴溜溜的隨著那個小賤人轉。淑真不禁氣苦。

震岳鮮少關注到她,淑真就將自己的所有心思灌注到兒子的身上。沒想到離家幾年,彥達連看都不看她了,讓強烈思念的淑真,傷心欲絕。

晚娘病毒(二十二)

去國多年,彥達的乖戾沒有消失,只是陰沈。

表面上,他已經洗心革面了,但是季常知道,若彥達會反正,那天地也可以倒轉。

在淑真和鎮岳沒有看到的地方,他對著皓華,現出垂涎的樣子。

晚娘病毒(二十一)

這是怎麼了?許久沒有的失眠,又悄悄的爬回來找她。

天亮,帶著兩個黑眼圈去上班,太早了,地下停車場上一樓,居然和愷軒同電梯。而且,只跟愷軒。

離著遠遠的距離,略感尷尬的彼此對立。背對著門的愷軒,看見鏡子裡投射著兩個人的身影。

晚娘病毒(二十)

離開了季常,淚眼朦朧的皓華,在街頭不知道該到哪裡去。將眼淚嚥下,打了電話回張家,她回娘家去。

母親父親都外出,只剩下妹妹和保姆在家。

遠遠的看到姊姊,小小的粉嫩的小女生,張開雙臂,「姊姊姊姊姊姊…」的跑過來。

晚娘病毒(十九)

長江一號居然進入了織文軟體,在駭客小站引起熱烈的討論。

撰寫晚娘病毒的 flower 與織文軟體的淵源,外界不知道,駭客小站的核心成員倒是略知一二。

晚娘病毒(十八)

直到哲平正式的成為織文鋪的負責人,季常才知道。

原本皓華每件事情都會先跟他商量過,最近卻常常自己做主張。季常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