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羽仙歌 第六章

看到墨陽雪白的臉上出現淡淡的紅暈,麗萍心裡很高興。雖然她的神情有些疲憊,眼下有著重重的陰影。

麗萍攤開小夏、小秋的飛鴿傳書發愁,跟在她身邊這麼久了,這兩個丫頭的筆墨一點都沒有進步。兩張鬼畫符比天師畫的還道地,她努力辨識也只看懂了「麗郭目前尚平安」,幸好麗剛托人送口信,說已經追查到麗郭的下落,她才略略放心些。

羽仙歌 第五章

墨陽到學堂上課,驚動了整個書院。

他沒好氣的坐在最前面的位置。久病讓他不耐綰髻,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幾乎委地,穿著寬大的書生袍,一副弱不勝衣的模樣兒;翦翦秋瞳閃爍著冰冷光芒,讓所有無禮的注視都垂下眼簾,過一會兒,又忍不住偷偷覷著他姣好絕艷的容顏。

羽仙歌 第四章

每次幫墨陽把完脈,麗萍的心裡就沉重幾分。

他的身體越發不好了。寤寐多夢,口乾舌燥,五臟如焚,偏偏陰寒內氣纏綿肺腑,加上他外表似冰卻多思易怒……

藥石的幫助實在有限,若要用金針,這樣胡竄的內力,幾乎無可下針的穴道。

羽仙歌 第三章

墨陽的到來,在銀鹿書院引起很大的波濤。

總是有學生借故經過萍蹤院,想盡辦法探頭探腦要看墨陽。書院都是男孩子,從七歲到二十幾歲不等,大半都還沒有訂親,煩悶的苦讀生活中,難免也有點玫瑰色的幻想。

艷如桃李、冷若冰霜的墨陽,就算被他冰冷的一眼凍得落荒而逃,也可以心跳不已的回味半天。

羽仙歌 第二章

六朝日遠,金陵夢迷。

秦淮河蕩漾著歌女的醉人歌聲,卻也有著學子朗朗勤學的誦書聲。

換了馬車,隨江而下,等船到了金陵,正是最迷人的黃昏,蕩漾的金光遍撒江面,波光粼粼。麗萍在船艙里深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氣,每次回到金陵,她都有種回家的感覺。

羽仙歌 第一章

從崖上墜落,墨陽只覺得宛如飛翔。

所有的愛恨都隨著他與燕無拘的最後一戰泯滅。魔劍與真劍皆毀,連他的恨、他的怒,他森冷陰霾的氣息,一切都遠去了……

或許死亡是比較好的選擇吧!他恨的生父已經死了,他愛的姊姊已經不在世上,那麼,他活下去的意義是什麼?他已經沒有任何冀望。

殺了那麼多人,他雙手早已是血腥一片。

沁園春 第九章

麗婉果然是個高明的生意人,一面處理京城的產業,一面又聯繫了四川的老家人接洽,舟車奔波了月餘,幾乎是一到四川府城就安家立戶了。

他們林家原本就有不少產業在四川,經她整頓,就更有模有樣。看看三個姨娘倒也隨遇而安,遂把四川的產業暫時交給她們管理,往濟南老家去了。

沁園春 第八章

「…既然有地道,偷偷摸進去換人就好了啊!為什麼要搞這套玄虛?!」麗婉猛然一拍桌子,桌子上的茶杯茶壺一跳,麗剛和無拘很有默契的一人接一樣,桌子乾乾淨淨,一點水沫都沒濺出來。

面對佳人的怒火,當朝皇帝氣定神閒的搖著摺扇──還是麗婉的摺扇,「這樣『花妖事件』就難以結束了。還要費神解釋我是怎麼瘋、又怎麼清醒的,太麻煩了。」

沁園春 第七章

頭一回,「林大爺」主動託了宮裡的公公傳訊給太后,說有要事求見。

要避開攝政王的耳目不容易,但是天底下有林大爺的銀子通不了的關節嗎?大把銀子撒下去,林大爺大搖大擺的走入宮中,晉見太后。

太后憂心煩悶好些時候,早盼著這個風流俊俏的小哥兒來解悶,他自己來了,豈不大喜?

沁園春 第六章

車行不敢再回去,林玦帶著麗婉急急出了郡府,往京城回奔。

仔細思量,「林大爺」在京城交遊滿天下,無憑無據就發海捕公文拿下麗婉,對攝政王來說不利。他一心想當皇帝,實力尚且不足,說什麼也不會這麼蠢的。

就可惜他實在按不下心裡的那點貪。林玦心裡喟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