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卿卿欲嫁曲 作者心語

作者心語

這場戀愛談得辛苦。

我原本就不是什麼浪漫的人,要我專注在兩個主角的苦戀上面簡直要人命。寫到第五章,我已經抓狂了。所以每次浪漫到一個境界,我就忍不住讓那票配角天仙出來攪局。

尤其是樊石榴和高翦梨,我倒是更鍾愛她們一些,當然,還有那個完美的千年狐仙狐影,簡直是寫這本愛情小說最痛快的部份。

卿卿欲嫁曲 番外篇

番外篇

一切都要歸究,那晚太美的月色。

他在台北近郊的荒野遊蕩著,即使過度開發,人類能夠觸及的地方卻少得可憐。許多妖仙法力保護的荒野,人類總是一無所覺的認定不曾存在過。

他徜徉在滿月的光下,滿心寧靜。萬物默睡,間或有幾個遊蕩的妖仙天人,也同樣醉在美麗滿月的魔力下。

卿卿欲嫁曲 後記

後記

「懷孕了?」診療室傳出驚天動地的叫聲,「那怎麼可能呢?」剛剛新婚不久的煥真和健新發著呆,看著已經八個禮拜大的超音波。

「我也覺得不可能。」醫生比他們還驚訝,「蘇小姐…咳,顏太太。這的確是很不可思議的現象,」望著兩個人緊握雙手,健新攬著煥真肩膀的保護,突然說不出要煥真中止懷孕,「…但是,顏太太,妳的肌瘤表面有些問題…一個不小心就會大出血。懷孕對妳來說有危險性,妳不考慮一下嗎?」

卿卿欲嫁曲 第九章

第九章

晨浪拍岸,孤獨的人影緩緩的在暗藕色的天空下踽踽獨行。

這個景色不知道為什麼會讓她想起「咆哮山莊」。或許書裡描寫的荒野和這荒涼的海岸有些相似。暗晦的天空,青鋼色的海洋,咆哮的風…

和她心裡的悽愴很符合。

卿卿欲嫁曲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三個月,他們以為只會收到信,卻沒想到小英的爸爸真的來了。

健新發了好一頓脾氣,說什麼也不讓小英走,眼前這個高大英俊的男人居然跪了下來,「同樣都是父親,希望你能了解我的苦衷。」這位自稱「胡影」的男子懇切的說,「若不是萬分不得已,我不會拋棄自己的小孩。現在我的問題都解決了,請讓我帶走囡囡。」

卿卿欲嫁曲 第七章

第七章

抱著小嬰兒回到家裡,兩個人相對無言看著睡得挺熟的嬰兒。

「現在…怎麼辦?」健新也開始手足無措了。

「不能怎麼辦。」煥真開始收拾東西,「我帶回去好了。要不然你不能睡覺。」她苦笑,「我想你還沒準備好有小孩子…」

卿卿欲嫁曲 第六章

第六章

跑過了轉彎,她短短的恍惚一下,抬頭一看,咦?我在忠孝東路?我的腳程有這麼快嗎?一望打橫的馬路,南京東路。

我又來到這個奇怪的交叉口了。當然,詭異的幻影婚姻介紹所也閃著檳榔攤似的霓虹燈,靜靜的矗立在路邊。

她覺得頭痛欲裂,喉嚨乾渴,沒有多想這些異象,就直直的走向婚姻介紹所。

卿卿欲嫁曲 第五章

第五章

她精明的眼睛瞄了瞄跟在顏媽媽後面的煥真,下巴一抬,「她是誰?」

健新有些頭痛,「二姐,煥真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她的聲音拔高兩個音階,「為什麼我不知道?」她凌厲的眼光朝著父母身上掃去,健新趕忙說,「爸媽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卿卿欲嫁曲 第四章

第四章

「我可不可以請教你一件事情?」在第六波的大門口,煥真力抗健新的戲碼又上演了,她兩手撐著健新的下巴,「為什麼你非在大庭廣眾之下吻我不可?到底有什麼必要性?」

如果是夜半私語時,她覺得很甜蜜,但是這是大馬路邊!連準備開罰單的警察都笑咪咪的來看火辣辣的吻戲了,叫她有什麼臉繼續待在第六波啊?

卿卿欲嫁曲 第三章

第三章

健新跑哪去了?這段時間他總是忙個不停,連電話都有氣無力的,雖然有些發悶,她還是準備要相信他。

每天替漸漸長高的小樹苗澆水,煥真卻不再為了健新可能出軌煩憂。

我應該很擔心才對。這種莫名其妙的信賴感…她嘴唇勾起微笑,或許我也迷信的認為,只要小樹苗茁壯,我們的感情也不會有變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