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靜學姊之十一.醉酒

睡到半夜,劍紅渴了起來,迷迷糊糊的轉身,身邊居然有人在呻吟。

定睛一看,居然是彥剛。

他差點跳了起來,沒想到一起身,排山倒海的嘔吐感湧了上來,只聽靜厲聲說,「這裡!」劍紅只見靜端著個臉盆,他也準確的吐在裡頭。

靜學姊之十.不離不棄

靜正為了不平衡的報表傷神時,意雲風一樣撲進會計室,對她沒頭沒腦嚷了起來。

「妳為什麼不阻止他?為什麼?該說話的時候不說話…妳是死人哪!」

什麼?靜愕了一下。

意雲滿臉是淚,夾雜不清的說,彥剛已經遞辭呈了。

靜學姊之九.追求(下)

站了一晚,加上前些時候不知死活的旅行,讓好不容易收了口的腳傷又復發了。

新肉又綻了口,透明的體液流出來,靜連站著都很吃力。

她沒請假,每天學弟來扶她上班下班的。

靜學姊之九.追求(上)

今天是姬百合。還是這麼大一把,真是非常非常的浪費。

靜看著佔據了半個桌子的花束,嘆口氣,將花挪到第二會議室去。

「唷,靜。果然成熟有魅力的女人不同凡響哪。連那個林劍紅都是你裙下之臣?彥剛學長啥都不說?好肚量哪。」意雲正好開完會,尖酸刻薄的話嘩啦啦的倒個不停。

靜學姊之八.旅行

彥剛的她因母病返國,彥剛也馬上請假,把握難得的相聚時光。

靜也就難得的有了單獨的光陰。

撇開XX的冷嘲熱諷,靜其實過得還不錯。不用等人開會,也不用趕著上班,在家看書的時候,也不用怕人打擾。

靜學姊之七.相親

月季被欽點到南部負責會計部門和人事部門的成立,在公司引起如潮的竊竊私語。

尤其是女同事。靜相信女人造謠時的嘴臉,跟男人搶骨頭時的猙獰不相上下。

反正從人事經理到亞洲總裁,全部都和月季有一腿。生動的像是她們就躲在月季床底下一般。

靜學姊之六.南都夜曲

她姓夏,夏月季。

關於她的傳言很多,有人說她在風塵中打滾過,也有人繪聲繪影的數說栽在她裙下的犧牲者,從工友到總經理,階級分布的很平均。

但是平常的她,只是個年近四十,帶著黑框眼鏡,盤著髮髻,在人事室裡管理人事和勞健保的老小姐而已。

女同事喜歡在她後面竊竊私語,認為跟她上床的男人…

靜學姊之五.搬家

門鈴響起的時候,靜還迷迷糊糊的去按鬧鐘。按了好幾下,看見夜光的時針指著兩點,門鈴還響個不停,她的心裡就起了火了。

憤然的打開大門,除了消防隊員和警察外,她準備毆打來按門鈴的人。

彥剛的臉色比她難看多了,活像剛辦了喪事一樣。

靜學姊之四.婚宴

到了圓山飯店,同學們果然一湧而上,弄得靜有點無奈。

這些人這麼熱情幹什麼?就因為她帶了個「朋友」?

「這是我的學弟。」她笑笑的介紹。

靜學姊之三.憶往

公司的同事鬧哄哄的走向停車場,沒人注意到向晚的淡水天空,瀲灩著火紅湛藍。

靜依例緩緩的走著,彥剛放慢了腳步,和她一起慢慢的走。

「海中天的菜還不錯。」靜微笑著。他可不喜歡公司聚餐這種鬧哄哄的場面,但是他說,「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