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雙心之三 銀魄花鬼(中)

幾次搶攻,都讓花鬼擋了去。

郡主無意與他為敵,交手只求力保公主,沒有意思見血。遇到這樣無求的對手,即使賣再大的破綻,郡主也只當作不見。

龍玨也明白,真要小公主的性命,甚至連郡主的千年道行,都不是困難的事情,但是…

雙心之三 銀魄花鬼(上)

五代十國,江南夏初。看遍了戰亂的龍玨,來到這蕞爾小國,一開始,就讓壯闊豐美的桃花林給震撼住了。

一望無際的桃花灼灼,在開始凋謝的季節,怒放著。飄著微微酸甜的濃郁香味,翠葉翻飛,落英繽紛。他伸出手掌,一片嬌弱的殘瓣,靜靜的飄在他的掌心,沁著天未明時的露水。

雙心之二 與狼之章

狼一如往昔,站在窗口,俯瞰著對面的女郎。

他已知曉,那有著唐時容顏的女郎姓謝,住在對面的三樓。他不能停止自己的凝望,看著她,穿戴整齊上學。每每她走過,空氣中就飄著,那種輕微的幾乎聞不到的香味。

奇特的香味。

雙心之一 殺手的情人節

貼文前說明,這篇《雙心》和2006年出版的《雙心》是不同的文章,1998年的《雙心》可以當作是2006年《雙心》的雛型和前作。請當作是不同的故事來看:3

by joujou


她的臉上泛著桃紅,持著劍,神情恍惚而愉快的刺中拿著手槍的阻撓者,疾風一般掠過密密麻麻的包圍網。當她像隻蒼鷹低飛過那群紛亂的幫派份子時,利刃割裂皮膚,血光噴濺的景象,讓她下手更不留情,表情也越發狂野。

銀貓貓的記事本(完)

「很美,對吧?」主人對我說話,夏天的風梳理著我的皮毛,「我從沒想過,會有這樣自由自在的感覺。現在想想,為了什麼,我會甘心雌伏在家裡老死,為了婚變而哭泣呢?我真的彎曲過自己的膝蓋,跪著要求別人把丈夫還給我……」

「為什麼?我甚至輕生過……」

銀貓貓的記事本(六)

送走了夏風,主人沒有我想像中的頹廢。她讓自己很忙,不停的出席網聚,然後整夜整夜的掛在 BBS 的聊天室裡。

doctor 倒是信守他的諾言,主人掛多久,他也跟著陪多久。她絕口不提夏風, doctor 也從未提過。

除此之外,他們當中無所不談。主人能迅速的重新站起來, doctor 功不可沒。

銀貓貓的記事本(五)

我對這種網路生涯挺滿意的,我的主人也是。

但是勒,我的主人畢竟是個生理成熟的女性,就好像貓幾個月要發情,她每逢排卵日也會倍思春哪,降又不是啥新鮮事情。她又不好隨便拿人來造謠,只好拿自己的心情和疑問來發post,這樣就礙著某些沙豬的眼睛了。

銀貓貓的記事本(四)

若說, rtwo 讓主人開始關心思考網路人文和文化(降是好聽的說法啦!簡單說,就是教會主人網路筆仗的魅力……成為 sex 板的打架天后……貓貓?我?我天縱英才,用不著教就是天后了。),那 doctor 大約就是讓主人勤於讀書的動力。

並不是叫做 doctor 就是醫生。正確的說,他是個教授。不過這個教授倒是對於「教育」白爛型的 user 有著病態般的興趣。

表面上,他對任何 use r客氣,尤其是白爛,簡直句句不離「您」,客氣的讓人難受極了。

銀貓貓的記事本(三)

我先遇到黑貓的。他的ID叫做 evil。我在網路上晃蕩,有回手癢,看到一卡車人在臆測「貓從五樓跌下來,會不會摔斷腿」和寵物板幾個白爛罵到沒力。

尤其有個傢伙揚言將他家裡的貓從五樓扔下來,貓仍安然無恙,一時動了肝火,足足吵了一個多禮拜,動到版主站長前來說和,對手討饒為止。

銀貓貓的記事本(二)

我是不知道人類怎麼搞的,人類總喜歡把他們的心情投射到自己的寵物身上。好比說穿鞋子襪子的狗(那只會害牠指甲長到沒法子走路),好比穿著可愛衣服的貓(靠,這樣怎麼梳理我的毛阿?),放音樂給牛聽(好讓牛煩得多產牛奶,好少聽點音樂?)

這些東西我們不需要,但是因為人類需要,所以認為我們就需要。主人怕一個人在家,所以推斷我也不喜歡一隻貓獨個兒在家。真是天大的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