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

「啥?你說啥?」該死,螢幕和鍵盤都很難清理。她胡亂的抽著面紙。

「綠香,不如妳就乾脆的死了。與其半紅不黑的活著,不如保持現狀。」

綠香瞪著話筒,覺得主編可能最近壓力太大,神智有點不清楚。

網路女作家之死(一)

火紅的艷光,燃燒了半個寂靜山谷的天空,墜機後的現場,只有一片凌亂和淒慘的景象。

遍地的屍塊和未燃盡的雜物散落,救援隊徒勞無功的尋找生還者。

「沒有生還者。」沈痛的,記者在午夜新聞報導著,背後是熊熊的火光。

只愛靶心的射手座男子(2001)

他睜開眼睛,糟糕,十點了。他懷裡那張洋娃娃似的臉惺忪的動了一下,「要回去了?」她揉著眼睛,卻沒硬拖住他,「路上要小心唷,我送你。」

看著她那小小的手和小小的腳忙著找衣服拖鞋的,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會湧起愛憐。

兵變(2001)

一踢到滿地的酒瓶,我大約就猜到一半。

我的老弟是個可愛的人。他長得清秀,嘴巴又甜,和我這個長得粗粗笨笨又口拙的姊姊實在沒有什麼相像的。小的時候,老媽老覺得我大約是抱錯的孩子。

颱風夜(2001)

雖然有點奇怪這樣的颱風暗眠會有誰來訪,我還是打開了門。這麼大的風雨,就算是鬼魂,也不該在外面冷得發抖。

她的長髮全溼了,一條條的黏在臉上,眼神惡毒怨恨的望著我,兩隻手臂緊緊的抱住自己,必須花很大的力氣,才能制止瑟瑟的痙攣。

但是她真的盡力了。

蓮華王番外篇 狂花馡

稀微的風中 珠淚飄落寒冷異鄉

舉頭望 山河的面容 恩恩怨怨蒼天無量

鳥啼的時 血影濺紅天邊

「很動聽。」

緋紅瞳孔的女將,面無表情的放下手裡的琴。袒胸纏著紗布,上面猶有血跡斑斑。雖然軍醫很努力的不讓她的肌膚被瞧見,美好的身段依舊一覽無遺。

蓮華王(完)

沿路點燃雜木枯草阻止追兵,沿著這唯一的山道,她們逃向有翼的王城。一棵極大的檜木因為燃燒而倒塌,那段山道土質特別鬆軟,引起坍方,山壁以極恐怖的氣勢坍塌下來,險些被土石流活埋,逃得生路後回頭,落石不斷,大約能阻止追兵一陣子。

傷了腳的旭夜頹然的跪在地上,李密擔心的扶著她,「旭夜公主…妳…痛嗎?」

蓮華王(九)

沒想到還會醒過來。

睜開眼睛,背著光的,不是蓮華。那張焦急的面孔,連珠炮似的說著聽不懂的話,所有的感官非常陌生的傾巢而出,巨響的聲音和撕裂般的寒冷瘋狂的灌進她的耳朵和皮膚。

尖叫起來,尖叫了幾聲,才讓自己的聲音鎮定些。

蓮華王(八)

「所以,蓮華會跟金銀瞳國退婚囉?」柔慢的聲音從垂著白紗布幔的床傳出來,屋子裡湧著藥香,稍稍的撩開床帳,玦太后慘白的臉卻帶著悲感的笑,在飄搖的白紗後忽掩忽現。

「應該是的,」殷棋跪著,不似平常的寡言,「王捨不下小李密。」

蓮華王(七)

醒過來望著重重白紗飄搖的落地窗,這樣的奢華和陌生,讓她知道,自己在傷重時經歷的不是夢。

回到有翼了?這裡不是王都?腦子裡蒙著的迷霧漸漸散去,是了,蓮華王兄一即位,就急急將首都內遷到原本避暑的夏都。

事實上,她從沒到過有翼王都以外的地方。七歲時,母親死亡的傷痛仍新,刺客又將她與夏特連逼到死角。來不及避難的兩個公主連抱在一起發抖,夏特連還能喝令刺客不可無禮,她已經嚇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