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無盡的旅程 第六章(一)

第六章

燦月集合了所有人,有些凝重的看過去。「天一亮,你們就先去狩獵吧。我還有些事情要辦。」

如意驚覺的看著她的凝重,「…出了什麼事情嗎?」

「……」她一直不願意對這些信賴她的隊友隱瞞,簡潔的說明了發生的事情,至於隊友相信或者不相信,這她不管。

無盡的旅程 第五章(三)

「笨豬,你在幹嘛?」冷冷的女聲響起,粗魯的拖起幼龍,「真不知道養你做什麼?!食量跟豬一樣,咬怪咬不痛,養又養不大,要等你可以騎的時候,真不知道何年何月…」

幼龍掙扎著,「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回家,不要拉著我的項圈!大姊姊,救命啊~」

「小姐,等一下。」燦月阻止了那個粗魯的女戰士,「…妳的幼龍…賣嗎?」

無盡的旅程 第五章(二)

他們這隻遠征隊,從克塔畢業以後,到處遊走,在惡魔島狩獵了一段時間,又往伊娃的庭院常住了。

偶爾會有其他團員跟隨,但是都待不久。畢竟這個團隊升等不算快,也沒猛到哪裡去。跟那群想要快速升等、賺進鉅額財富的玩家相違背。

讓燦月比較訝異的是,他們隊伍裡算是最有企圖心的撒格兀居然也一直留下來,沒跟著別人離去。

無盡的旅程 第五章(一)

第五章

這個奇異的「遠征隊」(如意堅持這麼說)就這樣出發了。

成員都是剛二轉不久的「年輕人」,生嫩的先知,生嫩的霸主,還有個不怎麼有用的遊俠隊長,外加一隻更沒有用的小精靈,後來得慕的矮人工匠也來加入她們,讓這個小隊伍更雜牌軍化。

無盡的旅程 第四章(二)

「唷,戀愛…」冷不防背後傳來一句,刺激得燦月一跳,「哪有?我哪有!」

正準備施展她的穿顱手時…燦月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這個嘻皮笑臉的女法師…還對她擠眉弄眼的女法師…

不就是她耗盡心力趕回去的如意嗎?!

無盡的旅程 第四章(一)

第四章

「妳好像一直沒有進步過。」杜莎跟在亡命的燦月後面飛,「一級到四十五級都一樣笨。」

「閉嘴!」燦月快要氣壞了,「妳不知道逃命很忙嗎?!笨蒼蠅,別擋我的路!」

無盡的旅程 第三章(三)

「那麼妳是誰?」燦月稍稍恢復,眼神炯炯的逼問她,「妳是誰?妳真正的名字?如意只是妳在遊戲裡的一個名字!」

「我的名字…」如意呆了呆,她狼狽的轉頭,「我…」

無盡的旅程 第三章(二)

平安回家是最好的了…得慕悄悄的收拾攤子,等她們都冷靜下來,再告訴她們相關的情報吧…

偏偏杜莎眼尖,小手一指,「得慕在那邊!」嬌小的得慕讓氣勢洶洶的杜莎和燦月逼到牆角。

「得慕!妳看啦,燦月罵我是蒼蠅啦!她也不想想她像頭驢子!」杜莎含著眼淚,憤怒的跳上跳下。

無盡的旅程 第三章(一)

第三章

燦月的時間感和其他玩家不一樣。在夢天裡,現實生活中的三個小時約莫是遊戲裡的一天,別的玩家感受到的是真實的三個小時,對燦月來說…那是結結實實的一天。

正因為如此,所以她的修煉比別人都快。在很短的時間內,她已經接近二轉了。

無盡的旅程 第二章(三)

「妳到底是誰?」杜莎有些恐懼的、輕輕的問著沈睡中的燦月。

渴睡得要死的燦月勉強睜開眼睛,無奈的看著在黑暗中閃著微光的杜莎,沒好氣的回答,「我還能是誰?我是燦月,一個肉腳得要死的精靈戰士。好了吧?如果沒事了,拜託妳也來睡覺…別吵我了…」

她不由分說的把杜莎攬到懷裡,繼續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