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我是男生 五、她的爸爸篇

去阿雅家,比較常看到阿雅的媽媽和哥哥,她的爸爸倒是少見。

可是說到阿雅的爸爸周建國,以前的長官都會肅然起敬。據說當年國軍還沒有自製槍炮能力的時候,他帶領著一隊小組去紐西蘭勘查,每個人默記一部份,回來就開了藍圖,製作了國內第一挺裝甲用炮,並且試射成功。後來雖然該組因故解散,但是他在戰鬥職上的認真和勤懇,都是中華民國少見的模範軍人。

我當然也是佩服的。

我是女生 五、她的爸爸篇

我的爸爸是個職業軍人。從小他就很少在家,只有假日才會回來,但你可別把他想成是那種軍事化又古板的父親。

從小他就疼我,國小的時候為了我的裙子不合規定,還跟老師對槓過。

媽媽告訴他我被老師連續罰站一個禮拜後,他親自登門拜訪老師。

我是男生 四、情敵篇

每次和阿雅通電話,實驗室跑得連半個人都沒有。

這些人真是的,他們自己談戀愛時的肉麻勁不講,我談個戀愛電話唯恐走避不及,這不是很侮辱我?

研究生的生活很無聊。如果不是有阿雅,天天跟酵素寶寶為伍的日子怎麼過?

我是女生 四、情敵篇

上班時接阿法電話,不是我的風格。所以他會把握午休時間打電話。

「你忘記說了什麼?」我硬黏著他,在他準備要說再見的時候。

「……啊!我忘記說了,愛妳愛妳…」他恍然大悟,「來,親一個。」

我是男生 三、性別篇

性別認同,並不讓我太困擾。

大約我一直很了解自己是男生,我也不愛男生,所以一直過得很自在。

真正讓我不自在的,是我那老是被賄賂,然後帶一堆愛慕信回家的弟弟。愛慕信就算了,情人節的那堆巧克力才讓我生氣。

我是女生 三、性別篇

從小性別認同就讓我很困擾。

女生都喜歡我,老用一臉愛慕得幾乎昏迷的表情看著我,哭得時候也都靠在我胸前。這本來也沒什麼,只是男生失戀也老靠在我胸前哭,這就讓我很不高興了。

我是男生 二、確定篇

我大概呆在原地很久。

不是我自誇,長到這麼大,即使泰山崩於面前都敢說面不改色。

弟弟跟學長打架,學長拔出刀子砍掉了他兩根手指,還能一個箭步踢飛刀子,跟學長叫,「別動!你現在還只是重傷害罪,在警察趕來前,不要再做出更多錯事!」冷靜的撿回那兩根斷指,現在老弟能十根手指完全的打電腦,還得感謝我的冷靜。

我是男生 一、初識篇

我身高一六五,體重五十六,身材比例不錯,走在路上常常引來愛慕的眼光。

天知道我根本沒穿過短裙在街上亂晃,頭髮也不比別人長。

但是路上總有不長眼的白目跑來搭訕,說,「小姐,我是XX經紀公司的星探,能不能請你拍廣告…」或是電影或是電視或是話劇,不一而足。

我是女生 一、初識篇


我,體重六十,身高一八○,從國小到大學,甚至出了社會,身邊都有數不盡的女朋友。

留長髮,因為不想讓理容院賺我的錢,乾脆綁個馬尾。以為這樣身邊的女人會少些,結果一點效都沒有。

一些男生常羨慕的說,「我若是有阿雅一半的功力,天下的女人都被我吃光了。」

我只能斜眼看著這些心術不正的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