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靜學姊之八.旅行

彥剛的她因母病返國,彥剛也馬上請假,把握難得的相聚時光。

靜也就難得的有了單獨的光陰。

撇開XX的冷嘲熱諷,靜其實過得還不錯。不用等人開會,也不用趕著上班,在家看書的時候,也不用怕人打擾。

靜學姊之七.相親

月季被欽點到南部負責會計部門和人事部門的成立,在公司引起如潮的竊竊私語。

尤其是女同事。靜相信女人造謠時的嘴臉,跟男人搶骨頭時的猙獰不相上下。

反正從人事經理到亞洲總裁,全部都和月季有一腿。生動的像是她們就躲在月季床底下一般。

靜學姊之六.南都夜曲

她姓夏,夏月季。

關於她的傳言很多,有人說她在風塵中打滾過,也有人繪聲繪影的數說栽在她裙下的犧牲者,從工友到總經理,階級分布的很平均。

但是平常的她,只是個年近四十,帶著黑框眼鏡,盤著髮髻,在人事室裡管理人事和勞健保的老小姐而已。

女同事喜歡在她後面竊竊私語,認為跟她上床的男人…

靜學姊之五.搬家

門鈴響起的時候,靜還迷迷糊糊的去按鬧鐘。按了好幾下,看見夜光的時針指著兩點,門鈴還響個不停,她的心裡就起了火了。

憤然的打開大門,除了消防隊員和警察外,她準備毆打來按門鈴的人。

彥剛的臉色比她難看多了,活像剛辦了喪事一樣。

靜學姊之四.婚宴

到了圓山飯店,同學們果然一湧而上,弄得靜有點無奈。

這些人這麼熱情幹什麼?就因為她帶了個「朋友」?

「這是我的學弟。」她笑笑的介紹。

靜學姊之三.憶往

公司的同事鬧哄哄的走向停車場,沒人注意到向晚的淡水天空,瀲灩著火紅湛藍。

靜依例緩緩的走著,彥剛放慢了腳步,和她一起慢慢的走。

「海中天的菜還不錯。」靜微笑著。他可不喜歡公司聚餐這種鬧哄哄的場面,但是他說,「是啊。」

靜學姊之二.give me five

假日裡,長日漫漫。

靜醒來好一會兒,沒起床,倒是伸手拿打火機。

徐噴以煙。作青雲白鶴觀。美麗的纖塵在朝陽的金光中飛舞。

電鈴粗暴響了起來,該死。靜恨恨的起來,發明電話和電鈴的人,都很該死。

靜學姊之一.靜學姊

(靜學姐自2007年5月開始連載)

會和靜學姊相識,其實也挺偶然的。

偶然在某個喜歡灌的個人版,對於資優教育發出了幾句嘲笑,沒想到版主這個大姊頭嗆聲了,一攀談,居然是國中資優班的學姊。

就像他備受矚目的國中生涯,進出輔導室的學姊,也因為孤寂不合群被排斥。彼此都有點印象。

雙心之五 回憶唐時(下)

他讓十三娘跟他磕頭拜師,但是他又抱了十三娘。

從那次之後,他沒有再碰過十三娘。卻在每個黏膩的夜裡煎熬著。

為了發洩這種苦悶,他更專心的鑽研武學,而十三娘也像海綿般,吸收著他所教導的所有武藝。

雙心之五 回憶唐時(上)

黝黑的意識底層,注視著這樣的靜謐。

多久了?

唐時不記得,當然,失去過往記憶的芳菲也不記得。

靜靜的,只有潺潺的,流經心臟的血流,嘩嘩然,提醒著沈睡的唐時,她們,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