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大衣(一)

她的血噴濺到他的臉上時,他因為那種甜腥味,居然輕微的暈眩。

只不過是要錢罷了。借債還錢,又不是要她還命。也不過叫手下小弟修理了一下那個男人,她既不拉,也不哭,拔起他插在桌子上的刀子,往自己雪白的腕上,就是一刀。

表情冰封著,看不出痛苦。

素文怨(1998)

閱讀前啾仔小提醒:
1.內有微18禁,請斟酌確認心靈年齡後再點閱。
2.請將本文視為同人文,小說借用設定為創作題材切莫當真。


即使在青樓裡行走,秦淮河的歌舞怎昇平,我還是只想著妳那蒼白的容顏。素文哪…

魂魄歸矣,朔風野大啊~

素文…

「哎唷,袁相公~好些日子不見哪~」五娘挨近袁枚的身邊,拉袖低腰的,「怎就將五娘給忘了?寶珠~快來接待袁相公~」

習於這秦淮河畔的鶯鶯燕燕,如今看到她們來去翩翩的為了招待自己而忙碌,袁枚卻只覺蕭索。

迷走(1998)

已經兩天沒有她的蹤影了。他開了三個視窗,分別在椰林和中山搜尋,還有她個 人板的所在。隔壁房間,妻的呼吸聲,在寂靜的夜裡,帶來穩定的氣息。

穩定夾雜著無奈的氣息。妻的呼吸。小女兒的呼吸。

回到十九歲的日子(終)

還真變得很用功。

尤其當她發現小七也非常用功的時候,她比小七用功好幾倍。然後在期末考的時候,將小七打敗了。

只剩下這件事情能振奮她的神經。還真殘忍的嘴角上彎。她恨小七,不管是為了少女還真,還是為了她被誣陷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若不能強烈的恨著某人,她擔心自己不知道怎麼過下去。

回到十九歲的日子(十四)

「不去追嗎?」那女子清澄的眼睛看著楊瑾,含笑。

「去追?為什麼?」楊瑾放開了那女子,點起了煙。

白煙裊裊中,那女子身影綽約,從背後環抱著楊瑾,「因為…那可能是另一個千帆,對嗎?」

聽到這個名字,楊瑾僵硬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