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桑妮(2000)

她一定是睡著了。樹影深深的夏天,緊臨國小的客廳,分到了一小片森森的涼蔭和滿天花板蜿蜒的水光。

下午三點。靜悄悄的週六下午,蟬鳴填滿了暑假的寂靜。桑妮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次鐘。

還沒回來。志杰。她趴在冰涼的茶几上,長長的頭髮盤據了半個桌面。

晚娘病毒最終回

一切都,慢慢的崩壞。

她還是去看季常。自從開刀之後,季常沒有清醒過。但是皓華還是每天去看他。好幾次醫生要拔掉他的呼吸器,皓華幾乎和他衝突了起來。

「誰說季常可以死?季常不准死!」

晚娘病毒(三十)

發生怎樣的喧鬧,皓華不過問。她只是聲明,義正嚴辭的譴責剪接的駭客和闢謠。

震岳氣得簡直發了高血壓,將他們倆個捆起來,打得奄奄一息,最後是季常聽了風聲,冒死來勸才住手。

當晚,淑真就上吊了,死時穿了一身的紅。

晚娘病毒(二十九)

恐懼的皓華,被壓在床上,彥達的力氣大到在她雪白的手腕上,留下烏青的指痕。

「你現在走,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皓華顫抖著聲音說。

晚娘病毒(二十八)

第二天,皓華神情自若的出現在公司,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

但是,原本沈寂下來的晚娘病毒,卻發瘋似的,專門挑織文軟體保護的公司下手。

晚娘病毒(二十七)

仗著彥達的行銷和坐鎮,皓華開始企劃對著歐美市場進軍的事情。她明白,這些年因為長江一號的防毒能力深受肯定,得乘著氣勢,趁勝追擊。

到國外成立新公司,不是季常陪著她,就是愷軒。

晚娘病毒(二十六)

許久不見愷軒的邵晰,興奮的撲到愷軒的身上,卻聽聞他喊痛。

驚見長長的一道翻紅的傷疤,她的眼底含著淚。

「該死的彥達,大混蛋彥達∼痛不痛?你管那個死女人去死!」

「邵晰!不准妳這麼說。她不管年紀,都是妳的長輩。」

她嗚嗚的哭了起來,不是因為被兇,而是心疼。

晚娘病毒(二十五)

對著這幾句話,皓華失神了一下子。但是迫到眼前來的問題,不允許她傷春悲秋。

將彥達留下來,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情。豢養一條毒蛇在身邊…但是這條毒蛇會是最佳的戰力。

要怎樣讓毒蛇畏懼,不敢輕易反噬?必須在他張開毒牙之前,兇猛的懲罰過他,然後讓他知道,如果馴服,將會有怎樣的好處,即使那些好處只是想像而已。

晚娘病毒(二十四)

和汶萊一起的時光,是放鬆的。因為她「不認識」汶萊。雖然說,她比誰都相信汶萊。

汶萊開開心心的,展示了他最近抓到的病毒,解剖病毒碼給皓華看。皓華也把最近寫病毒的心得和困難點告訴他。

「 flower,妳真的神經ㄟ!發作畫面弄那麼漂亮幹嘛?病毒寫得那麼肥,可恥阿~~」

晚娘病毒(二十三)

「彥達∼」看著兒子匆匆離去。他回來到現在,還沒跟自己多說句話,連碰都不許碰,眼睛只滴溜溜的隨著那個小賤人轉。淑真不禁氣苦。

震岳鮮少關注到她,淑真就將自己的所有心思灌注到兒子的身上。沒想到離家幾年,彥達連看都不看她了,讓強烈思念的淑真,傷心欲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