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翩行者 釋放

四、釋放

睜開眼睛的時候,法爾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哪。

昨天他跟翩回家,下了火車以後,兩個人岌岌可危的站在小小的滑板上,一路迎著星光狂飆回來。

是了。翩氣得沒再跟他說任何話,粗魯的將他的書包丟進一間空屋,就甩頭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翩行者–轉學生(三)

先到狐影的咖啡廳坐坐吧,不然她也無法回家。

一進門,狐影先是呆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很高貴的味道…妳身上怎麼有鳳凰的味道?」

他「滲漏」的非常厲害。陳翩疲倦的把書包一放,「給我杯白毫烏龍。」她放鬆了表情…面無表情。

翩行者 轉學生(二)

她在人間是個普通的高中生…最少她已經盡力堅持普通中的普通。為了當個普通人,她連高中都選最中間的那所…男女合校的高中。

蓋住膝蓋的百褶裙,雪白的制服,她嚴守校規嚴守到像個阿媽,連襪子都遵守個徹徹底底。

翩行者 轉學生(一)

轉學生

清醒過來的時候,陳翩無奈的拍拍頭上的塵土,望著屋頂的大洞。

清醒的時候她能夠壓抑能力,但是一但睡著…她的能力就會產生「容器滲漏」,就像這樣,炸了整個屋頂。

她初覺醒就先炸了半個家,不管爸媽怎樣掉眼淚懇求,她還是執意搬出來。她可不希望哪天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替全家辦喪事。

翩行者 初相遇

翩行者-初相遇

「我最討厭出差了。」還穿著制服的少女,冷然的臉上有著一絲不耐煩,「我更討厭坐飛機。」

特使不安的望著她,求助似的望著隨行的翻譯。雖然是臨時從神學院的學生抓出來的,這位金髮碧眼的翻譯卻從容的微笑,天使似的溫柔,安撫了所有的人的心。

梅麗的婚後冒險 尾聲

尾聲

懶洋洋的椰子樹搖曳著樹影,海浪輕柔拍著海岸,頑皮的風搖著吊床,床上兩個人疊在一塊兒,正在享受靜謐的午睡。

只是梅麗手腕上的卡西歐很煞風景的響了起來,她不情不願的張開眼睛,巴不得把那只該死的卡西歐扔進海裡。
「幹什麼?!」她心情很壞的對著卡西歐嚷,「你不知道我們在放假?」

生氣歸生氣,抱怨歸抱怨,她還是打開隨身的筆記型電腦,仔細看了看傳過來的任務。輕輕嘆了口氣,「老公……老公啊,別睡了,我們有任務了。」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九章(二)

終於完成了。

微南差點癱軟,怔怔的望著這個攸關生死的疫苗程式。
他只花了七分鐘。本來以為做不到的……他以為自己會分心,會不斷的替梅麗擔憂,以至於寫不出來,甚至他以為自己會追上去,要跟梅麗生死與共……

結果他卻坐下來,馬上忘記一切,只是專心完成這個程式的最後。當他身處其中時,只看到完美如建築般嚴整的程式語言,華美的搭建起虛擬的城池……像是自己不存在於世,而是沉浸於這莊嚴肅穆的邏輯與迴圈中。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九章(一)

第九章

梅麗的血液都凝固了。

她吃驚地望著衣服上微微冒煙的焦痕……只是這焦痕居然在手臂上。
在她身後的微南面白如紙,手裡握著的手槍微微冒煙。

埋伏的殺手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已經軟攤在駕駛座上,一動也不動,胸口的血漬緩緩的暈開來,發出甜腥的血腥味。

等微南真正意識到自己開了槍,這個非常愛面子的男人,忍不住乾嘔了起來。慘了,梅麗會看不起他……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八章(二)

「就是這樣。」梅麗聳聳肩,「真的很普通。跟別的女生念軍校啦、警校啦,差不多啦。只是她們訓練完了,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摸到槍,我摸到的機會多一點而已。生命救援會對我不錯啊,薪水高不說,還提供學費和獎學金讓我上大學哩,我說退休就退休,會長也沒為難我……」

所有的血淚和刀光劍影、烽火連天,就這樣輕描淡寫過去。

微南默默聽完,卻什麼話也沒說。他的心滿滿的,滿滿的都是說不出的滋味,眼眶有些泛紅。

緊緊握住她的手……這個愛美的女人哪裡都顧到了,就是手上有些薄繭顧不到,但是他深愛每一點勞動的痕跡。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八章(一)

車水馬龍的台北市,行人匆忙來去,無聲的雨一下就是一整天,像是替每個人染上一層悲戚的陰鬱,沉默的行人快速在雨幕中行走,宛如一條條沉默的魚。

撐了把碎花小傘的少女,穿著套頭毛衣牛仔褲,將她美好的身段都表露無遺。她抬頭,寒冷的絲雨不斷下著,她粉嫩的唇呼出雪白的氣,在污穢骯髒的台北街頭,像是一抹清麗而憂傷的倩影。
提著沉重的袋子,像是剛剛去採購回來,看得出袋子很沉重,但是她只是提著。

微蹙的眉間,籠著淡淡的愁。

「小姐,很重吧?」觀察她好一會兒的年輕人殷勤上前,「我幫妳提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