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梅麗的婚後冒險 楔子(二)

等到了結婚那天,她小小地嚇了一跳。當天的餐廳有三起婚事,光看結婚照根本分不出來……

台灣的婚紗攝影真是有本事,可以把新娘拍得一模一樣,她站在三張結婚照前面,還真認不出哪張是自己,新郎嘛……她根本忘了新郎的長相。
「這邊啦,阿麗。」梅媽媽看她發呆,緊張起來,「妳該不會搞不清楚自己要嫁誰吧?」知女莫若母,這樁婚事阿麗答應得太乾脆,太漫不經心了。她到底是不是真心要嫁人啊……?

啊?梅麗低頭攤開結婚喜帖,「我當然知道,我要嫁的是……倪微南。」太好了,只要找「倪梅聯姻」就可以了,她很有把握地往會場休息室走去。

妳隨身帶著喜帖才知道自己丈夫的名字嗎?

梅麗的婚後冒險 楔子(一)

楔子

「妳……真的很好。」英俊粗獷的金髮男子站定,望著身邊嬌小而美麗的少女,「我只能說,妳非常完美。」

她美麗的眼睛沒有淚光,只是遙遙望向天際,眼神依舊堅定,雖然掠過一絲絲的痛苦,卻很快地收藏起來。「再完美也不能阻止你的決心。」

「就是因為太完美了……讓我自慚形穢。」金髮帥哥滿眼落寞,「麗,妳太完整,太聰慧了,不管做什麼事情都無懈可擊,我在妳面前……覺得自己很渺小。妳是個過分完整的女人,和妳在一起……我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XX的定位啦!最好是這樣啦!

雲鬢亂 第十章

令旗一招,五行副旗手得了號令,不禁精神為之一振。

大管家推演的這陣法,以五行八卦安列,小陣已然可觀,更不用提這種千人大陣。可以說入得陣來,哪怕你是數倍以上的兵力,往往逃生無門,活活困死。

這陣法由主陣和五個副陣旗手指揮,若是五個副旗手,幾乎是烏家堡的堡丁都受過訓練,一人倒下,馬上有人替換上去,弱就弱在此陣變幻無常,精妙無比,主陣掌旗難以學習,烏紇算是聰穎的,還學了八十一種變化,其他堡丁或十八種、至多不過三十六變,陣法變化僵硬遲滯,完全發揮不出來。

雲鬢亂 第九章

這對異樣的父子見面時,是非常感人的。

高頭大馬的烏紇像個孩子似的跪在嬌小的烏堡主面前涕泣,「義父…」

烏堡主只是眼眶含淚,「紇兒,義父對不起你…一直瞞著你真相。其實,你父親是我…」

雲鬢亂 第八章

坐在搖搖晃晃的馬車裡,麗郭一遍遍的換著手巾,臥在軟鋪裡的烏紇發著燒,終日沈睡,麗郭自己的傷風沒有好好調養,竟是微咳不止,臉上帶著疲憊的倦容。

大管家深知此時啟程實在不適當,但是烏家堡有訊來傳,說烏堡主似乎挺不住了,他臉上不禁多了幾分陰霾。所幸鬼醫居然沒有反對,就這樣一路疾行往賀蘭山。

雲鬢亂 第七章

偏西的夕陽像是染了血,遍染雲霞,還沒有落下。映得烏紇臉上的血痕閃閃。

但是周憐兒反而收起了嘻笑,臉色凝重到有些猙獰,「…龍行拳法?」她肩膀雪白的肌膚上,烙了一道烏黑的掌印。少林至陽至剛的龍行拳法正是無色天的剋星,內息反制,雖然烏紇的掌並沒有異狀,但是對周憐兒來說,像是灌滿了相剋的毒一樣。

雲鬢亂 第六章

烏紇輕功雖然不怎麼樣,但是氣息悠長,內功底子深厚,奔跑起來一點也不比上等輕功慢。但是無色天宮主的功力更是驚人,緊緊的追在身後,眼見就要不測了…

被顛得滿想吐的麗郭,情急之下突然醒悟,她掐指飛算烏紇的吉凶,「進坎位!」心裡不禁一陣絕望,這個土匪禍頭子,聽得懂坎位在哪,她的名字可以倒過來寫了…

雲鬢亂 第五章

驅車盲目的狂奔,憑藉著薄弱的記憶,麗郭以為她朝著歸家的路疾馳,事實上,不分東西的她,倒是往北而行,離濟南倒是越來越遠了。

等她終於寧定心神停了下來,才發現自己已經在荒郊野外了。

這下可好…她比任何姐妹都嬌生慣養,其他人五湖四海遨遊時,她還乖乖的在家裡當千金小姐,就因為她對自己非常瞭解,瞭解自己左右不辨、五穀不分,單獨出門不到五里就寸步難行。

雲鬢亂 第四章

薄霧舒卷,這夏末的清晨,秦淮河微冷,廣闊的江面一片朦朧。

無精打采的讓侍女拖起來梳妝打扮,麗郭有些頭脹腦疼的,果然江上夜冷,她洗的那個冷水澡起了作用,果然傷風了。

她不動聲色,慵懶的讓侍女細心的幫她裝扮。

雲鬢亂 第三章

初見面,烏紇就送了一份「大禮」給麗郭。

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纓絡圈。良匠將堅比銅鐵的烏紫金仔細燒成絲,用織絲法編造而成,比起尋常烏紫金還堅固千百倍,不但如此,還在上面綴以無數珍珠,正中央還有顆鴿卵大小的貓眼石,價值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