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雲鬢亂 第一章

流泉潺潺,伴隨著多少清寂歲月。

麗郭停下了針線,傾聽著從小聽到大的流泉,支起來的小窗,有著雙雙粉蝶兒飛過,即使酷暑,她的小院依舊有著滴翠的竹蔭,竿竿沁涼。

碧紗窗下的少女,沈思的模樣令人沈醉。若說美貌,她不及大姐的絕艷,也不像二姐有著極雅的書卷雍容,更不如小妹嬌憨又慧黠的靈動…

曙光女神 後記

「哈哈哈~老闆,我跟你說…」這樣青春洋溢的笑聲,從台東一家名叫「曙光女神」的咖啡廳傳出來。在女校附近,這家新開的咖啡廳小有名氣,裡頭當爐的老闆帥得讓人砰然心動,對這些情竇初開的小女生來說,不啻是無聊學校生活的一劑強心劑。

而且,老闆不但帥,而且和藹可親,不管怎樣沈默寡言的女孩子都能跟他有說有笑。

就有一點不好,這個老闆老是戴著墨鏡,幾個女孩子百般嘗試,就是沒辦法讓他把墨鏡拿下來。

「老闆,你怎麼不把墨鏡拿下來?是不是你長了雙鬥雞眼?」軟求不行,乾脆用激將法。

曙光女神 第九章

第九章 直到最後

意外的,婚禮很順利的進行。靜一直慘白著臉,神情仍然自若,只是她的慘白連胭脂都遮掩不住。

「看樣子,妳的深雪沒那麼愛妳嘛。」右京蘭一把抓住她的長髮。她的髮髻早就鬆開梳順,禮服大褂也脫下來了,只剩下直單衣,看起來楚楚可憐,卻在右京蘭心裡沒留下半點同情,「如果他沒有來,我可是要不客氣的洞房花燭夜了…」

「沒想到,居然還在等我呀?」輕鬆的笑聲穿過紙門,「右京蘭,沒想到你倒是執禮甚恭,連台灣的冥婚都學了個十成十,你對山本雄之這麼孝順?喂,山本是不是你老爸?」

曙光女神 第八章

第八章 右京蘭之亂

鬼塚聯合鹿島會起衝突的消息一傳出,涼子不知道為什麼,手軟了一下。

她想起偶遇又約過幾次會的龍澤,心裡一陣陣的發寒。她抬起頭,「那麼,鹿島會的會長和副會長呢?姬君呢?」

「聽說會長和副會長受了重傷,姬君也傷了鬼塚總長…」藥師組組長憂心忡忡,「現在鹿島會已經投靠了關西右京組了。這可怎麼辦?總長怎麼會對鹿島會下手啊?聽說鬼塚聯合損傷比鹿島會多了好幾倍…」他抱著腦袋,「強悍的鹿島會加上右京組…」啊啊~他該選擇嗎?

他沒死…涼子鬆了一口氣,又為了自己的反應有點發愣。

曙光女神 第七章

第七章 姬君宿命

鬼塚總長迷戀姬君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他這樣愛惜姬君,不管到哪裡都寸步不離。

看著緊緊黏著自己的深雪,靜嘆了口氣。

「這麼黏著我做什麼?」她的耐性雖夠,但是整天關在這個豪華的金絲籠子,還是有窒息的感覺。「讓我出去走走。最少讓我去鹿島會看看。」

「不行。暫時不行。讓他們來探望妳就好了。」他靜靜的翻著公文,「若是悶,我陪妳。」

曙光女神 第六章

涼子氣勢洶洶的衝進來的時候,靜正在做墜子。

在蝴蝶養貓養成的習慣,一閒下來就會開始製作蝴蝶主題的手工藝品,因此在這種幽禁的歲月裡,不至於太無聊。

「喂,妳就是那個鹿島姬君吧?」涼子很不客氣的問她,靜只是繼續用刻刀修整著墜子,沒有理她。

「妳這個大膽的支那女人!」涼子大怒起來,「篡奪鹿島夫人的封號也就算了,居然還驕傲的無視於我的存在?!」她一把揝住靜的頭髮,「說!妳這不要臉的狐狸精,是不是妳誘惑總長,讓他這麼久都不來找我?…啊~」她的手背有條極長極細的的血痕,靜還握著刻刀,掠了掠頭髮。

曙光女神 第五章

第五章 從常綠之島來的姬君

巨變突起的時候,靜還在睡眠中。

等她清醒過來時,已經開始冒濃煙和火苗了。她跳起來,「奶奶!」拉開紙門,聽到槍聲和喊叫,她低伏著身體,直奔奶奶的臥室,發現門大開著,奶奶充滿威嚴的聲音,「滾!我鹿島政子豈是別人手中的棋子?有種殺了我,想挾持我?不可能!」

「容不得妳不願意!…哇~」陌生的聲音響起,「那老太婆手裡有槍!」

靜想跑上前,管家卻比她快一步,「夫人!」一面舉起槍。

她衝進房間,看見奶奶倒在血泊中,管家也一身是血,護衛在奶奶的前面。

「你為什麼開槍?!」蒙面人大罵,「這下子她活不成了,我們要挾持什麼?」

曙光女神 第四章

第四章 純白之鬼

「那麼,會議到此結束。」深雪墨鏡後的表情莫測高深,他朝市川一點頭,市川就像是他的影子,急急的走過來。

「有什麼消息?」深雪一面朝外走著,一面接過秘書遞給他的行事曆。

「鬼塚健次…」市川壓低嗓音,「應該在關西右京組那裡。」

「關西?」深雪冷笑,「怎麼,他們想踩著這個棄子,把魔掌伸進東京?」

曙光女神第三章(三)

鹿島家是個悠遠的武士世家。領土雖小,領主卻以與民同甘共苦聞名。

「當初戰國紛起,鹿島家遭兵禍幾乎全滅,初代姬君抱著家徽匆匆逃出,跟隨著她的有十八個死士。據說這位名叫『初代』的姬君既賢且慧,拿中國人物來說,可比諸葛亮。她設奇襲,讓十八死士拿下了敵軍大將的頭,又巧設機關,讓十倍於己的兵力幾乎全軍覆沒,繼承了鹿島家。說也奇怪,三代姬君都生女兒,後來神諭只有姬君才能保鹿島家平安昌盛,所以就算有了男兒,也會奉姬君為主。」

她把花插好,調整了一下。

「一直到明治維新,鹿島家的土地被謀奪了,又獲罪,本來與天皇出於同源的明姬君被迫流浪到江戶,她的死士和佃農跟來不少。江戶那時亂得很,原本只是自保的浪人團體,漸漸有了組織,明姬君就在江戶立起山頭,成了江戶的地下霸主。」

曙光女神 第三章(二)

「如何,當我的女人吧?」即使冷淡自持,靜還是讓雄之的話驚愕了一下。

「不。」她轉頭望著車窗外。

「不?」雄之試著說服她,「妳不要想都不想,馬上回絕,這樣是很沒有禮貌的。」

「不。」

「我們生的孩子可以姓鹿島!」

「不。奶奶還有其他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