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三章

十點整。壓抑著滿心的不甘願,夢芯到停車場取車。反正一個人搭跟兩個人搭都差不多,就把他當成一個特大號的行李好了。

只要把這件可惡的「行李」載回社區,她那混亂的小套房就有找到地面的希望。

一個無所不能還會做菜的鐘點女傭!當她累得要死的回到家,她的房間將會窗明几淨;只要開啟微波爐,就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飯菜……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二章

那筆土地標案,又開了第二次的標。這次力華以五百萬的差距,很驚險的標到了這筆土地。

這個好消息讓公司上上下下都陷入了嘉年華般瘋狂慶祝的氣氛,總是冷冰冰的夢芯終於笑了,也因為這個空前的大勝利,今年的尾牙宴特別豪華,但是身為總裁的夢芯,也被整得特別厲害。

酒量很好的她,被部屬灌了又灌,李秘書盡全力幫她擋酒,很快就先陣亡了。雖然喝了不少,夢芯的意識還是很清醒,悄悄的打了電話給李秘書的家人,要他們把睡著的李秘書接回去。

《親愛的女王陛下》第一章

今天這筆東區土地標案,幾乎吸引了各大企業集團的企業主和總裁,勢在必得的

人自然不在少數,但是過來湊熱鬧的也不少。原本只需要總經理出馬的公司,大老闆們還是搶過標單,興致勃勃的參與投標。

豪華的雙B轎車幾乎停滿了附近的停車場,標案現場清一色都是剪裁優雅得宜的西裝筆挺,只有秘書們穿著嬌嫩的春裝。各家老闆暗暗欣賞著,私下也不忘彼此較勁,就怕自己的秘書被別人比下去。

《親愛的女王陛下》楔子

本文是蝴蝶的言情時代作品,原篇名我不知道XD新稿暫時缺貨,舊文請服用:3

楔子

「……把頭抬起來。」性感低沉的聲音是這樣的冰冷,驚醒了今天才到職的特別助理。

他愣愣的從那美麗且具有致命吸引力的雪白前胸努力挪開視線,望見一雙極清亮、卻也極寒冷的眸子。

他馬上打了個寒顫。

定風波 後記

石中鈺托著腮,春意正濃,嫩綠的楊柳輕輕的在風中飛揚。

她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每日家,情思睡昏昏…」呵欠打到一半,姚大人剛好進來,她連忙把呵欠吞回去,「…姚大人。」

「石宰相!」他神情甚歡欣,「好興致。公暇吟詠嗎?您…」這倒叫他不知怎問候,輕咳一聲,「您貴體癒可了嗎?」

定風波 第十章

一路餐風宿露,終於縱馬到封雪江國界。只見一片雪茫茫,馬蹄在雪地裡雜亂的留下蹄印。

「有人。」松濤止住她,縱目極望,她什麼也沒看到。

「一個女人。」松濤皺起眉,「一個女人在這國界幹嘛?」這裡已經是赤罕人的勢力範圍了,莫說赤罕人,若他單身在此,也會起邪念。

定風波 第九章

秋序轉冬,凰島原比麗京北向許多,饒是海島,冬初就開始降雪。今秋大熟,家家戶戶豐衣足食,春季來依附的百姓都已經有了收成,即使夏秋方至的居民,也都有了冬糧與材薪,安穩的生活下來。

瑞雪紛飛,百姓可安穩過冬,軍營裡還是一派忙碌景象。打鐵匠忙過了春秋的犁具鐮刀,正好趁冬季打造刀槍劍戟,小孩婦人忙著削箭身,安箭簇;火槍營正檢視剛從西島走私進來的大砲。校練場無視大雪,仍然操練不懈。

定風波 第八章

當監國公主登船遠颺之後,東霖百姓恐懼的戰禍並沒有馬上降臨。

是的,太上教成了國教,但是,又怎樣呢?只是多了幾間奇怪的廟得拜,或者廟裡多了尊聽也沒聽過的菩薩。鎖國封港只對沿海都市有影響,百姓還是過著和以往沒什麼兩樣的日子。

湊巧這年大熟,豐收年裡,大家都吃得飽,橫征暴斂也比較能忍受。

定風波 第七章

「跟我進去。」站在唐府大門,劍麟哀求木蘭,「不管怎麼說,都是妳的翁姑,總該拜見一下。」

她堅決的搖頭,「你我名分未定。雖有宣旨,不過是王公公來府口宣,興帝為人陰狠無才,睚眥必報。我若入唐家,唐家永無寧日。再者…」她知道唐大人身為御史,對她向來不假辭色,身為政敵多年,更不會接受她這個削為庶民的兒媳婦,她搖搖頭,「父母深恩難報,為人子女遠行自當告別。你自去團圓,三日後,我在風雨樓等你。」

定風波 第六章

這狗皇帝還要她等多久?石中鈺一面忍著氣,一面還得裝出一派溫文儒雅跟百官周旋。

不管在木蘭等人面前怎樣撒潑,她對百官還是小心翼翼。官場無情,誰都能抓點因由給她好看。這些年她這摽梅女子能安坐宰相之位,也不是沒點手段的。

應酬得心頭火直上,臉上還是笑咪咪的,只差沒在心底把皇帝十八代祖宗全罵遍。正罵到開國皇帝,要正午了,興帝才接見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