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定風波 第一章

唧唧復唧唧,貧女當窗織。不聞機杼聲,唯聞女泣啼。
阿兄從軍死,爺親病無生。阿娘今何在?黃土掩孤墳,
弟妹泣腹鳴,九死一為奴。阿姐從倡去,面笑裂帛心。
父死嬌生兒,惶然無棲處。官吏猛於虎,催稅肉抖衣。
十室九室空,尚有半戶殘。淚眼壓金線,勤為貴人織。
可憐手爪十,有指片甲無。唧唧復唧唧,貧女當戶泣,
閨中夢裡人,夜冷鬼守屍。涕淚和機杼,唧唧復唧唧…

她勒住馬,靜靜的聽著織坊女孩兒們唱歌。

定風波 楔子

啾仔貼文前報告:
本文因蝴蝶未完整保留文稿,啾仔用了黑暗兵法找回,貼文前已略校對糾錯,若見到部份亂碼或錯字誤植,還請直接無視(掩面)


戰火染紅了大半個西天。黑夜裡顯得分外明亮與猙獰。

監國公主木蘭倚在門上,額頭上凝著血污。她的盔甲與寶劍上累累都是劍傷斧痕,看著淒冷的細雨無情的下,想著父王與皇兄倉皇出宮前,父王鎮重的囑咐。

翩行者 釋放(斷)

法爾是個不錯的室友。幾天以後,翩悄悄的下了結論。

他不但把環境摸熟了,甚至開始主動打掃起自己的環境,把自己的居所弄得乾乾淨淨的。

他既不煩人,也不黏人,安分的待在自己的屋子裡,偶爾出來外面看星星。這個廢村的屋子都環繞著一個很大的曬穀場,幾乎沒有光害,抬頭就是驚人的星光。

翩行者 釋放

四、釋放

睜開眼睛的時候,法爾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哪。

昨天他跟翩回家,下了火車以後,兩個人岌岌可危的站在小小的滑板上,一路迎著星光狂飆回來。

是了。翩氣得沒再跟他說任何話,粗魯的將他的書包丟進一間空屋,就甩頭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翩行者–轉學生(三)

先到狐影的咖啡廳坐坐吧,不然她也無法回家。

一進門,狐影先是呆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氣,「很高貴的味道…妳身上怎麼有鳳凰的味道?」

他「滲漏」的非常厲害。陳翩疲倦的把書包一放,「給我杯白毫烏龍。」她放鬆了表情…面無表情。

翩行者 轉學生(二)

她在人間是個普通的高中生…最少她已經盡力堅持普通中的普通。為了當個普通人,她連高中都選最中間的那所…男女合校的高中。

蓋住膝蓋的百褶裙,雪白的制服,她嚴守校規嚴守到像個阿媽,連襪子都遵守個徹徹底底。

翩行者 轉學生(一)

轉學生

清醒過來的時候,陳翩無奈的拍拍頭上的塵土,望著屋頂的大洞。

清醒的時候她能夠壓抑能力,但是一但睡著…她的能力就會產生「容器滲漏」,就像這樣,炸了整個屋頂。

她初覺醒就先炸了半個家,不管爸媽怎樣掉眼淚懇求,她還是執意搬出來。她可不希望哪天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替全家辦喪事。

翩行者 初相遇

翩行者-初相遇

「我最討厭出差了。」還穿著制服的少女,冷然的臉上有著一絲不耐煩,「我更討厭坐飛機。」

特使不安的望著她,求助似的望著隨行的翻譯。雖然是臨時從神學院的學生抓出來的,這位金髮碧眼的翻譯卻從容的微笑,天使似的溫柔,安撫了所有的人的心。

梅麗的婚後冒險 尾聲

尾聲

懶洋洋的椰子樹搖曳著樹影,海浪輕柔拍著海岸,頑皮的風搖著吊床,床上兩個人疊在一塊兒,正在享受靜謐的午睡。

只是梅麗手腕上的卡西歐很煞風景的響了起來,她不情不願的張開眼睛,巴不得把那只該死的卡西歐扔進海裡。
「幹什麼?!」她心情很壞的對著卡西歐嚷,「你不知道我們在放假?」

生氣歸生氣,抱怨歸抱怨,她還是打開隨身的筆記型電腦,仔細看了看傳過來的任務。輕輕嘆了口氣,「老公……老公啊,別睡了,我們有任務了。」

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九章(二)

終於完成了。

微南差點癱軟,怔怔的望著這個攸關生死的疫苗程式。
他只花了七分鐘。本來以為做不到的……他以為自己會分心,會不斷的替梅麗擔憂,以至於寫不出來,甚至他以為自己會追上去,要跟梅麗生死與共……

結果他卻坐下來,馬上忘記一切,只是專心完成這個程式的最後。當他身處其中時,只看到完美如建築般嚴整的程式語言,華美的搭建起虛擬的城池……像是自己不存在於世,而是沉浸於這莊嚴肅穆的邏輯與迴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