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卿卿欲嫁曲 第三章

第三章

健新跑哪去了?這段時間他總是忙個不停,連電話都有氣無力的,雖然有些發悶,她還是準備要相信他。

每天替漸漸長高的小樹苗澆水,煥真卻不再為了健新可能出軌煩憂。

我應該很擔心才對。這種莫名其妙的信賴感…她嘴唇勾起微笑,或許我也迷信的認為,只要小樹苗茁壯,我們的感情也不會有變化吧?

卿卿欲嫁曲 第二章

第二章

健新讓她的生活恢復了平靜安寧的氣氛。即使在辦公室看到郝建革和邵美期,她也能夠用平常心相待。有時看到他們倆出雙入對,她還能笑著打招呼,不把背後的竊竊私語放在心上。

不過,郝建革叫住她的時候,她心裡還是有點異樣。

卿卿欲嫁曲 第一章

卿卿欲嫁曲 第一章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對嘛,我就說,一定是場夢。雖然這麼逼真,不過,這種奇幻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她坐起來一會兒,馬上鑽進被窩裡,綠色床單果然能夠穩定心情…

等一下,我的床單是藍色的吧?

幻影婚姻介紹所 楔子

幻影婚姻介紹所 楔子

「小高,你說說看,我是不是美女?」忿忿的爽利聲音在杯子一頓之後,發作了起來。

吧台後面的酒保苦笑,眼前這位穿著整齊套裝,英姿颯爽的老顧客不但是美女,還是薄醺的美女。

只見她削著一頭薄薄的短頭髮,眉眼間有種靈活的聰明,卻不是那種氣勢逼人的驕慣,五官清秀,合宜的薄妝更讓人舒服,正是那種美麗卻美麗得很含蓄,乾淨俐落的都會佳人。

翩行者—水晶瓶般的容器(下)

陳翩轉了轉僵硬的脖子,拿起那份宛如天書的稿件,跟舒祈分了一半,瞟了瞟內容,隨便找了台電腦咖啦啦的打起字來。

「幹嘛?」舒祈也覺得眼睛酸澀,索性給兩個人都倒了咖啡。

「付住宿費。」專注的打著字,目不斜視的。

翩行者—水晶瓶般的容器(上)

在專機上,陳翩真的盡力了。她一直保持清醒,不管她覺得整個人疲倦到要散了,她依舊在漫長到令人發瘋的旅程裡保持銳利的警覺。

下飛機以後,她根本看也不看──甚至連試圖都懶惰──梵諦岡一定安排了接她的車。但是加長型豪華轎車要怎麼開進她要去的地方?

翩行者 之三

「高高在上,尊貴的邪魔啊!

我想要得君之力,永遠心意相通,永生永世不斷衰誓契!

高山陵平,江水乾涸,

寒冬有雷,酷夏飛雪,

天地渾沌無上下,才敢絕棄與君之約。」

翩行者 之二

「妳以為妳還是天界的翩行者?」眼前的應該是人類,眼神卻帶著野獸的瘋狂,「我早就研究過妳的死神鐮刀和屬性了!」抖出一段匡啷啷響的鎖鏈,「這是鎖龍鍊!當初應龍一族就是滅絕在這法寶之下!被桎梏在人類軀體裡的妳……還能剩多少法力?乖乖把妳的靈體貢獻給我吧~」他揮動鎖鏈像是揮動長鞭,疾然而至。

女孩面無表情的微偏頭,鎖鏈像是長了眼睛,回馳向她纖細的頸項……

翩行者 之一

「妳還可以繼續逃嘛。」女孩有著葡萄酒紅似的眼睛,冷冰得宛如夜風,「逃得掉我就不再找妳麻煩。」她手裡拿著霜亮的死神鐮刀,姿容彷彿是最美麗也最可怖的死神。

滿身是血的妖狐甩著兩條尾巴,露出牙齒,憤怒的皺出怒紋。當她盡全力衝上前的時候,女孩俐落的閃過,飛快的砍下她一條尾巴。

搶救惡女大作戰 最終部

正在痛哭流涕的淑真抬頭驚愕的看著戴著黑框眼鏡,樸素得令人想扁的前任老闆。「妳怎麼又穿這樣?!」她忘了繁重的工作和令人流淚的招募,「老闆,妳什麼時候才回來呀~」不停的擤著鼻涕。

「這不就回來了嗎?」她把自己的東西搬進來,「還是說,妳這個代部長當得很愉快,不打算回原本的崗位?」

「不不不不~」淑真慘叫了起來,「我馬上收拾好!」她一跳,隨便找了口紙箱飛快的丟東西,就怕她改變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