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

怎麼著,我累昏了嗎?瞪著手裡的貳週刊,她倒是愣愣的。

「小姐,這貳週刊,妳買不買?」旁邊的年輕人熱切的像是嗜血的蒼蠅,「若是不買,讓我結帳好嗎?」

怎麼可以不買?!就算是六千九百萬也得買回去瞧瞧。結帳的時候,後面的人都發出可惜的嘆息。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九)

思聰哭了一會兒,疑惑的看著她的睡衣問,「幹嘛跑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還陷在震驚情緒裡的綠香倒是有些說不出話來,「這…這是什麼時候演的?」

「月初呀。這是第三集,每個禮拜五才有呢。天啊,蕭薔真美…她哭得我的心都碎了…」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八)

思聰雖然知道綠香遇襲,還是不准她請假,「拜託,誰妳叫穿粉紅色的外套?出版社忙死了,趕緊滾回來工作!」

「我穿的是白外套!」綠香在電話這頭擤鼻子,「誰叫你把辦公室租在那種鳥地方?!」

綠香有些厭惡的到了辦公室。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七)

真慘,她最喜歡的大包包帶子斷了,折磨的又是泥又是青苔的。身上的襯衫釦子掉到只剩下最中間那顆還固守崗位,上下都陣亡了。

將包包抱在懷裡,沮喪的往外走,培文遞來一條雪白的手帕。

這年頭還有人用手帕?「不用了,會弄髒。」她沒精打采的走出巷子,警車熱鬧的轉著紅燈,警察趨前細問,還把暗巷裡的小刀撿回來。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六)

驚嚇過度,回去馬上生了一場腸胃型感冒。

軟癱在床上兩天,被思聰的電話罵了又罵,終於拖著病弱的身體去上班。

她痛恨自己該死的體質。從小受了驚嚇或情緒轉換過分激烈,都會拼命拉肚子、感冒,然後發高燒。所幸顏培文似乎沒有透露半點風聲,她提心弔膽的看了幾天報紙都沒事。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五)

一整夜,綠香都沈浸在林非羽憂鬱而瘋狂的世界裡,她的眼睛根本離不開螢幕,心裡湧著黑暗的驚濤駭浪。

不可能。這不是個女人寫得出來的東西。

中間她打電話給中帆,時間是凌晨三點。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四)

滿懷心事的躺了一夜,天亮好不容易朦朧睡著,一到十點又跳了起來。

小心翼翼的進了辦公室,發現綠香像是八手章魚似的忙著接電話和校稿,嘴裡安撫著,眼睛還死盯著電腦螢幕。

「早。」在電話的縫隙,他好不容易跟綠香打了個招呼。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三)

「綠香!不是不是…美薇,妳不會相信的,綠香的第一本『遺稿』破十刷了哩!我的天哪…上市不到兩個禮拜,金石堂已經進了前十三名,我的天哪…」思聰衝進來興奮的大叫。

綠香只翻了翻白眼,一面沙沙沙沙的寫著字。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二)

這是個愉快的下午,李巍突然有點後悔。

如果早一點認識就好了,再過幾天,他就得遠赴美國。他是個心地善良的男人,不希望在遠去異國的時候,還在台灣留下哀哀欲絕的女朋友,所以一直很克制自己,不對任何女人動心。

但是綠香動搖了他的決心。或許可以追求她?她也大不了自己幾歲,什麼時代了,還差那幾歲嗎?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一)

聽著電話裡慌慌張張又愛哭的聲音,總把她想得很嬌嫩,應該是剛畢業的小女生,沒用過麥金塔,只會用 PC 工作的那種。只是很好奇這樣的小女生怎麼能夠下定決心,說學就學,還把他電腦下載後都沒玩過的軟體克服得這麼順。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一個成熟嫵媚的麗人。穿著規矩的套裝,領口繫著柔軟的白絲巾,柔軟豐滿的身軀像是飽飽含著甜美的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