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我是女生 一、初識篇


我,體重六十,身高一八○,從國小到大學,甚至出了社會,身邊都有數不盡的女朋友。

留長髮,因為不想讓理容院賺我的錢,乾脆綁個馬尾。以為這樣身邊的女人會少些,結果一點效都沒有。

一些男生常羨慕的說,「我若是有阿雅一半的功力,天下的女人都被我吃光了。」

我只能斜眼看著這些心術不正的傢伙。

網路女作家之死(終)

「美薇,看到今天的報紙沒有?」培文一到公司,迫不亟待的打電話給她。

她趴在床上,咿咿嗚嗚的掙扎,「還沒,昨天研究縱橫文學獎的歷屆得獎作品研究得太晚,還在床上。」她的聲音慵懶渴睡,「怎樣?」

「唔,貳週刊被修理得很慘。」他的聲音帶著歡意,「我想他們想修理貳週刊很久了。」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六)

「美薇,妳打算怎麼辦?」中帆焦慮的打電話給她,「這篇報導沸沸揚揚了,我們老闆已經下令暫停妳的小說出版。這雖然不見得會實質傷害妳什麼,但是這會影響法官判斷。」

綠香倒沒他想像的慌張,「我想,法官不見得會被這種八卦雜誌牽著鼻子走。中帆,你說我是誰?」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五)

「老鄭,你不是說,沒有問題?」思聰一臉的苦瓜,「現在她倒是列了一大堆要告我,現在怎麼辦?」

「不要擔心啦,存證信函我接多了。不要理她,看她下一步準備怎麼辦。」老鄭也有點沒把握,「必要的時候,我介紹個律師給你好了,只是遠了點。」

「多遠?」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四)

「你…你你你…」綠香結巴了半天,「你…」

「『你怎麼知道?』鎮定點,美薇。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祕密。楊清風不是個嘴巴牢靠的傢伙。他自以為是的尊嚴建立在小道消息的散播。」

「但是楊清風怎麼會…」綠香罵自己笨,當然是林思聰告訴他的。這下好了,她還像個笨蛋一樣,擔驚受怕、小心翼翼保護著大家都知道的謊言。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三)

※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美薇,那本『病毒』不用忙著改了,」思聰又買了一台新的電腦,卻不是給她用的,「那本就當作綠香的最後遺稿,等十二月的時候再出版吧。對了,我已經請清風過來當總編輯了,妳以後就不用那麼忙,把妳手上的事情交給他。」

千頭萬緒的,怎麼交?「我該交什麼給他?美編?排版?」綠香有點摸不著頭緒,寫文案活似一陀屎的人也能當總編輯,這說不定是出版界的生態之一。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二)

綠香到了翻譯家裡,磨了半天,終於在還沒清掉的資源回收筒裡找到了檔案。

「妳該感謝上帝,我這個月太忙了,忘記清理資源回收筒。磁片故障就要早點講,怎麼過了一個多月才說?」翻譯很無奈的。

綠香千恩萬謝的把檔案拷貝回去,花了五天的時間,把不知所云的稿子潤稿,寫完文案,這些都在隆隆的電話和緊迫的日常進度中渡過,終於完成的時候,她趴在家裡的馬桶吐個不停。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一)

「我當然知道妳不是她。」他卻拿起外套。

看吧,還是不要依賴男人的好。一句話不高興,拿起腳就走。讓依賴慣的女人慌慌失措,還怪女人不獨立。綠香低著頭,卻沒打算開口,下意識又去咬已經破皮的嘴唇。

「別咬了行不行?」綠香格掉他的手,像是渾身長滿刺的警戒,「都說女人小心眼。一句話不高興,連靠近都別想靠近。讓男人看了白白心疼,還怪男人不疼她。」

網路女作家之死(二十)

怎麼著,我累昏了嗎?瞪著手裡的貳週刊,她倒是愣愣的。

「小姐,這貳週刊,妳買不買?」旁邊的年輕人熱切的像是嗜血的蒼蠅,「若是不買,讓我結帳好嗎?」

怎麼可以不買?!就算是六千九百萬也得買回去瞧瞧。結帳的時候,後面的人都發出可惜的嘆息。

網路女作家之死(十九)

思聰哭了一會兒,疑惑的看著她的睡衣問,「幹嘛跑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還陷在震驚情緒裡的綠香倒是有些說不出話來,「這…這是什麼時候演的?」

「月初呀。這是第三集,每個禮拜五才有呢。天啊,蕭薔真美…她哭得我的心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