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亞馬遜女王》 第二章-2

跟室友是同事,滋味的確不太好受。

不是薪水問題──美麗賺得多,可也比她媽慷慨,吃飯不用她付錢;也不是嫉妒問題──紅牌編輯的壓力是很恐怖的哩!而是……

看美麗慢跑了一個鐘頭後,還能精神奕奕的叫她起床,這滋味……實在太不好受了。

低血壓的宓君坐在床沿打起瞌睡,已經沖完澡的美麗見狀,不禁扠著腰,「宓君。」聲音不大,卻充滿了威脅感。

「我醒了,我醒了……」打瞌睡打到一半,猛然驚醒,她挪動著千斤重的腿來到浴室,拿著牙刷,不到一秒又開始對著洗臉台頻頻點頭。

《亞馬遜女王》 第二章-1

早上被美麗削出一肚子氣的小李,悶悶的和其他男同事出去吃午飯。

幾個人正同仇敵愾的破口大罵那可怕的女王,一走進餐廳,馬上又驚恐的逃出來。

那個可怕的女王就坐在餐廳裡!

「我們……」小李的聲音有點發抖,「我們去別家吃吧。」

另一個男同事探了探頭,「咦?跟她一起吃飯的那個……不是星冕的副社長嗎?」

星冕?!這個超級敵方的名字讓其他人停下腳步,爭先恐後的探頭探腦。

《亞馬遜女王》 第一章-2

我想起來他是誰了!坐在會議室裡的美麗猛一擊掌。星冕的社長應未遲呀!

總編輯楊喻經讓美麗的心不在焉給氣壞了,咬牙切齒,恨不得啃她幾塊肉下來,「女王……咳!」他怎麼跟著底下那票小編輯一樣,喊她的渾名?「龍美麗!現在在開會,妳到底聽到我說什麼沒有?!」

美麗微偏著頭,即使坐著,還是比怒吼的楊喻經高一些。注視著她的上司──同時注視他光可鑑人的「光明頂」,她不卑不亢的回答,「楊老,我當然聽見了。您不是正在提星冕搶去我們兩本書的版權?」嘖,版權掮客就是這樣,見利忘義!

《亞馬遜女王》 第一章-1

《亞馬遜女王》 楔子

傳說,有個驍勇善戰的種族在古希臘時代大大的興盛過,他們自稱為亞馬遜,族中的戰士都是女性。

捍衛家園的女戰士群,由他們的女王領導著,宛如疾風颳過天際,在古希臘時代大放異彩,卻也突然銷聲匿跡。

傳說她們的勇悍連眾神都為之敬佩,她們矯健優美、充滿生命力的身影,成為詩人謳歌的對象。

亞馬遜女王的形象,從希波呂女王成就英雄赫爾克理斯的豪邁、交付腰帶那天開始,便傳頌不止。

直到現在,偶爾看到充滿活力、健美剽悍的女子,總是會勾起遠古的聯想。

她們都是繼承亞馬遜勇悍謙遜精神的子民,我們稱呼她們為──亞馬遜女王。

曙光女神 後記

「哈哈哈~老闆,我跟你說…」這樣青春洋溢的笑聲,從台東一家名叫「曙光女神」的咖啡廳傳出來。在女校附近,這家新開的咖啡廳小有名氣,裡頭當爐的老闆帥得讓人砰然心動,對這些情竇初開的小女生來說,不啻是無聊學校生活的一劑強心劑。

而且,老闆不但帥,而且和藹可親,不管怎樣沈默寡言的女孩子都能跟他有說有笑。

就有一點不好,這個老闆老是戴著墨鏡,幾個女孩子百般嘗試,就是沒辦法讓他把墨鏡拿下來。

「老闆,你怎麼不把墨鏡拿下來?是不是你長了雙鬥雞眼?」軟求不行,乾脆用激將法。

曙光女神 第九章

第九章 直到最後

意外的,婚禮很順利的進行。靜一直慘白著臉,神情仍然自若,只是她的慘白連胭脂都遮掩不住。

「看樣子,妳的深雪沒那麼愛妳嘛。」右京蘭一把抓住她的長髮。她的髮髻早就鬆開梳順,禮服大褂也脫下來了,只剩下直單衣,看起來楚楚可憐,卻在右京蘭心裡沒留下半點同情,「如果他沒有來,我可是要不客氣的洞房花燭夜了…」

「沒想到,居然還在等我呀?」輕鬆的笑聲穿過紙門,「右京蘭,沒想到你倒是執禮甚恭,連台灣的冥婚都學了個十成十,你對山本雄之這麼孝順?喂,山本是不是你老爸?」

曙光女神 第八章

第八章 右京蘭之亂

鬼塚聯合鹿島會起衝突的消息一傳出,涼子不知道為什麼,手軟了一下。

她想起偶遇又約過幾次會的龍澤,心裡一陣陣的發寒。她抬起頭,「那麼,鹿島會的會長和副會長呢?姬君呢?」

「聽說會長和副會長受了重傷,姬君也傷了鬼塚總長…」藥師組組長憂心忡忡,「現在鹿島會已經投靠了關西右京組了。這可怎麼辦?總長怎麼會對鹿島會下手啊?聽說鬼塚聯合損傷比鹿島會多了好幾倍…」他抱著腦袋,「強悍的鹿島會加上右京組…」啊啊~他該選擇嗎?

他沒死…涼子鬆了一口氣,又為了自己的反應有點發愣。

曙光女神 第七章

第七章 姬君宿命

鬼塚總長迷戀姬君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他這樣愛惜姬君,不管到哪裡都寸步不離。

看著緊緊黏著自己的深雪,靜嘆了口氣。

「這麼黏著我做什麼?」她的耐性雖夠,但是整天關在這個豪華的金絲籠子,還是有窒息的感覺。「讓我出去走走。最少讓我去鹿島會看看。」

「不行。暫時不行。讓他們來探望妳就好了。」他靜靜的翻著公文,「若是悶,我陪妳。」

曙光女神 第六章

涼子氣勢洶洶的衝進來的時候,靜正在做墜子。

在蝴蝶養貓養成的習慣,一閒下來就會開始製作蝴蝶主題的手工藝品,因此在這種幽禁的歲月裡,不至於太無聊。

「喂,妳就是那個鹿島姬君吧?」涼子很不客氣的問她,靜只是繼續用刻刀修整著墜子,沒有理她。

「妳這個大膽的支那女人!」涼子大怒起來,「篡奪鹿島夫人的封號也就算了,居然還驕傲的無視於我的存在?!」她一把揝住靜的頭髮,「說!妳這不要臉的狐狸精,是不是妳誘惑總長,讓他這麼久都不來找我?…啊~」她的手背有條極長極細的的血痕,靜還握著刻刀,掠了掠頭髮。

曙光女神 第五章

第五章 從常綠之島來的姬君

巨變突起的時候,靜還在睡眠中。

等她清醒過來時,已經開始冒濃煙和火苗了。她跳起來,「奶奶!」拉開紙門,聽到槍聲和喊叫,她低伏著身體,直奔奶奶的臥室,發現門大開著,奶奶充滿威嚴的聲音,「滾!我鹿島政子豈是別人手中的棋子?有種殺了我,想挾持我?不可能!」

「容不得妳不願意!…哇~」陌生的聲音響起,「那老太婆手裡有槍!」

靜想跑上前,管家卻比她快一步,「夫人!」一面舉起槍。

她衝進房間,看見奶奶倒在血泊中,管家也一身是血,護衛在奶奶的前面。

「你為什麼開槍?!」蒙面人大罵,「這下子她活不成了,我們要挾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