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晚娘病毒(八)

在那個特別的,需要密碼的小站,終於找到了季常。每晚十點,季常會記得跟她聊上幾句,要不,也會留封信給她。

震岳不是每晚都睡在皓華的房裡的。他其實更喜歡獨眠。大部分的時候,他會歇在自己的房裡。這讓皓華輕鬆許多,失眠的現象也就不再那麼嚴重。

晚娘病毒(七)

皓華痊癒後,原本罕有的笑容,變得完全消失了。

每天去上學,除了女性的同學還偶而交談個幾句,對於男同學,簡直避之唯恐不及。

粉嫩的,像是初春三月的容顏,卻籠著暮冬哀傷的嚴霜,讓皓華看起來,分外的美,也分外的令人憐惜。

但是也只能遠遠的看著吧。

晚娘病毒(六)

季常將她送到電梯口,皓華求救似的看著他。

「不行。皓華。妳自己的戰爭,要自己去面對。」他的面孔那樣的無情,「我若跟妳走在一起,只是讓妳變成箭靶而已。」

看著電梯門漸漸合起來,唯一可以依賴的季常消失在合攏的門縫,皓華慌張的心跳聲,自己都聽得見。

晚娘病毒(五)

直到婚禮的前三個禮拜,母親才知道皓華要嫁了。

但是父母都默默的流淚而已,卻無力阻止,皓華也只是沈默。

直到要嫁的前一個晚上,她走進父親的房間,靜靜的坐在父親跟前。父女倆千言萬語,只是說不出話來。

晚娘病毒(四)

「結婚?」震岳喃喃著。

「張先生…」季常想說話,震岳喝住他,「閉嘴!我自己有主張!」

從來不曾見過老闆如此失態的的李季常,只是默默的退下。

晚娘病毒(三)

望著躺在白被單下的父親,只有點滴的聲音微微的破除寂靜。

母親眼睛直勾勾的望著睡去的父親,動也不動。

兵敗如山倒。偌大的旭永就這麼潰散,報紙幾天財經的頭版,都是崩潰的消息。

晚娘病毒(二)

回到家,皓華躺了一下午,醒來時日薄西山,夏天絢爛的晚霞燒紅了半邊的天空。

為了這天景,日日在路上奔波也值得,所以這些年,蘇志輝帶著妻女住在仰德大道,沒有動過搬回台北的念頭。

皓華哼著歌,起身要沐浴,電話響了。

晚娘病毒(一)


黑漆漆的房間,映得天花板的繪畫如星空。人工的星空,如許燦爛。

皓華靜靜的坐在電腦前,最後一次測試病毒發作的動畫。

她的貓(後記)


親愛的致信:

收到你通知結婚的 MAIL 了,我倒是滿驚訝的,不過,美國人也是人,結婚結的又不是膚色。聽伯母說,那女孩比你大兩歲。

只要你好好珍惜就好啦。我跟穆棉差了那些年,也不覺得差了啥。

我和穆棉的後來?後來讓各位失望了,我沒有拋棄穆棉。

她的貓(完)

他們沒去擠飯店,反而在柚子湖找了家民宿住下。至勤很得意的告訴穆棉,是長年跑綠島的烈哥幫他安排的。

穆棉微笑。她曉得陳烈很久了。但是這個脾氣暴躁的名攝影師,居然和至勤投緣,這就讓她覺得意外。

聽到一些令她不安的傳言,正考慮要不要去找陳烈談談的時候,他倒是上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