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蓮華王(九)

沒想到還會醒過來。

睜開眼睛,背著光的,不是蓮華。那張焦急的面孔,連珠炮似的說著聽不懂的話,所有的感官非常陌生的傾巢而出,巨響的聲音和撕裂般的寒冷瘋狂的灌進她的耳朵和皮膚。

尖叫起來,尖叫了幾聲,才讓自己的聲音鎮定些。

蓮華王(八)

「所以,蓮華會跟金銀瞳國退婚囉?」柔慢的聲音從垂著白紗布幔的床傳出來,屋子裡湧著藥香,稍稍的撩開床帳,玦太后慘白的臉卻帶著悲感的笑,在飄搖的白紗後忽掩忽現。

「應該是的,」殷棋跪著,不似平常的寡言,「王捨不下小李密。」

蓮華王(七)

醒過來望著重重白紗飄搖的落地窗,這樣的奢華和陌生,讓她知道,自己在傷重時經歷的不是夢。

回到有翼了?這裡不是王都?腦子裡蒙著的迷霧漸漸散去,是了,蓮華王兄一即位,就急急將首都內遷到原本避暑的夏都。

事實上,她從沒到過有翼王都以外的地方。七歲時,母親死亡的傷痛仍新,刺客又將她與夏特連逼到死角。來不及避難的兩個公主連抱在一起發抖,夏特連還能喝令刺客不可無禮,她已經嚇呆了。

蓮華王(六)

「她的確是高貴的夏特連公主。」李密輕輕嘆了一口氣。蓮華微笑著看她,「我知道妳們會處得好。」

清晨,天空剛染成薰衣草色,迷迷糊糊的被蓮華叫醒,他在唇間按了按,示意不要吵醒安睡的夏特連。

勉強刷了牙,卻坐在浴室裡打瞌睡。蓮華笑了起來,替她洗了臉。等清醒過來,第一句話居然是夏特連。

蓮華王(五)

為了學習「水」的魔法,蓮華將李密引薦給恆。

「他會教妳很多跟水有關的事情,妳會發現,『水』居然這樣變化多嬌,卻也如此的可怕陰沈。」將茶杯裡的水放在掌心,讓這為之沸騰,冷卻並且結冰,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這些,都是恆教我的。」

蓮華王(四)

「為什麼?」

蓮華王微笑著,寂寞的,「王都被攻陷過。幾乎死去了大半的王族,」他的母親恐懼到幾乎發狂,和殘餘的婦女被關在地道裡幾乎餓死,等援軍來救時,正好敵軍也攻進了這個狹窄的地道,「…王后受了重傷,幸好是皮肉傷。」

蓮華王(三)

接著幾天,蓮華緊緊的將李密帶在身邊,不管是吃飯還是行走,連睡覺的時候,都跟進李密的房間。

流言如火如荼的焚燒起來,偏偏蓮華王的威嚴和李密傳說的神能,都不是好相與的,大家也只敢在背後說說,態度倒也不是不友善。戰火綿延的有翼,若能有個聖女巫當國王的側室,自然是好的。

只是有時會讓李密莫名其妙,為什麼女官老跟她說些聽不懂的「密技」,實習魔法師們又爭著教她怎樣調媚藥。

蓮華王(二)

指揮協防的蓮華王,望著遠遠的騷動。

「蕭恩,怎麼了?」那個方向可不是野戰醫院?「誰受傷了?還是那邊有了什麼狀況?」

「王,一大早,聖女巫就跟宮女們過去祈禱和療傷。」

蓮華王(一)

看到那條黃水晶隨便丟在滿地的雜物裡,密兒的眼睛亮了起來。

「喜歡?」剛從英國回來的表姊很慷慨,「喜歡就拿去,反正倫敦的跳蚤市場多的要命。」

密兒用低低含糊的聲音道謝,即使面對同為女性的表姊,她的臉還是馬上脹紅了起來,一直紅到耳朵。

蝶更衣(2000)

初冬的陽光如許溫暖,悄悄的將小蝶的頭髮染上一層金黃。

她對著向她表白的男孩子,輕輕的搖了搖頭。柔和的笑容沒有離開她細緻的臉龐。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