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蓮華王(二)

指揮協防的蓮華王,望著遠遠的騷動。

「蕭恩,怎麼了?」那個方向可不是野戰醫院?「誰受傷了?還是那邊有了什麼狀況?」

「王,一大早,聖女巫就跟宮女們過去祈禱和療傷。」

蓮華王(一)

看到那條黃水晶隨便丟在滿地的雜物裡,密兒的眼睛亮了起來。

「喜歡?」剛從英國回來的表姊很慷慨,「喜歡就拿去,反正倫敦的跳蚤市場多的要命。」

密兒用低低含糊的聲音道謝,即使面對同為女性的表姊,她的臉還是馬上脹紅了起來,一直紅到耳朵。

蝶更衣(2000)

初冬的陽光如許溫暖,悄悄的將小蝶的頭髮染上一層金黃。

她對著向她表白的男孩子,輕輕的搖了搖頭。柔和的笑容沒有離開她細緻的臉龐。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呢。」

玫瑰盛開的時候(2000)

「把…把他還給我!」一面發著抖,蒼白著臉孔的小女孩,突然闖進了玫瑰的辦公室,突如其來的對她吼著。

為了企劃憂煩的玫瑰,茫然的抬起頭來,望著她,過了一會兒才回神。

「誰?」

副理假裝好意的探進頭,「玫瑰,怎麼了?哎呀,你怎麼把人家小女生弄哭了?」

只要為妳活一天(2000)

啾仔說:
這是2000年的舊作,情感比較強烈和晦暗,不適合心智不成熟的朋友閱讀喔@_@+


緩緩的爬上樓梯,正好看見橫過門口的,修長的腿。

她徐徐的抬頭,望著臉上又有新疤痕的表弟,「怎麼,舅媽不在家?」

聳聳肩,「不知道那邊又有親子教育的研討會了。」冷冰卻俊美的臉露出孩子似的笑容,也只有在表姊和阿姨的面前才會展現。

桑妮(2000)

她一定是睡著了。樹影深深的夏天,緊臨國小的客廳,分到了一小片森森的涼蔭和滿天花板蜿蜒的水光。

下午三點。靜悄悄的週六下午,蟬鳴填滿了暑假的寂靜。桑妮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次鐘。

還沒回來。志杰。她趴在冰涼的茶几上,長長的頭髮盤據了半個桌面。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II-16 香消玉碎別人間

聲容宛在耳邊縈 言猶在耳不見人
香消玉碎成鬼神 香消玉碎別人間

半嘆息的,她唸出了最後幾句。一片寂靜中,有聲幽咽,吞聲的傳進她耳朵。

天之傷的弦月,蜿蜒著蒼白的傷口。這樣的夜,聽到這樣的幽嘆,並不意外。

舒祈停了停,望向黑黝的窗外。「可有所感?願入內一談?」

沈默。窗外幽怨的身影躊躇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我還沒有停駐的意思。」頓了頓,「…請問…這是什麼?」

「這是陰陽師付喪神卷的一篇。妳想看嗎?妳若想看,我可以化給妳。」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II-15 生日快樂

「妳是誰?」他疑惑的問著。這片白茫茫的荒野,只有她孤零零的坐著,什麼也沒有。

她大約只有十五六歲大吧?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就是比自己成熟。
白白淨淨的臉蛋,就是比清秀好一些些吧?穿著純白的袍子像是睡袍,滿臉的惶恐,卻還是羞怯的一笑。

「我想不起來我是誰。」她羞澀而緊張的低下頭,「你…你又是誰呢?怎麼會來這裡?」

我是誰?他聽得一怔。雖然他知道自己的姓名,但是,他真的知道自己是誰,要往哪裡去嗎?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II-14 哀傷

發現有不速之客闖入電腦,自行造了個檔案夾,舒祈只覺得納罕,卻不像得慕那麼緊張。

不顧得慕的勸阻,也不自行刪掉檔案夾,悄悄的進入了那個沒有防備的世界。

潔淨的泉水流動,檔案夾裡的世界小得只有一個操場大。

環繞著熱帶明亮的蕨類植物,時光停留在清晨,浮著氤氳的霧氣,低低的,聽得到碎心的哭聲。

壓抑著,掩著口,連心都揉碎的聲音。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II13 捕捉雨生

趕完工以後,舒祈連上網路都沒興致,倒在沙發上,從第一台跳到第九十九台,還是沒看到能看得節目。

很好。Discovery 居然收不到訊號。她嘆口氣,轉到 MTV 台。起碼畫面活潑,還能聽些靡靡之音。

那個機關槍主持人,實在聽不懂她說啥,只聽懂了「我期待」。總算等到能聽的歌了,舒祈閉上眼睛,想好好的聆聽。

等了半天,只聽的一片沙沙聲。她奇怪的睜開眼睛。

畫面一片白花花,最後 MTV 台的主持人尷尬不已的出來打圓場,緊急的換了歌。是有點奇怪。舒祈聳聳肩,若是每個奇怪的事情她都去追究,一天兩百四十個小時都不夠她好奇。

她是個安分的SOHO族,吃得飽睡得好就夠了,不要太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