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晚娘病毒(十七)

張家的女人,沒有一個能出去工作的。曾經和震岳平起平坐,儼然集英副總裁的淑真,一進了張家的門,還是只能在張家安排安排宴會。

沒想到皓華不但外出唸書,甚至領了兩個公司衝鋒,其他女人的恐慌和忿恨,不言而喻。

不僅僅淑真明裡暗示的想進集英,連玄玲都這麼想。但是震岳全沒答應。

晚娘病毒(十六)

為了酬勞皓華的懂事和自願結紮,破例的,震岳讓家裡的女人介入公司的運作。

他將個很小的附屬出版社丟給皓華,沒指望皓華能拿這個出版社賺錢。

只要不要虧太多就好。

晚娘病毒(十五)

哭泣的是舅舅的第六小妾。抱住小孩子的衣服,摧心的哀號著。

「小聲點,今天是太太的好日子,妳這樣觸霉頭,算什麼呢?」其他的人緊張的勸著他。

生出來,然後無故死去的孩子。皓華,在發抖。

晚娘病毒(十四)

這隻誕生在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五日的晚娘病毒,存活過二十個小時後,還是讓「長江一號」給破了。

氣急敗壞的工程師跑來張家掃毒,最後還是找了江愷軒來,才徹底的將病毒清除乾淨,但是失去的檔案就再也救不回來了。

晚娘病毒(十三)

「妹妹,妳多心了。」這些年的養尊處優,讓淑真有種反常的嬌嫩,「我怎會做這種事情?」她雙手交叉著疊在膝上,神色愉悅,「無緣無故摔了,我擔心的這樣,妳還疑心我。」

皓華定定的看了她很久很久,眼淚在頰上奔流,伏在被上,嗚咽起來。

淑真安慰了她一會兒。回去的路上,一路走,一路浮現微笑。

晚娘病毒(十二)

除了本科系外,她開始學習C語言。

對於這種簡潔的程式語言,皓華很是著迷。她原本就慧黠,加上良好的記憶力和組織力,學起來,分外的快。

因為學寫這種艱深的程式語言,加上她的心境改變,一時寫病毒的速度延緩了,只完成了發作畫面。

晚娘病毒(十一)

晚娘…就晚娘吧。

但是已經不期待善意的皓華,卻在懷孕的消息被知曉後,突然被家人接納了。

淑真一聽到她懷孕,拉她到自己的房間,把兒子小時候的衣服給她看。

晚娘病毒(十)

皓華對著嘴巴一開一闔,激動的想動手的邵晰,其實沒有什麼生氣的感覺。

邵晰怕貓。不管是貓的形態還是聲音,即使是隻很小很小的小貓,她也是怕的。

她將病毒加上聲音,尖利的,貓的哀號聲。那種靜夜裡,發出來的,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晚娘病毒(九)

之後,在汶萊的教導下,皓華獨力完成了第一隻病毒。剛剛對電腦繪圖有興趣的她,硬做了張病毒發作時的圖。

一隻優雅的銀灰色的貓,端坐在螢幕中間。唇間帶著冷笑。襯著灰濛濛的背景。

為了這張發作畫面,皓華和汶萊爭辯許久。

晚娘病毒(八)

在那個特別的,需要密碼的小站,終於找到了季常。每晚十點,季常會記得跟她聊上幾句,要不,也會留封信給她。

震岳不是每晚都睡在皓華的房裡的。他其實更喜歡獨眠。大部分的時候,他會歇在自己的房裡。這讓皓華輕鬆許多,失眠的現象也就不再那麼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