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蓮華王(五)

為了學習「水」的魔法,蓮華將李密引薦給恆。

「他會教妳很多跟水有關的事情,妳會發現,『水』居然這樣變化多嬌,卻也如此的可怕陰沈。」將茶杯裡的水放在掌心,讓這為之沸騰,冷卻並且結冰,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這些,都是恆教我的。」

蓮華王(四)

「為什麼?」

蓮華王微笑著,寂寞的,「王都被攻陷過。幾乎死去了大半的王族,」他的母親恐懼到幾乎發狂,和殘餘的婦女被關在地道裡幾乎餓死,等援軍來救時,正好敵軍也攻進了這個狹窄的地道,「…王后受了重傷,幸好是皮肉傷。」

蓮華王(三)

接著幾天,蓮華緊緊的將李密帶在身邊,不管是吃飯還是行走,連睡覺的時候,都跟進李密的房間。

流言如火如荼的焚燒起來,偏偏蓮華王的威嚴和李密傳說的神能,都不是好相與的,大家也只敢在背後說說,態度倒也不是不友善。戰火綿延的有翼,若能有個聖女巫當國王的側室,自然是好的。

只是有時會讓李密莫名其妙,為什麼女官老跟她說些聽不懂的「密技」,實習魔法師們又爭著教她怎樣調媚藥。

蓮華王(二)

指揮協防的蓮華王,望著遠遠的騷動。

「蕭恩,怎麼了?」那個方向可不是野戰醫院?「誰受傷了?還是那邊有了什麼狀況?」

「王,一大早,聖女巫就跟宮女們過去祈禱和療傷。」

蓮華王(一)

看到那條黃水晶隨便丟在滿地的雜物裡,密兒的眼睛亮了起來。

「喜歡?」剛從英國回來的表姊很慷慨,「喜歡就拿去,反正倫敦的跳蚤市場多的要命。」

密兒用低低含糊的聲音道謝,即使面對同為女性的表姊,她的臉還是馬上脹紅了起來,一直紅到耳朵。

詩經亂彈(十五)風雨(鄭)(完)

風雨淒淒 雞鳴喈喈 既見君子 云胡不夷
風雨瀟瀟 雞鳴膠膠 既見君子 云胡不瘳
風雨如晦 雞鳴不已 既見君子 云胡不喜


淒淒:寒冷淒涼的樣子。
喈喈:雞鳴聲。
云胡:如何。
夷:喜悅,平靜。
瀟瀟:狂風暴雨的聲音。
膠膠:雞鳴聲。
瘳:病癒。
晦:昏暗。

詩經亂彈(十四)東門之墠(鄭)

東門之墠 茹藘在阪 其室在邇 其人甚遠
東門之栗 有踐家室 豈不爾思 子不我即


墠:墠,ㄕㄢˋ。平坦的地方。
茹藘:茹,ㄖㄨˊ。藘,ㄌㄩˊ。草名,茜草。可以做成紅染料。
阪:小斜坡。
邇:近處。
栗:木名。
踐:整齊貌。
即:就。

詩經亂彈(十三)山有扶蘇(鄭)

山有扶蘇 隰有荷華 不見子都 乃見狂且
山有橋松 隰有游龍 不見子充 乃見狡童


扶蘇:木名。
隰:隰,ㄒㄧˊ。低濕的地方。
荷華:荷花,即蓮。
子都:古美男子名,子充亦作此解。
狂且:狂拙之人。
橋松:橋,通喬。木名。
游龍:水草名。
狡童:狡獪的童子。

詩經亂彈(十二)女曰雞鳴(鄭)

女曰雞鳴 士曰昧旦
子興視夜 明星有爛
將翱將翔 弋鳧與鴈

弋言加之 與子宜之
宜言飲酒 與子偕老
琴瑟在御 莫不靜好

知子之來之 雜佩以贈之
知子之順之 雜佩以問之
知子之好之 雜佩以報之

詩經亂彈(十一)丘中有麻(王)

丘中有麻 彼留子嗟 彼留子嗟 將其來施施
丘中有麥 彼留子國 彼留子國 將其來食
丘中有李 彼留之子 彼留之子 貽我佩玖


麻:種麻之田。
子嗟:男子名。
留:停留,躲。
施施:慢慢。
麥:麥田。
子國:男子名。
李:李子園。
之子:那個男人,子,男子的通稱。
貽:贈送。
玖:黑色的美麗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