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8 海魔前傳

他靜靜的倚著牆站著,正在聽CD。

穿著藍格子,釦子沒扣上的襯衫,裡面雪白的針織品底下,有著健美的肌肉,含蓄的起伏,合身的牛仔褲。

在這著名私立女校的圍牆下站著,來往正懷春的少女,不禁回頭的再三戀戀的張望。

但觸及他那雙墨黑深沈的瞳孔,總是會在心底打了個突,然後有些害怕又不捨的低頭。

那雙墨黑的瞳孔…違反東方人眼瞳真實的深咖啡色。反而漆黑的像是完全沒有星光的夜晚。蒙著冰晶,冷冷的反射別人的愛慕。

幸好他總會安靜的垂下眼睛,讓長長的睫毛為他掩飾那種冷漠的凌厲。

聽完了「幫幫忙」。他又將CD循環播放。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7小志的神奇寶貝

若不是遇到非常困擾的事情,得慕不會帶著這麼驚慌的神情來找舒祈。

剛洗好澡的她,神情疲倦,疑惑的看著得慕帶來的小孩子。戴著鴨舌帽,穿著外套短褲,背著個小包包。

這麼小的小孩,神情卻停滯如死水。

「舒祈,請替他開個檔案夾,好嗎?」疲倦的得慕這麼請求著舒祈。

她納罕起來,「得慕,檔案夾?你以為這孩子有辦法創造任何物件嗎?」

不是誰都能創造物件的。起碼需要基本的想像力和異能。這孩子不要提異能,連夢想都沒有,「把他帶去妳的檔案夾吧。妳的檔案夾應該夠他居住呀。」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6 蛇皇

舒祈管理不同硬碟的方法很簡單。她不是個出色的電腦工作者,連NT都玩得不太好。

但是她卻用 NT 串起了幾台電腦,連成一個小型的區域網路。就這樣建構起她用檔案夾構建起來的世界。

在這錯綜複雜的靈異檔案夾中,有的檔案夾形成數萬人的小鎮,也有的只有一人或數人。但是彼此可能平行或有邦交。除了用鴉片館溝通社交活動,幾乎都是平等的,沒有明顯的階級存在。

但是當幽暗的角落傳出蛇皇的聲音時,幾乎穿透了所有的硬碟。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5 朋友

得慕回來的時候,意外的,看見舒祈沒有睡著,就這樣棄身體不顧,直接的進入了電腦的硬碟裡。

怎麼了?舒祈討厭干涉電腦裡的每個檔案夾世界,若不是睡著了,接受檔案夾主人的邀請,她不會隨便的入侵。

但是她卻和承和在「 MultiTerm 」這個遠端簽入軟體內爭吵著。這種暴怒的聲音,讓其他檔案夾的主人膽寒。

「承和,我最後一次警告你。馬上停手,不要再騙那個小女孩子!你若不罷手,後果你要自己負責!」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4 鴉片館主人

舒祈的電腦裡,有著互相平行的檔案夾,彼此可以永遠沒有關係。

集合著各地各式各樣的遊魂生靈,脾性不同,氣味各異,沒有交集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不管是哪個檔案夾的管理者,幾乎都會到「鴉片館」流盪流盪。人是群居性的動物。這種習性,從生前延伸到死後,沒有什麼改變。

連舒祈這個冷漠的系統管理者,偶而也都會到鴉片館跳跳舞,一入夜,整個鴉片館就陷入歇斯底里的狂歡中。

進入鴉片館,五彩激射的光芒像要刺盲眼睛,強烈的在癲狂的眾生身上雷射著光輝閃爍的刺青,隆隆的鼓聲像是要將心臟震出口腔般。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3 前塵

聽到門鈴的聲音,舒祈去開了門。

背上有著蝙蝠翼的有角惡魔,笑嘻嘻的拿著小甜點。她有點慶幸在別的正常人類眼中,不過看到個英俊黝黑的男性而已。

無知是種幸福。

「嗨∼得慕在家嗎?」

舒祈在他的鼻尖兩公分處關上門。

「我說葉小姐,當著客人關門,是很沒有禮貌的…」嘮嘮叨叨的,惡魔透過了門扉。

「你來幹嘛?」得慕指著他的鼻尖顫抖著手臂。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2 母親

焚膏繼晷兩三天後,眼前已經有複影,沒空吃飯,光憑著優酪乳保存體力。

接到這單生意,她心裡大大的喊了聲糟。這是相好的淑儀帶著哭聲來求助的工作,淑儀接了個標案合約,原先覺得工作尚在進度內,那知道小女兒突然染了腸病毒,雞飛狗跳之餘,渾然忘得一乾二淨,臨到要交貨前一個禮拜,才不經意的翻出來。

「這合約打不出來,沒了以後的生意事小,但是這合約關係著客戶的生死,弄不出來,我可粉身碎骨也沒救了。」好幾天守著孩子的她,眼窩深深的凹陷出憔悴,「舒祈,我知道萬般為難,求妳趕一趕…」

這一趕,換舒祈眼窩凹陷出憔悴。

舒祈的靈異檔案夾-1 承和

貓園時間:Tue Mar 16 22:14:17 1999

她姓葉,葉舒祈。

在大部分的時候,她是個普通的女子。留著中長髮,整整齊齊的中分。原本在家規模不大的印刷公司當電腦排版,剛好公司遷廠到龍潭去,她也就沒有選擇的成了SOHO族。

公司雖然沒有付遣散費給她,卻把北部的一些客戶留給舒祈。這些小小的散戶雖然沒有什麼油水,但是勉強維持舒祈的生活,已經算不錯了。

二十七歲的她,在鄰居的眼裡是安分守己的好女孩,但是在網路上則不。

晚娘病毒最終回

一切都,慢慢的崩壞。

她還是去看季常。自從開刀之後,季常沒有清醒過。但是皓華還是每天去看他。好幾次醫生要拔掉他的呼吸器,皓華幾乎和他衝突了起來。

「誰說季常可以死?季常不准死!」

晚娘病毒(三十)

發生怎樣的喧鬧,皓華不過問。她只是聲明,義正嚴辭的譴責剪接的駭客和闢謠。

震岳氣得簡直發了高血壓,將他們倆個捆起來,打得奄奄一息,最後是季常聽了風聲,冒死來勸才住手。

當晚,淑真就上吊了,死時穿了一身的紅。